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簡介:

東方無幸,「天凰企業」的總裁大人,年輕多金、高挑英俊、事業有成,是所有少女與師奶的夢中情人。
這麼一個霸道強勢的極品美男,偏偏被一個麻煩深深地困擾。
不不不,不是自己的裸體又被家裡的老管家偷窺,是他的對手「龍野集團」,最近使出的手段越來越下三濫了……

宋姜行,「龍野集團」王牌警備員,平日裡沒有其他嗜好,就愛把不長眼睛的變態小偷強盜送去醫院急診室報到。
天不怕地不怕的陽光鮮肉男,最近卻面臨了艱難的挑戰。
唔,傳說中的「無間道」不是誰都可以演的吧?為什麼總裁好死不死就看上了他,要派他去東方無幸身邊當臥底?

山雨欲來,風雲際會。兩大「生肖能人」即將相遇,同時,鄉下來的苦命少年程黃妙,也背負著家族傳下的神聖使命──收服十二生肖能人的黑暗之力,以清潔工的身分進入了「天凰企業」。
守護傳統,維繫世界和平,就從……把女廁所打掃乾淨開始?(淚)

 

文案:

程黃妙,十八歲,名字很妙,身世很威,有一個走路有風的黑社會老大爺爺,但對打打殺殺沒半點興趣,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少年。
可惜天不從人願,他竟然連高中典禮都沒來得及參加,就被爺爺趕鴨子上架地送出了家門,逼著去完成什麼家族的神聖使命──收服「生肖能人」的黑暗之力。 
作為生肖鼠的代表,明明身形纖細、胸無大志,卻要扛起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責大任,輪番去挑戰不同Style、不同生肖的眾帥哥,這樣的人生,到底是辛苦,還是……幸福?
「來吧!讓我親一下,我們就是能夠快快樂樂一起玩耍的生肖夥伴嘍!」
少年程黃妙的基情漂流……更正,收復生肖之力的偉大旅程,現在開始!

 

擷取網路章節試閱:

 

第2章 沒有反派搗蛋的故事不是好故事

07

東方無幸一路追趕那道黑影。

小時候學過一些基本防身術,但從未派上用場。冠上了「東方」這個姓氏,到哪裡都有大批保鏢跟著,沒人敢對他不利。

向來優先考量「人身安全」的他,實在不該衝動地跑進如此偏僻的樹林,讓單槍匹馬的自己陷入危機,就為了追趕一道身分不明的黑影。

「別跑!」

東方無幸忿忿地追著,那人影則像泰山一樣跑跳自如,時不時還會站在樹枝上向他挑釁。這世上,除了頂級馬戲團裡的超級高手,恐怕沒人具備這等「輕功」。

心中升起從未有過的憤怒,雙眼彷彿被熾熱的火焰灼燒,他真巴不得立刻宰了這隻跳上跳下的猴子。

影子又挑釁地跳上他眼前的樹枝,踢下一根枝幹。東方無幸不閃不躲,握緊了拳頭用力砸去,讓枝條裂成兩半。

影子愣了愣,他把握時機一躍而上,眼看著就要抓住這傢伙的腳踝了,偏偏又被逃開。

「混帳!還想跑?別以為我抓不到你!本少爺曾經拿下四百公尺賽跑的冠軍!」

把全身不斷湧現的力量歸因於腎上腺素,東方無幸抓住一根較粗的枝幹,原地一蹬,翻了兩圈,穩穩地站上與影子同高的地方。渾身散發出兇猛懾人的氣勢,一點都不像是脆弱的普通人類。

「呵!」

濃密的枝葉遮蔽了月光,影子似是不想再逃,挺直了身子與他對視。

沉不住氣的東方無幸率先開口:「打昏我的秘書和隨扈,不是要我陪你玩躲貓貓這麼簡單吧?說!你是龍野秀一派來的殺手嗎?」

「殺手?」影子的聲音比男人略高、女人略沉,是一種雌雄莫辨的中性聲嗓。迴盪於只有樹葉摩擦聲的靜夜裡,更顯得與眾不同。

「十二生肖的虎,你在能力尚未開啟又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單打獨鬥,根本就是送死。難道你不怕死?」

「死……」

噁心感湧入心頭。

東方無幸想起了八歲那年的往事,當時真的差一點送命,若沒有程黃老爺出手相救,肯定要去地府報到,等著重新投胎。

哼!這傢伙熟知十二生肖的事,想來非奸即惡。

「什麼虎不虎的,你武俠小說看太多了。」

「不用否認了,我所屬的組織的最大目的,就是阻止程黃府回收十二生肖之力,不讓程黃妙拔得頭籌。」

……組織?

