虎克2試閱倒數第二篇!鏘鏘~12/9請快去搶預購吧!這次同樣有贈送票貼貼貼貼喔喔喔喔喔喔!

 

這名不速之客是名冷若冰霜的嬌小少女,全身肌膚雪白近乎蒼白,最鮮明的地方就是她血色的紅唇以及毫無溫度的漠然黑瞳,身上一席黑色緊身小禮服及長及腰的微捲黑髮,更襯托少女冰寒與冷漠的氣質。

她按兵不動地站在那裡,頭微微歪向一側,如同斷線的人型木偶,淡定地盯著棕伊與眼鏡王。

「小姑娘,你找我們兩個哪位啊?雖然我比較帥,但妳看起來似乎不太喜歡帥哥呢~」

「……眼鏡王,你想死是不是?」面對敵人還能開玩笑的,大概只有這隻偽神父吧?

「小棕伊,她看來好兇,好像隨時會咬人一樣……嘻,因為有噁心的吸血怪癖嗎?我真不想這麼說,可是吸血的都不太愛乾淨,會不會有毒?」

眼鏡王的罵人哲學永遠都很優雅,永遠都是捏著指尖以不帶髒字的粗話罵著別人,越喜歡的人他越想蹂躪一番,這也是眼鏡王的變態美學天賦。

「……惡魔,我等鄭重警告,在伯爵領域裡別想插手任何事,否則──」

少女說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棕伊,她睜開尖銳無比的危險獠牙,發出不輸幽靈的凶惡咆哮。

當兩隻利牙對準棕伊的大動脈咬去時,棕伊根本就不打算反擊,因為他深知有人會保護他,面對其他生物種的攻擊,絕對不惶多讓。

「嘻嘻,小姑娘妳找錯對象了吧?」

眼鏡王的身影出現在棕伊面前,伸手住她的利爪利牙,身形突地透明後,立即還以顏色地露出兩隻同樣鋒利的牙,猛往少女脖子上咬去。

「嗚!」

「哈,別躲呀,吸血小姑娘。」

揮開眼鏡王的爪翻了個跟斗,只差一點她的肌膚便會印上一口清晰咬痕,她齜牙咧嘴地退開,手臂仍明顯出現了五根紅爪和熱呼呼的麻辣痛感。

……哼,差一點就皮開肉綻了。

少女跳回原處,手臂流著血,但仍保持著吸血一族的高傲自負,說:「你是那個不要臉又厚臉皮的混蛋複製惡魔……眼鏡王?」

少女嘴角一抹,利牙即刻恢復原貌。

「哎呀,好多好可愛的形容詞喔,不敢當不敢當,別這樣誇我,我還沒開始騙妳呢,嘻。」

「她沒有誇你,眼鏡王。」

棕伊背後的傢伙因發現了食物而不斷躁動,他面朝少女,要比高傲自負自我感覺良好,惡魔也是不會輸的!

「回去轉告妳的伯爵,關於吸血族的招呼我已經收到了,既然獵物一樣,你們也不肯讓,那就只好各憑本事……對了,別怪我沒提醒妳,跟惡魔為敵不是件好事。」

「……阻礙伯爵的人,通通都要殲滅……」

「好個口齒伶俐的小姑娘,那妳說說妳想怎麼殲滅我們?嘻,哥哥我好期待喔!」

「為什麼從你說出口的話都會這麼猥褻呢?」

雖然討厭太攀跟前跟後、人前不一的舉動,但也沒多喜歡眼鏡王這種不知是不是跟東方虎學來的超噁內容。

  少女見兩個惡魔絲毫沒有撤退打算,她也沒真的以為能勸退成功,反正招呼打到也沒打算久留,紅唇一彎,娃娃鞋輕巧地踏上石頭,消失無蹤。

  「這小姑娘真有個性,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都沒問過我們……要是東方虎肯定大抓狂,然後把她撕成碎片倒吊在天花板曬成乾屍。」甩著一頭柔順黑髮,眼鏡王搖頭道。

  「眼鏡王,你真有心情開玩笑!我引來那三人的目的不是為了方便吸血族獵物,而是要削弱虎克的團體戰實力!」

「知道知道,你為了射飛鏢還誤打誤撞讓那金髮男人上了那美女對吧?」惡魔眼鏡王發現左肩上居然有個沒發現到的線頭,氣得他拿起小剪刀奮力一剪,卻將肩膀刺了個大破洞。

   「根本不是這樣!你腦子裡想些什麼歪東西了?」

「嘻,真羨慕虎克啊,每個人都搶著要他,連他的筆跡也都有人搶著模仿,哎呀呀呀,真好,要是太攀也能對我這樣該有多好呢?」

對眼鏡王的無釐頭已經忍到極限的棕伊咬緊牙根,忿忿不平地說:「我將血液供應天止不是為了要在這發呆看吸血族領走獵物,帶你來更不是要你杵在這當跟我抬槓的!」

  棕伊越吼越大聲,他激動地連幽靈都感到這波憤怒。

尖銳地低吼幾聲,周遭沈重的低氣壓快要讓人無法呼吸,雖然惡魔並不需要新鮮空氣。

「呼呼,這樣就生氣了?你啊,還真是嫩……」眼鏡王不停低語,看著同伴痛苦地扭曲面孔,他也不打算伸手救援。

  棕伊彎下腰,大口喘息,空氣早已在幽靈活動的範圍內蕩然無存,但他仍是痛苦地努力汲取讓自己好過點的氣息,貪婪不已。

為了擺脫哥哥的影子,棕伊自告奮勇接受天止提議,讓有著同等血緣的自己貢獻一份鮮血大禮,惡魔首領的說法是:「為了不讓太攀妨礙整個計畫,我需要你的鮮血幫助我……這也是為了你哥哥著想呀!」

  當時被哥哥一再束縛的他氣憤地沒想太多,但現在想想,天止究竟要他幫助什麼?哥哥和自己的血又有什麼關係?太攀……會不會有危險?

他不清楚天止要血的用途,他只知道自己氣到不想看見太攀的臉,冷靜過後才知自己有多衝動。

他們家族的血液有些特別,擁有一種「詛咒」的力量,一般會用血液詛咒的巫師並不多,就算是天止這種等級的惡魔也很難發揮作用,何況他「應該」不知道太攀和棕伊家族的秘密才對……

當初棕伊就是被這種「血液」詛咒,導致身體狀況極差,幾乎一出生就註定即將死亡的悲劇。

  而被天止拿取血液後,棕伊在外觀上也有了變化。

不見轉生後的他該有的年輕活躍,反倒像個逐漸衰老的老人,反應遲緩、記憶衰退,髮色也不再具有光澤,就連身上的黑蛇記號也刺痛地讓他發疼顫抖。

   他會死嗎?在還沒報復哥哥之前就死的話,太不值得了。

   而且他的哥哥要死也得死在他手裡,其他人沒資格代替他對太攀進行處決。

   思及此,棕伊的拳也就握得更緊。

「小棕伊,有件事我還是先跟你說清楚吧!」

棕伊一回頭,一對利牙倏地朝他頸子咬下。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