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衛亞!這是最後一篇《虎克2:失戀的人魚公主登場》的試閱篇囉!這集也是我超超超級嘔心瀝血的傑作,請大家不要把虎克的冒險給忘了,繼續支持這個迷路到天荒地老的小兔崽子吧!

12/9(五)金石堂博客來正式開放預購囉!歡迎大家共襄盛舉,一起替《虎克2》集氣加油,希望能比第一集更受大家歡迎喔:)謝謝大家~ˇˇ


「嗚!」

鮮血透過兩個小孔濺出,牙齒撕開他薄地看得到血管的脆肉,眼鏡王滿嘴鮮血地將牙抽了回來,將棕伊的肉吐在地上。

「你瘋了嗎!這是做什麼?」用力推開這喪心病狂的傢伙,棕伊按著頸子,發狂怒吼。

「哼哼,你瞧,複製吸血族的能力很方便嘛,肚子餓就張嘴、口渴也張嘴,想調教什麼人,也只要動動這張嘴就好……」

抹抹嘴角,眼鏡王不感興趣地吐掉鮮血,目光凜冽。

「我的所作所為可不是為了你,是為了攀攀,雖然他現在一定恨我恨得要死……無妨,攀攀很快就會知道我的用心良苦,而你嘛──」

食指點著他發燙的胸口,眼鏡王揚起歪斜的笑,十足地惡魔痞樣。

「要不是攀攀在乎你,我還會把你留在身邊嗎?」

「……你是什麼意思?」

擺擺手,眼鏡王優雅一笑:「你得慶幸自己是他弟弟啊,否則憑你這種三腳貓功夫,只會是我們惡魔的累贅……好了小棕伊,為了不讓天止老大發火,還是把快要變成吸血鬼獵物的人類給搶回來吧!嘻!」

瞪著眼鏡王離去的背影,棕伊越想心裡越不平衡。

「我不是累贅更不是拖油瓶,我會證明自己比你們強……」

碧綠的眸染上一層薄灰,青筋也從蒼白的臉孔中浮現出來,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強大,他發誓要扳回一成,就從拿下虎克頭顱的這一刻開始──

 

***

 

女子烏黑的長髮披掛在潔淨的大床上,任由它靜靜躺著。

她身上僅穿一件略微透明的黑色薄紗,讓那姣好婀娜的身材若隱若現。

那雙從來沒能讀出心思的黑瞳盯著夜空,不,正確來說應該是透過高聳閣樓外的魔法壁面,使完全無法動彈且靜靜躺在床上的女子活動那雙眼睛,與靜謐的夜空進行一段漫長的對話。

一對話就對了六年之久,以人類來說,算是相當不容易呢……

這張床像她的棺材,窄的只能擠進她這具纖細的身體,如不是她眼睛還能動,微弱的呼吸也還算順暢,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裡怎麼躺著一具從不腐敗也發臭的屍體,還連躺六年之久。

女子不曾移動過,只能靜靜躺在這裡,讓淚水濕了臉頰再讓夜風輕拭她的悲哀,一遍又一遍的反覆。

「又哭了,妳哭什麼?」

低沉穩健的男性嗓音宛如在她耳邊說話,但聽得見聲音卻看不見人。

「不,這是沙子進入眼裡的生理反應,您不用擔心。」女子眨眨眼,努力吸回一點讓她厭煩的濕濡,但溼潤的睫毛卻反叛她的原意。

「我並不是想回去。」

就算回去又能回到哪呢?

她有家嗎?

應該說……還有什麼等待她的人存在嗎?恐怕沒有了吧。

「就算妳想走也是人之常情,人類有七情六慾,我無法限制妳的想法與決定,和我一起待在這寂寞的世界已經六年了,妳的第二次選擇權已到。」

男子聲音停頓了下,他問:「妳可選擇回到妳親人與友人身邊,而不是待在這永恆不變的時空,陪伴我這具永不腐壞的不死之身……」

「我主!」

女子提高音量,激動地說:「我願永遠陪伴您,只要您同意把我變成同類,要我怎樣都可以。」女子輕閉雙眸,神情痛苦。「請別趕我走,讓我變成您的同類,讓我和您一起同進退,讓我永遠和您……」

在一起。

「不可能。我不會把人類轉化成惡魔。」沈寂了一會兒,紅教主氣若游絲地道。

「為什麼?您能把天止轉化成惡魔,為什麼就我不行?難道是因為我不夠資格嗎?我被任命為護國巫女長達十多年時間,對您的了解更甚於皇族和自己,我是如此崇拜迷戀著您,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成為第二個天止!」

護國巫女──叮噹斷斷續續地咆哮,淚如雨下。

「我從小就仰慕您,天止比我還晚認識您,為什麼他能經由轉化成為貨真價實的惡魔,我卻不行?已經六年了,人類的年華終有老去的一天。」

「不論妳看起來多老,在我心中的地位永不改變。」

男子的聲音越漸細小,小的就像快聽不見。「叮噹,天止有一半惡魔的血統,他是棄嬰,具有強大的惡魔力量,我該救他。」

「所以,我該嫉妒他嗎?」

呵,因為天止是個混血惡魔,理所當然能得到紅教主的血、紅教主的幫助進而轉化為真正的惡魔,甚至竄升領導者的地位……

然而長期陪伴在他身邊的自己不惜一切背叛她的家、她的皇宮,甚至是她最疼愛的皇子,偷了兩樣大天使神器並背叛國皇與之宣戰的結果──只是躺在這與黑夜和星星作伴?