這麼說來,這傢伙認識程黃妙……就是剛才說到的不明組織嗎?

東方無幸逐漸控制不住體內源源不斷湧現的奇異力量,有什麼東西堵在胸腔裡,心臟一陣陣疼痛,就快爆炸開來。

「給你一個忠告,程黃妙既是十二生肖能人之一,也是程黃府的人,以回收你們的力量為目的。總裁為何不用大腦想一想?你體內那股『虎』之力若被他收去,往後就是再普通不過的平凡人了,怎麼還有辦法坐穩『天凰』的龍頭寶座,不被龍野秀一吞掉?」

「住嘴!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東方無幸在心中告誡自己,不能聽信這來路不明的傢伙的話,但「龍野秀一」四字是他最大的禁語,免不了要動怒。

是啊,早先從沒想過,程黃妙回收力量到底是基於什麼目的?真像他說得那麼簡單嗎?那小子看似單純,搞不好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倘若這鬼鬼祟祟的傢伙所言不假,自己擁有的某些力量甚至是身體的某個部分,會連同「虎」字被收到那只甕中,屆時的自己……還會是自己嗎?

「呵,真容易動搖,你們的友情不過就這麼一回事。」

「誰跟他友──」

說時遲那時快,影子趁東方無幸陷入沉思時抓出破綻,咻一聲逼近他眼前。他閃躲不及,被這神秘男人變化出來的利爪抓破肌膚,傷處正巧落在左背上,痛得叫出聲音。

「嗚!」

影子又往他的左背襲去,「呵呵,憑你也配擁有十二生肖之力?你不配,把力量給我!」

東方無幸不是省油的燈,與這男人對峙前,他就清楚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一股克制不住的力量持續湧現,驅使著他的一舉一動。即便手無寸鐵,也有足夠與對手抗衡的勇氣及能量。

「別想掌控我!」他大吼一聲,沒注意到突變的聲音與男子一瞬間的表情變化。手掌擊中對方心口,兇猛地壓著他跌落地面,口中爆出一長串怒吼,尖銳的指甲就要插入男子的眼睛,勢在必得。

男子顯然比他技高一籌,剛才僅是被東方無幸的變化震驚,這才讓他有機可乘。一扭身閃掉粗魯且欠缺技巧的攻擊,接著往腹部一踢,將這龐然大物擊退。

飛快地取出一條紅繩,男子甩了甩手,長長的繩子啪啪兩聲打在地上。見東方無幸再次發動攻擊,立刻一騰身跳上他的背,從後方捆住他的脖子,用力勒緊。

「嗚!嗚嗚……吼!」

「不好意思,對付你這樣的粗魯野獸,只能給你致命的一擊。再見啦,十二生肖之虎!」

「可……惡……」

東方無幸慌忙地去抓鎖死在頸子上的紅繩,怎奈手不管怎麼揮都只能於空中胡亂虛抓,碰不到幾乎讓他窒息的該死玩意!

不會吧?

就要這樣死了?

死在一個連長相都不清楚的混帳男手裡,還是這種粗暴到不行的手法?

不,要是就這麼死了,龍野秀一會狠狠嘲笑他的。

還沒修理宋姜行那個奸細,也沒來得及向程黃妙告別,原本還打算抽空去程黃府找洩漏秘密的程黃爺算帳,順便把他的孫子丟回去,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死?

