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真情

01「請不要懷疑,我對你愛的深度……」

 

老實說,我對真琴得像個老媽子照顧所有的人這點感到厭惡,更對大家宛如嗷嗷待哺的小嬰兒般對真琴予取予求這點深感痛恨。

這個人明明從小到大就只屬於我,憑什麼變成大家的哆拉A夢?

「真琴,我的襪子放到哪了?糟糕,昨天的報告怎麼不見了,啊啊啊──快遲到了!牙膏呢?牙刷?」

一早就聽見渚從二樓傳出高分貝的求救音量,坐在客廳的我瞥了眼大鐘,早上八點整,離第一堂課只剩五分鐘,除非他是超人會飛,就算現在從這狂奔到校起碼得花上九分半鐘,我的經驗談。

儘管我想忽略不管,但那呼天嗆地的叫喊仍讓在廚房忙著做早餐的真琴一手提起平底鍋,一手則握緊鍋鏟輕鬆將荷包蛋向上翻面,不疾不徐地往樓上喊:「渚,就掛在你浴室旁的桿子上面,有企鵝吊飾的那雙,看到沒有?」

樓上傳來乒乒碰碰的巨響,顯然是渚這個遲到魔王第十二次跌跤……那是高級木質地板,修繕費很高的。

「終於找到了!嘿嘿,我的人生要是沒有橘真琴該怎麼辦啊?」

我偷瞪他一眼,因為這句話。

邊套上襪子邊跑下樓的渚一臉神采奕奕,天生麗質的娃娃臉無論經過多少歲月看起來總像個高一新鮮人。

一聞到麵包香,渚的肚子也發出飢腸轆轆的聲音,終於套上兩隻乾淨白襪的他猶豫著該不該好好坐下來吃頓飯,小鹿斑比的大眼不時偷瞄著我,我淡淡開口:「我還不餓。」

「……呿!小氣鬼,人家也想跟小遙吃一次早飯嘛,每次都是真琴的權益。」

我期待真琴能將視線撇往我這,可惜那機警的小子並沒有。

「呵呵,說什麼呢,昨天不是還一起到學校餐廳吃過?」將香噴噴的火腿搬上桌,這人怎麼永遠學不會烤焦任何一道料理?老是這麼完美。

「那不一樣啊!我想和小遙『單獨』共度兩人甜蜜時光嘛~哪,小遙,明天早上一起吃飯吧,就我們兩個?好不好?好不好?」他纖細的手臂直蹭我拿報紙的手,字全抖在一起了。

「渚,早上是老大的課,他恨遲到。」

我淡淡撇下一句,手指則放在眼尾旁,試著拉高。「長得像黑社會一樣的中年大叔,別說學長我沒提醒你,遲到一堂……叩總成績一分!」

今天是大學一年級的開學日,升上二年級的我和真琴雖然也是,但經過一年級苦行僧般的磨練,學長們自然有蹺課的權益。

「啊!居然是老大的課?不好,我得趕快叫醒怜──真琴,吐司我拿走囉,不多聊了,掰!」

擅自將堆在盤子上的剛出爐吐司拿走一塊,胡亂塞進嘴裡的渚匆忙往玄關衝去。

我替渚和怜的未來感到憂心,八點零四分了,就算是超人也來不及了吧?何況隔壁屋子還有個躺在床上作夢的人。

「咦?渚只吃一片吐司就夠嗎?這樣不營養,我還做了很多──」

「留給你和小遙兩人一塊吃吧!我還得接怜上學……啊,這片也給我,怜肯定沒時間弄早餐,就先這樣啦!」

跑出門口的渚似乎因忘了關門反折回來,從頭到尾沒停下來過的他又想起什麼,臨走前特別跑回客廳對著我和真琴交待。

「晚上七點喔,小遙,這次別再找機會溜掉,地點是岩鳶高中旁的義大利餐館,不見不散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