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後,他並沒有變成高塔裡等待救援的睡美人。

Dammit!要是真的變成睡美人,醒來後他會第一個砍了那隻壯人魚,將他剁成八百片再川燙來吃,哼!

「唉,真倒楣,連被綁都得跟人類在一起。」

說話的不是虎克,抱怨聲是從他身後傳來的。

他低頭,看見一條海開頭的海製品死死將他綁緊,連點縫隙都不捨得給,如果加上後面發出「聲音」的人,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恐怕只有他和那聲音聽起來頗耳熟的傢伙了。

和陌生人共處一間漆黑密室,雙手還無法動彈,這傢伙是犯人?還是綁他的人?總之,他所有的習慣裡都沒有和陌生男人關在一起,還能突然變好友窮哈拉的這一項。

Heywho are you? 還有你剛才是在complain我嗎?拜託,這是我的台詞,ok?

每天被小精靈跟屁蟲追上追下就夠煩了,上上次莫名其妙跟水母分到一組逃離迷宮不說,上次也因他天大的失誤不小心抓到水母的手,這次又是什麼?

跟男人關在黑漆漆的密室,還被一群生死未卜的海草捆綁,啊啊──他為什麼還沒發瘋?

「你以為我想跟人類關在一起嗎?哼,而且還是男的。」尤其還不知道對方美不美、好不好看,他超厭惡跟醜陋的東西放在一塊,會發臭。

「這種不屑又輕蔑的口吻,好像很熟──」虎克立即意會,喊道:「變態蚊子!你覓食回來啦?」

虎克嘖了聲,有些放心地說:「太好了,我現在正面臨虛脫危機,就麻煩伯爵你動動腦袋,想個way讓我們順利逃出OK?」

被笑稱「變態蚊子」的夏洛特始終維持優雅的笑,超有自信地冷哼後說:「沒辦法,我的力量似乎被一個女人奪走了。」

Oh~原來如此──what’s?這是joke嗎?Come on,你知道現在不適合講爛笑話。」

「以前我對人類智商一點信心也沒有,現在我對人類皇族後裔的智商更加沒半點期待了。」

夏洛特伯爵稍稍動著肩膀,但這動作顯然讓和他背靠背且黏在一起的虎克不太舒服,他邊咬牙邊拉繩索,不悅指控:「喂!蚊子你幹嘛一直動,身上長蟲啊?」

「不挪點空間我要怎麼動用魔力?還是你有更好的方法?」

這皇子腦袋有沒有問題?剛才不是他要他想辦法讓兩人逃出去嗎?

「呿!我還是討厭和男人綁在一起的黏膩感。」

似乎妥協的虎克苦著一張臉,把嘴扁得跟鴨子一樣無奈。

他的心催眠自己這只是一場夢,一場和男人綁在一起還得不停「磨蹭推擠」的夢,只是惡夢……

「彼此彼此,你被汗水弄濕的背已經把我的防曬乳揮發的差不多了,我要你賠償,那可是集千年精華於一罐的吸血族專用珍貴防曬乳,我想人類你做五輩子的活也無法償還。」

「是是是,你說的都right,可不可以請你shut up,改動your hand?」

「雖然聽不懂你在說哪族鬼話,不過我也已經受不了這裡的空氣了。忍耐一下,不知道那女人究竟奪走我多少力量,那就──坐而言不如起於行,我要發動吸血一族的偉大術法了。」

夏洛特神情嚴肅且語調認真,讓原本秉持「吊兒啷鐺過一生,輕鬆自在好悠閒」的虎克不得不跟著認真起來。

他屏息以待,面對身後即將襲來的巨大壓力感到一絲吃驚。

原以為人型蚊子大概只會吸吸血、抓抓狂、騙騙夜間晚歸的良家婦女補充體力而已,沒想到該認真的時候還挺認真的嘛!

修特和薛大人替他找來的夥伴,也不全是白痴呢!

「你是不是在想,當吸血族真好,只要騙騙女人吸吸血就好?」

「……你不當蚊子改當蛔蟲了嗎?」他的心裡話有這麼好猜?

「我其實……是個不吸人血的不及格伯爵。」夏洛特垂首,喃喃自語。

What’s?你說什麼?太小聲了啦!」

正當虎克罵著聲音跟蚊子差不多的伯爵,還順便偷罵自己很不應該,偶爾也該讚賞「征服高塔小隊」新隊員的同時,背部傳來一陣冰寒刺骨的怪fu

他低頭一看──OhGOD!他的手臂和指頭結成了冰。

Wait!蚊子,你、你在做什麼?」

「本伯爵在施法,你沒眼睛嗎?」

伯爵的口氣不是很好,因為他發現那個死一百次還不足他消氣的女人,不僅剝奪他的能力,甚至讓他連呼吸都覺得好沈重,一動法術體力就迅速消失。

然而非常該死的是,他現在覺得好累好想睡,怪了,以前他根本不必大力施法跟呼吸,呼吸對吸血族來說,只是佯裝人類的基本要件之一。

「廢言!我當然知道你在施法,我是要ask you──為什麼我的手天殺的變成了冰柱?」

原本就被海草綁緊不太能動,變成冰塊血液迅速凝結就更不可能動,還冷得要死!這人想殺死他嗎?

虎克的身體瘋狂顫抖,但仍很難保持體溫。

「本伯爵身強體健,不會感冒,更沒有肺炎問題,無須費心。」

「……」

費個頭,他超想掐死他好嗎?

「怎麼?說不過本伯爵就不敢吭聲嗎?算了,人類就是這樣沒膽識,就讓善良親切的伯爵解救你們這群貪生怕死的弱小生物吧。」

「……」

已經冷到無法回嗆的虎克只能咬牙,咒罵這個囉唆吸血鬼。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