「喔咿喔咿喔!我來啦──」

生死關頭,從天而降的程黃妙拉著樹枝,學著泰山盪鞦韆的姿勢,一路盪到神秘男子背後。雙腳夾住他的頸子,憑藉驚人的腿力將他整個人向右一拐、一帶,摔了出去。

男子不得不鬆開捆住東方無幸的繩子,飛撲過來想抓住程黃妙,沒想到撲了個空。程黃妙輕鬆地拉住枝幹,穿著運動鞋的腳往他肩上一踏,再重重朝後腦踢去。

「嗚!你……」

「嘿嘿,抓不到吧?」

男子踉蹌地靠向一旁的樹幹,從懷中抽出五把銳利的飛刀,甩手擲向程黃妙。少年輕鬆閃過那些不痛不癢的小玩意,卻見男子瞬移至身前,突變的爪重演了方才撕裂東方無幸皮膚那招,往他的臉重重一劃,卻只拍下了他的眼鏡。

程黃妙笑嘻嘻地看著他。

「程、黃、妙!」與這張似乎在嘲諷自己的臉近距離相對,男子咬牙切齒地低吼。

「嘿嘿,你近看長得挺美的啊,怎麼動作這麼粗魯呢?真可惜!」

「你看得見我的模樣?」

四周如此黑暗,若不是擁有強大的夜視能力,距離再近也不可能瞧清楚他的長相。

「本人自小就被爺爺丟進深山森林裡陪猛獸玩耍,什麼暗不暗,對我來說都跟大白天沒兩樣,喝啊!」

「唔!」

程黃妙朝他的胸口猛踢一記,男子疼得退後,心知大勢已去。虎受到程黃府後人的保護,暫時動不得,實在是失算了。

「沒想到你的功夫這麼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客氣客氣,只是和爺爺學了些皮毛自保罷了,上不了檯面的。」

說是這樣說,男子知道程黃妙並未將真正的武藝顯露,表面上看來傻楞楞的,沒想到竟有那麼深厚的功夫底子,還是在「鼠」之力尚未開啟的普通樣貌下。

呵,厲害,讓他禁不住起了高度興趣。

「好,虎你就帶走吧,之後要怎麼解決是你的事,下次見!」

「咦?還要見啊?喂喂喂……」

行動比貓更矯捷的男子很快消失在樹林中,程黃妙卻沒打算追上去,畢竟身後有更棘手的情況等著處理。

「可惡!你愣在這裡幹什麼?程黃妙,既然你這麼會打,幹嘛不追?」

程黃妙撿起歪掉的眼鏡,眨也不眨地直視東方無幸,「不,我認為現在有更緊急的事情得處理。」只是「緊急的事情」本身毫無自覺。

東方無幸簡直氣炸了,方才那傢伙明顯打著殺人的主意,不管是那不明組織還是龍野派過來的人,都不應該輕易放走。

氣呼呼地雙手環胸,手卻不太聽使喚,無論怎麼使力都無法將他修長且精壯的手臂交疊。雖感疑惑,仍勉強以指甲抓住袖口,表現出高傲的樣子。

「程黃妙,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記得我是誰吧?我是你的上司、老闆、天凰企業的總裁、發你薪水的人。」

「話是這麼說沒錯……」程黃妙尷尬地走近東方無幸,取出隨身攜帶的一面小鏡子,乾笑著說:「但你不覺得應該先想辦法把你變回去嗎?呃,至少得把爪子弄短一些。」

「啊?什麼爪子?胡說八道些什──媽的!這什麼鬼東西?」

程黃妙手中的鏡子,映出一隻能說人話的大老虎。

此刻,這隻老虎站著三七步,雙手環胸,惡狠狠地瞪著人。只是那雙短手壓根無法交疊,毛茸茸的一雙粗腿也很短,模樣十分滑稽。

東方無幸大驚,「這、這是我?我怎麼變成老虎了?到底怎麼回事?」

難怪剛才被那男的拿繩子勒住時,怎樣都碰不到頸子,全拜這雙虎爪所賜。

「呃,我不知道,我可沒變成老鼠過,所以──哇!」

變成猛虎的東方無幸縱身將程黃妙撲倒在地,只要他願意,爪子可輕易把少年開膛剖腹。

他低吼一聲,口水滴在程黃妙臉上。

「我現在還能說人話,萬一等等變得只會『吼』怎麼辦?身上沒有能證明我是東方無幸的東西,要是被人抓住,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的!吼!」

「你、你先冷靜點!東方先生,我會想辦法的,一定想,立刻想,馬上想……求你別把口水滴在我身上!」

「你真會立刻想辦法?」

平常東方無幸那副瞪著眼的樣子就夠嚇人了,這回變成了老虎,齜牙咧嘴的猙獰模樣更是可怕,程黃妙幾乎以為自己會成為對方的宵夜。就算身手再怎麼矯健,他都不忍傷害啥都不知道就突然變了身的東方無幸。

