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地球曆20111231 11:50PM

地點:歐洲某皇室大廳

大廳裡,一群戰戰兢兢的人們圍繞在一名男人身旁,他們擁有以地球人來說相當大的權勢,但看在男人眼裡,這群地球人就好比路邊還在哺乳的小貓一樣虛弱。

臉色蒼白的男人們從年輕到年長都有,他們一個個西裝筆挺,看起來威風凜凜,但只要是面對站在中央的那名男人就變得什麼也不是。

老實說,他們內心滋生的恐懼比他們想像的還多出許多,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擦汗的擦汗、發抖的發抖,能讓皇室精英如此手足無措的男人像團火焰一樣,光是站著就讓人無所適從。

還有十分鐘,宇宙間的「末日宣言」便會開始啟動。

「末日宣言」並不是人們以訛傳訛的謠言,而是「真實存在」且「絕對會發生」的大災難。

地球這顆小小星球再過十分鐘就會被宇宙間黑暗的力量吞噬,人類的滅亡只需瞬間光景,這顆運行四十幾億年的水藍色星球將永不存在,而這個帶給人們巨大壓力的男人將會是唯一扭轉人類生存局面的重要人物,是萬萬……不,是千萬不能得罪的關鍵之鑰啊!

這次的談判如果失敗,地球人就真的完了,對這位火焰般且表情總是凶神惡煞的男人當然一點影響也沒有,因為他不是地球人,而是來自一顆名叫「艾美拉斯星球」的外星人。

男人臉色難看到近乎鐵青,他感覺到滿滿的憤怒就快爆發。

他恨痛這裡污穢骯髒的空氣和窒息到破表的氣氛,這群人的臉孔讓他心生厭煩,他相信他們心底肯定都在偷偷「表」他,啊~地球人都是這麼說的吧?雖然他不是很明白「表」真正的意思是什麼。

要不是這群老鬼有求於他才不會這麼低聲下氣供他使喚,老早派出坦克車和艦隊大砲的派兵拆了他的太空艙吧?

紅眼中帶著殺氣,他老大不爽地盯著離自己最近的那人,勾勾手指,示意他過來。

「喂,過來一下。」

「啊?是是是,大人……請問您有什麼吩咐?」戰戰兢兢、小心翼翼、最好也不要呼吸,就怕一個不小心踩到地雷。

老人祈禱紅髮魔鬼不要現在問出那個最讓人難以啟齒的問題,要問最好不要問他,因為比他職位高的大有人在,怎麼就這麼衰被點到名?運氣也太背了吧!唉……

「你問我有什麼吩咐……」

猶如即將把犯人送上斷頭台的詭譎氣氛,白髮蒼蒼的老人默默收下眾人口中「節哀順變」的祝福,含淚剛踏上階梯,男人便一把揪住他衣領兇惡地問:「你還敢問我有什麼吩咐?克萊兒公主呢?人、在、哪、裡?」

「回、回回回回阿瑞斯大人!小、小小小的也不知道,克克克克萊兒公主剛、剛才明明還坐在那準備的,誰知您一來她就不見了──」

「廢話連篇!」

一把丟開口吃的礙事老頭,名叫阿瑞斯的男人瞪著身後那排跪在地上,顫抖著等候發落的女人,她們幾個是克萊兒公主失蹤前一直跟隨在後的貼身侍女。

看她們個個面露驚恐,一副抬頭就會被割皮喝血的樣子,大概猜得到這些女人對公主消失一事一無所知。

好端端的人類怎可能憑空消失?

如果他們說的是實話,那麼克萊兒公主或許是被力量與他同樣等級的傢伙帶走了,他稍早接觸過那區塊,的確有股不尋常的氣息存在,甚至……有股惡臭!

如果是這樣,就算他動用「改變時間」的力量恐怕也找不出什麼蛛絲馬跡,何況還會浪費他的精神力……只是,他還是想嚇嚇這群辦事不力的地球人類。

「唉……」

阿瑞斯的頭越來越疼,他揉著太陽穴,火氣不小地問:「難道你們的公主會飛還是會隱形?哼,地球人這麼想跟我玩嗎?好啊,那我現在立刻向人類宣戰,不用等到『末日宣言』了。」

「阿瑞斯大人請息怒!」

生氣了!

不過從剛剛到現在,阿瑞斯一直處在隨時會爆炸的情緒之中。

這位來自艾美拉斯星附屬星球──紅火星的阿瑞斯大人,比起去年、前年來的兩名「友好使者」火爆多了,在他抵達地球的七分二十四秒內一共生氣五次、抓狂兩次、暴跳如雷三次,次數驚人……

「阿瑞斯大人,您請消消火,我們一定會將克萊兒公主找出來給您,讓您有個交待。」

聽見「宣戰」兩字,一旁的皇室團隊冷汗涔涔地想阻止他發作,就怕這位性子急躁的使者大人當真把消息傳回艾美拉斯星,倘若他們的王真的領軍侵略地球,相信不用一秒,地球便會消失在整個浩瀚宇宙裡,也真的不用等到宇宙執行「末日宣言」。

「交待?人類,看看你們的時間,現在都幾點了?」

「十、十一點五十二分,距離出發時間還剩八──」

「我有腦袋,不是要你算給我聽!」

「哇啊!」

阿瑞斯丟開多嘴的人,感到一陣心煩意亂。

他早向王提議過,別和地球人做什麼無謂的和平交流,根本是浪費時間、精力和金錢的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王明明有能力統領整個宇宙的所有行星,地球毀滅就毀滅了,這還不是他們作繭自縛得來的成果?

平白無故浪費資源不說,從前年開始進行交流時,王一再警告地球人要「愛惜生命、節省資源和珍惜身邊想保護的人」,結果呢?

這口號透過媒體打了八百萬次的廣告,地球人還是不把他們的警告當一回事。

他們偉大、仁慈又溫柔的艾美拉斯王說總要有個藉口拯救即將遭宇宙摧毀的地球人,所以想了個「乾脆與地球人聯姻算了」的好理由,宇宙也會因為他的介入而顧忌三分的。

哈!很好,他越來越不懂王的腦袋究竟裝了什麼怪材料。

艾美拉斯星明明比地球年長數十億年,星球上的人論基因、論品種都比地球人優秀許多,真不懂艾美拉斯王堅持年年和地球女人「聯姻」幹嘛?

縱使從這些短命物種選出一名最優秀的女性人類當新娘候選人好了,最終也只會生出品種不優的混血人而已,何況選了三年,那些女人沒一個通過考驗,不是死掉就是逃跑,再不就是得不到王的寵愛終日鬱鬱寡歡到死……這樣有什麼意義?

真不明白艾美拉斯王對地球人和善的用意是什麼,只為了拯救地球這麼簡單?哼,他才不信,一定有什麼隱情,以他對王喜愛女性的愛好來看,這些人類根本配不上他們純淨一滴點血統!

反正,他永遠不會認同地球人。

對他而言,地球人是一群自私自利又自甘墮落的奇怪種族,永遠不滿現況還自以為是的侷限在自己的小框框裡,這和井底之蛙有何區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