「您知道天止做了什麼,他一無是處,成天就只想鬥倒太攀,心中還念念不忘他的夢中情人,這樣的人哪有資格為您做事?」

似乎嘆了口氣,紅教主的聲音自遠方傳來。

「天止的所作所為我看在眼裡。」

「既然如此,為什麼──」

「叮噹,我要的向來就只有創貝爾的兩樣神器,其餘的對我來說,不重要。」

包含人世間諸多的愛恨情仇,惡魔只需要黑暗負面的力量就能活下去,那些情情愛愛的東西,理應不屬於他。

「沒關係……沒關係的,只要是您想要,叮噹會想辦法為您取來,只要您願意讓我待在您身邊侍奉您。」

「妳是巫女,是神職。」

「那是上輩子的事了!」

「我是惡魔。」

「但我愛您!」

聲音幾乎是哽咽的,叮噹眨眨眼淚,不住啜泣:「我愛您……打從第一眼看到您開始,已經離不開了。」

她永遠忘不了那個時候的事。

當她好不容易完成護國巫女長達兩年的艱苦訓練,準備將自己全心全意交付給大天使創貝爾,以巫女的性命守護兩樣天使贈與的神器和皇族的後裔,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命中注定,她發現了他。

在那幅以大天使封印鎮壓的畫像中,那抹屈居劣勢眼神卻剛毅堅定的紅色身影,讓她難以忘懷。

年代雖已久遠,在那老舊且色澤盡褪的畫作上,叮噹的雙眸看的不是拍動潔白大翅膀且高舉叉戟的聖潔象徵,她不由自主地望著中間人像,那半跪在地的男人,以自己的雙手擋下群天使的攻擊,以身體保護著無數的小惡魔,儘管他們早已變成屍體。

紅色身影高大挺拔,性格長髮隨風吹揚,剛毅的臉龐看出他不畏任何代價也想把天使一刀砍成兩半的憤怒。

那雙異色雙眸美麗至極,就像花蜜吸引著蝴蝶,叮噹被他神秘的雙瞳吸引,他的墮落與黑暗填補她本就不願生命從此乏味的生活。

原來他是惡魔。

原來神職也會墮落。

叮噹無可自拔地迷戀紅教主,在天堂與地獄里輪迴,在忠誠與背叛中迷惘。

紅教主沒了聲音,讓叮噹滿心的期待落空。

想轉化成惡魔的種族,只要選定一名有純惡魔血統者跟隨,得到他的口頭應允後,每隔三年就有一次能得到轉化的機會,只要對方同意將之轉化,基本上不論阿貓阿狗或是天使都有80%的機會轉化成功,而大部份惡魔也都欣然同意增加一名同族。

但紅教主不同。

他是惡魔群首,是真正純血統的惡魔王者,想成為他跟隨者的人之多,他卻連一個也不想收,特別是對他有異常愛慕之心的人,叮噹的忠心耿耿他是知道的,但她是遠比任何一種族都要脆弱的人類,還是個神職。

三年一次的選擇權落回自己手裡,只要叮噹願意離開這口棺木,就等同選擇離開惡魔的保護,只要她一走出去,那些天使及其他與天使友好的種族全會像鬧飢荒似地來狙擊她,殺掉她這個膽敢背叛天使與皇族的護國巫女,這種不容載天之仇,她這輩子是無法洗刷乾淨的。

況且因她的原因弄壞大天使的神器,皇魂劍斷成了多節,造成棲息在人類各地的種族躁動不安,無非也是想取得神器,成為強者。

人心若貪婪,其餘種族又何嘗不是?

對所有人而言,叮噹是個罪,是不該存在的罪人。

但對惡魔而言,沒有她的幫助紅教主不可能醒來,而叮噹也不是個安分守己只願默默當個平凡人的女子,打從她勤跑殿下專屬的皇家圖書館那段日子,就徹夜研究著如何解放紅教主這隻邪惡的魔頭。

她試著挪移指頭,已經有好幾年不曾動作了,指尖關節的地方顯得有些緩慢僵硬。

一旦離開這裡,失去惡魔屏障的她就能重獲自由,但同時失去天使庇護又讓震怒的皇族拿掉護國巫女頭銜的光輝,叮噹此去就是凶多吉少,很少有人能再惹怒天使與皇族,又不被任何種族保護下活命。

黝黑的瞳展露堅毅的決心,她僵直起身,眼裡有著不容動搖的堅定。

當白皙的腿跨出棺材的那一刻起,她下定決心。

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搶到紅教主要的兩樣神器──皇魂劍與天龍盾,並踢下天止和那群愚蠢惡魔的位置,以自己的力量幫助紅教主完全的甦醒。

「恐怕,我現在要做的就是……」

垂下眼眸,叮噹喃喃自語著:「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你……」

虎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