「我保證,否則這輩子娶不到老婆,好不好?」

見程黃妙露出一口白牙,誠心發誓,東方無幸總算願意放開這個身形遠比預想要纖細的少年。

雖然變成了老虎,行動依舊按照人類的習慣。東方無幸無奈地托著腦袋坐在路邊,尾巴不時晃啊晃,圓圓的耳朵垂下來,模樣之可愛,看得程黃妙超想衝過去一把抱住他。不行不行,被人掌拍頭跟被虎掌拍不一樣,會爆頭的……

程黃妙默默地走過去,小心翼翼地坐在東方無幸旁邊,一人一虎肩並著肩,無神地望著黑漆漆的樹林,一句話也沒說。

過了半小時,東方無幸才打破沉默,啞聲道:「程黃妙。」

「嗯?」

「我不會要一直住在樹林裡吧?」

「不會吧。」

「那我要怎麼回去?」

「呃,就當作是……我新養的寵物,如何?」

「養老虎?」

東方無幸想哭,但哭不出來。老虎會哭嗎?他還真他媽的想知道。

「不行,羅秘書如果知道,一定會立刻打電話叫動物園派人來把你抓走……動物園的日子應該不大好混。」羅秘書是東方無幸培訓出來的,性格嚴謹,辦事效率極高,恐怕連面對活生生的老虎也能面無表情地公事公辦。

「程黃妙。」

「又怎麼了?」

「我肚子餓了,你能找點食物給我嗎?」

程黃妙立即起身退了個老遠,就怕餓虎撲來,真把他當成宵夜。

「我要吃肉也不會吃你,吃你會變笨。」東方無幸斜睨過去。

「那你想吃什麼?我去弄。」

老虎版的東方無幸睜著一雙晶亮的眼睛,口水又快流出來了,「去給我弄一碗蚵仔麵線跟一份麻辣臭豆腐,現在!」



08

在亞洲一流的「天凰企業」擔任總裁秘書多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羅秘書還是第一次在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後被嚇到無法言語,連動一下腳趾頭的力氣都沒有。眼睜睜看著一隻只適合養在動物園裡賺門票錢的龐然大物,坐在總裁精心選購的頂級沙發上喝茶。

捱過十秒,他顫抖地拿出手機,按下三個數字。

「等等!羅秘書。」

正要按下最後一個「0」,羅秘書愣住了,慌張地轉頭尋找聲音來源,想確定一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那的確是總裁的聲音,他聽了三年,不會錯的,但現場只有一隻搖著尾巴的大型猛獸和被當成背景忽略掉的程黃妙。這一人一虎渾身有夠髒,是剛在泥坑裡打過滾嗎?總裁挑選的地毯材質非同一般,一平方公尺就要好幾萬元,他們知道嗎?

「是不是我幻聽了,怎麼好像聽見總裁叫我?」

四下張望幾眼,又掃了程黃妙一眼,羅秘書冷冷地道:「程黃妙,不要以為總裁寵你,就能這樣無法無天。即使你有能耐綁一隻老虎回來,公司宿舍也擠不下這個大傢伙,勸你在弄壞天花板和牆壁前趕緊搬家。」

不愧是總裁身旁的紅人,哪怕被老虎坐在沙發上喝茶的詭異畫面嚇到雙腿發軟,仍能一本正經地找尋解決方案。

「愣在那裡幹嘛?還不趁總裁進公司前把老虎弄走?請動物園的專業人士協助處理吧!找警察肯定會鬧上媒體,對企業形象不好──」

「羅秘書,先閉嘴聽我說。」

「是的總裁……咦?」

他已經盡力忽視大老虎能坐著喝茶的異樣場景了,哪想現在,老虎竟以「直立行走」的方式來到他面前,低吼兩聲,口中吐出的氣流吹亂了他精心梳理的油頭。

「也許你很難相信,這不是魔術,更不是魔法,我就是東方無幸,貨真價實的天凰企業總裁,看清楚。」

虎爪拍拍羅秘書石化的肩膀,見他不為所動,東方無幸抽動兩下鬍鬚,用大掌再拍拍他的臉,試著讓他回魂。沒想到一時沒「橋」好力量,直接把臉打歪,脖子咯啦一聲扭過去。

「啊……」

「喂喂喂!東方先生,你現在是老虎啊,拿出十分之一的力氣行不行?羅秘書會被你打死的!」

程黃妙半拉半拖地拽起吐血倒地、脖子差點被扭斷的羅秘書,把人拉到沙發上橫躺著。看他那雙因為迷濛帶淚而閃閃發亮的眼睛,聽他那帶有嚴重鼻音的哽咽話聲,還受著歪脖子之苦……於心不忍啊!

