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是愛情最易發酵的時光。

藏匿著明月的黑夜,更是一段愛情即將昇華且最難捨難分的一刻。

蘊藏了明月、繁星與大批外出覓食的蝙蝠群的黑夜,絕對是不適合摸黑郊遊兼踏青的好時機。

然而,有對不信邪的男女就在這月黑風高,有月亮有星星還有蝙蝠野獸出沒的森林前方斷崖處,相擁哭泣著。

「啊啊──裸密歐,為什麼你是裸密歐?」

女子簡直就是男人身上的一件內衣,她緊貼著它,只差沒將身體整個融化進去。

「唉,哈妮,我也想知道珠麗葉為什麼是珠麗葉啊!」

裸密歐撫著心愛人的臉,他憔悴、他傷感、他難以承受只有在週休假日才能與哈妮短暫相聚的時光。

「我心愛的人兒不僅得承受和我分離的痛苦,還得卑躬屈膝服侍那隻海底生鮮──」

「親愛的,她是人魚公主,不是生鮮。」

「啊,哈妮就是太善良了!自己分明也是『亞勒佛西雅』附屬小國的小國之下的小小小國的高貴公主,就算國內只有三十個居民又怎樣?好歹妳也是堂堂正正的一國公主啊,怎落魄到得改成那難聽的假名,還要偽裝成毒蠍,紆尊降貴當了那生鮮的侍女?」

「親愛的,朱麗葉和珠麗葉唸起來音一樣。」而且怎麼有種間接被罵的感覺?

分離的時候裸密歐到底有沒有唸書?雖然她年紀較大,但起碼裸密歐也滿十八歲了吧?

「總之,我捨不得哈妮這麼辛苦替那什麼公主做些擦背、更衣、泡茶、洗腳的粗活,聽說那人魚不是因失戀暴肥嗎?那妳……這麼纖細的雙手,要如何挪動她壯碩的身軀一公釐?」

「纖細嗎,我倒覺得這幾年服侍公主下來,手腳都變粗壯了……」

「唉,我的哈妮。」

想來就有氣。

要不是自己太沒用,同樣身為公主的珠麗葉大可不必聽一隻被欺負的烏龜的話,從此萬劫不復。

什麼到海底世界打工,一個月後會有三個寶盒可選,還有一大筆優渥黃金等著她來拿?

哼!世界果然是黑的,連烏龜都學人成了詐騙集團的一份子,哪來的寶盒?哪來的黃金?

他只看到從50公斤一路掉到40公斤的愛人,心疼到胸口都快爆開來了,如果可以,他真想永遠抱著只剩骨頭的愛人,直到世界末日的那天。

「不要緊的,『沙士比啞王國』的債款就快還完,到時我就能提出退休申請,跟著裸密歐你一起實現環遊世界的夢想……對了,我給你的那本『創貝爾大陸非去不可的觀光景點』,看了幾頁啦?」

望著她滿心期待的笑咪咪臉蛋,裸密歐也跟著燦笑:「我看到第一頁了。」

……什麼?第一頁?

那不是目錄的地方嗎?

「不過想去的地方好多喔,我又懶得選,所以這次有把書帶來讓哈妮選,妳去哪我就去哪,隨和的咧。」

裸密歐天真的笑顏讓珠麗葉超想狠狠揍他一拳,但她忍下了,畢竟裸密歐天兵的好可愛,至少,他還有年輕的肉體,腦袋蠢一點沒關係的!

「好吧,回去後我再慢慢鑽研,裸密歐,我餓了,晚上要吃什麼?」老是吃些小螃蟹小海蝦的,真懷念陸地食物的味道。

「隨便。」

「那……我渴了耶,想喝點什麼?」

「都好。」

「晚一點,我們要去哪……呵,溫存呢?」

「看妳。」

「這樣啊,不如就去上次看過的那間有海、有天、有明媚春風無限美好落地窗景的六星級溫泉飯店好嗎?」

「咦?不好吧,那間看起來很貴耶,何況我最近手頭緊,跟著哥哥投資失敗了幾次,呃,下次好不好?」

「靠!你耍我啊?」

珠麗葉再也無法忍耐地賞他一巴掌。

什麼隨便都好還看妳,她興匆匆的提議卻招來一長串反駁,太過分了!

對這看似沒什麼意見又很好相處,實質卻是百般挑剔、這個不好那個也不要的裸密歐,她已忍無可忍。

「我要跟你分手!我要分手!」

「咦?分手?為什麼?」他錯愕的撫著紅腫的臉。

「我們交往九年,你一點也不想和我在一起、跟我結婚、生孩子對不對?我太失望了!」

「不是的,是因為我……」

裸密歐很心虛,珠麗葉只是小小小小「沙士比啞王國」的公主,但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只比她高了那麼一等級,人口數量也只多了她十人而已,算不上能在地圖保有一席之地的國家。

自己能給珠麗葉什麼保障呢?

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與其到他的小國當個小王妃,還不如在自己家裡當傲嬌小公主比較輕鬆,難怪她想分手。

「如果我這麼讓哈妮放不下心的話,不如就分──」

「混蛋!你騙了我的身體還騙我的心,我要你吞毒藥自己死,我絕不會跟著你下地獄,我還要在屍體旁大笑,笑到岔氣,笑到連腸胃都一起抽筋斷裂才肯罷休!」

……好、好可怕喔!

珠麗葉推倒裸密歐,僵持不下的兩人在懸崖旁吵鬧不休,沒注意到身後一道窈窕纖細的黑影正坐在搖曳的樹枝上輕晃,直到一片落葉落到珠麗葉頭頂。

「親愛的,你有沒有看到那裡坐著一個人?」

在賞了愛人十巴掌,還把愛人的衣服扯爛後,珠麗葉怯生生地問。

「……哈妮,妳明知道我怕鬼。」裸密歐也不惶多讓,因反抗而不小心抓花愛人的臉和肩膀,露出比死還難看的神情。

接著,黑影向下一跳,嚇得兩人連忙尖叫。

影子步伐輕盈,手裡拿著與黑夜合而為一的美麗鐮刀,拖著那把武器緩緩走近。

是名美豔冷傲的女子,但卻冷著一張臉,好像別人欠她幾百萬一樣酷,讓看見的人紛紛退避三舍。

神秘女子甩動著及腰麻花辮,冷望瑟縮在一起的兩人,半晌,微啟紅唇細聲問:「在分手之前,要不要試著改變命運呢?」

將鐮刀丟到一旁,絲毫不畏懼他們會反抗,女子蹲到兩人眼前,從胸口取出一瓶混濁藥水,搖了搖後交到珠麗葉手裡。

「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扮演好我要的角色,什麼也別問,事成後會有一筆優渥賞酬匯到你們國家的戶頭……」紅唇微揚,黑瞳盯著這兩隻驚弓之鳥。「負債,很多吧?」

無人掌控的鐮刀這時在女子身後緩緩漂浮,兩人彷彿看見它可怕的大嘴,那牙還銳利的很,嚇得他們抱緊彼此,顫抖再顫抖。

「妳、妳要我們做什麼?」裸密歐結巴地問。

「你依然扮演你的王子,她則是她的扮演公主,只是……我要你們做得更稱職些。」

接過鐮刀的女子若無其事地將手伸進鐮刀嘴裡,抬眸之後,露出比陽光耀眼的笑:「我想你們應該是沒有拒絕的權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