「老……老虎為什麼會說話?」

不得不說,羅秘書正經八百的油頭被打亂,落下幾絲瀏海,加上這副迷濛的表情,比原本正經八百的樣子要年輕多了,原來也是帥哥一枚呢。

「老虎把總裁吞進肚子裡了嗎?」

「呃,你別想太多,聽我解釋……」

吸吸鼻子,羅秘書難過得直掉眼淚,完全沒打算聽任何解釋,「早年老總裁對我有恩,曾經囑咐我好好照顧總裁,總裁又待我如兄弟……我竟然沒能好好照顧他,讓他不明不白地被老虎咬成碎片,我……我死了算了!」

「羅秘書,我沒死,也沒變成碎片,我就站在你面前。」

整夜沒有睡覺,東方無幸自覺精神和體力都瀕臨了極限,這時卻得耐著性子跟羅秘書解釋這些光怪陸離的事。

他忍不住瞪了程黃妙一眼,心說讓杞人憂天的羅秘書知道實情,絕非明智之舉。

「老總裁,小羅沒盡到守護總裁的本份,我現在就去死,下去向您賠罪!」羅秘書一臉悲壯地抽出一把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往腹部捅去。

「哇啊啊!羅秘書你別激動──喝!你劃到我了,噴血了噴血了!啊啊啊──」

「別攔著我!讓我去死,否則我對不起他們父子倆!」

「羅秘書,到底要我說幾次?我就是東方無幸!媽的,你是不是聾子啊?好好聽人說話行不行?」

「哪裡有人?我只聽見一隻畜生說話。」

「畜生?你說我是畜生?好,本少爺送你去見你的老總裁!」

「吼!你們不要鬧了啦!」

經過三十分鐘的混亂,終於將來龍去脈完整地向羅秘書說明完畢,他也從一開始的不可置信變成了被迫接受。這隻用總裁聲音說話的老虎不僅能把他祖宗十八代的名字全部背出來,小時候的糗事也能從頭細說,除了東方無幸,沒人曉得他十二歲還會尿床的蠢事。

羅秘書以端正姿勢坐在程黃妙和老……和總裁面前,一雙丹鳳眼沒離開隨時可能張牙舞爪撲過來的老虎。見老虎似是覺得渴了,起身替自己泡了一杯香醇的咖啡,他的眼眶頓時紅了。

「真、真的是總裁!只有總裁才會龜毛到這種程度,連泡一杯咖啡都要求盡善盡美!」

東方無幸將毛茸茸的手肘靠在窗旁,站著三七步,瞥了一眼難得愚鈍的秘書,小啜一口熱飲,「終於搞懂啦?我剛剛泡著咖啡的時候還在煩惱,到底得再花上多少時間,才能說服你相信我真的是東方無幸。」唉,當人很累,當老虎更累,以後變回人不會再抱怨了。

「但是這太奇怪了,總裁怎會變成老虎?還有程黃妙說的什麼十二生肖和古甕……原本以為總裁想找一些民間趣談來看,紓解一下工作壓力,若不是親眼所見,我實在無法相信世上竟有這麼離奇的事。」

「哼!事情就是阿妙說的那樣。羅秘書,這是我們三人的秘密,我要你先帶幾個人前往程黃府,把程黃老爺請過來,我得在下星期的『聯合企業會議』召開前,把身體變回原樣。」

東方無幸表面鎮定,內心其實十分焦慮。

對他來說,幾天後的「聯合企業會議」是一場關鍵的重頭戲,屆時得與龍野秀一那隻老狐狸來一場正面對決。東方無幸有九成的把握說服其他企業主把資金投注給「天凰」,但若變不回原本的模樣,無法與會,除了被龍野秀一嘲笑,那傢伙肯定還會在會議上使詐,將所有欲與他合作的對象一一挖走,相當不妙!

「爺爺前陣子跑去夏威夷渡假,之後竟然就不見人影了,和我一起北上的弟兄們都聯絡不到他,留守在老家的弟兄們也不知情。最近一次和他聯繫,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了,後來無論我怎麼打,他的手機就是沒人接聽。」程黃妙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摸著下巴思考,爺爺究竟把自己藏去哪裡了?

「羅秘書在這時離開,東方先生就沒人可以保護,太危險了!龍野秀一的眼線隨時都在監視著,總裁的位置總不能一直空著,嗯,我們得再找一個強大而且可以依靠的後援……」

說到這裡,程黃妙和羅秘書不約而同地想到一個人,默契地扭過頭,看向靠在窗邊喝咖啡的老虎。

東方無幸噗一聲噴出嘴裡的咖啡,嚴正地搖頭拒絕,「不行!那小子是龍野那邊派來的奸細,我沒懲處他已經夠仁慈了,別想讓我同意他回來。」

「唉,大難臨頭了還在龜毛。」程黃妙用罕有的沉重語氣道:「羅秘書,光憑我們兩個,能瞞著外頭的人多久?這老虎這麼大一隻,還以為自己是吉娃娃啊,想在辦公室裡藏多久?總不能一輩子靠我們買便當回來餵吧?」

老虎不爽地瞇起眼。

「唉,就是啊!不是我說,有時候總裁真的很任性,光是一個午餐便當就要別人忙個半天,蔥不要,蒜頭不准加,還有青椒、苦瓜、茄子、蕃茄……所有能挑的都挑掉了。他都沒想到,廚師也是人生父母養的,總不能天天為他挑蔥挑蒜丟青椒丟苦瓜吧?」

「唉!」

「唉!」

異口同聲的嘆息讓東方無幸眼皮狂跳,鬍鬚和耳朵狂抖,重重地放下咖啡杯。

「宋姜行是龍野集團派來的間諜,不管身手再怎麼厲害,都不是我這邊的人!羅秘書,你要我對他好,我做了,我也確實覺得他是個人才,但你看看他是如何回報我的?暗地裡與龍野秀一打小報告?」

東方無幸顯然怨念很重,喋喋不休地抱怨起來,「程黃妙,你說宋姜行對你好,我對他就不好嗎?放他假,幫他加薪,把他的老母親照顧得妥妥當當,知道了他的真實身分,也沒給他任何懲處,還要我怎麼樣?」

程黃妙聽完這一串搥心肝的發言,深深覺得東方無幸其實不怎麼討厭姜行大哥嘛!

東方無幸懷疑宋姜行接近自己的動機,於是暗中派人鉅細靡遺地將他徹底調查了一遍,不但摸清了他的背景,連他一天上幾次廁所都知道。既然如此,又怎會不曉得,宋姜行其實沒有按照龍野秀一的吩咐,頻繁地與他聯繫,回報各種消息。

宋姜行的消極態度讓龍野秀一大感不滿,據說已經在另外尋找接替者,打算儘早替換掉他,就怕這小子會變成東方無幸的人,反過來幫著「天凰」掀掉自己的老底。

程黃妙笑嘻嘻地靠近東方無幸,趁他心情不佳就想吞雲吐霧的習慣還沒發作,悄悄藏起桌上的煙──滿腹心事的老虎抽煙?這畫面怎麼想怎麼驚悚。

「東方先生,別煩心了,我相信姜行大哥的為人。對了,我有他的聯絡方式喔!你應該沒有吧?不如我替你打電話找他回來,好不好?」少年笑笑地提議。

「啥?誰要你多事,小小隨扈的電話我還要不到嗎?」

東方無幸一把搶過程黃妙的手機,很快找到「宋姜行」三個字,按下綠色的通話鈕。

毛茸茸的掌心有些出汗,奇了,老虎也會流手汗?

等了許久,電話那頭直接轉入語音信箱。

「怎麼回事?配給他的手機裝有天凰內部研製的特殊系統,一般而言是不會隨便關機的,除非……」

「除非怎樣?」

東方無幸皺著眉,盯著手機沉吟道:「只有在系統被惡意破壞的情況下,才會直接進入語音信箱。」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