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2367_986329261382656_868389184_n  

簡介:

暢銷作家軒轅堅,以勇於揭發社會黑幕的妙筆與不輸男明星的外表,成為話題人物。
眾粉絲們不知道,回到家裡,關起門來,美男作家其實是個澡不洗、衣服不換、遊民見了也要哭著認輸的超級邋遢鬼。
他們更不知道,不宅不毒舌不能活的「怪咖作家大大」,內心深處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傷心小秘密。
在那比青春痘還青春的學生時代,他曾經背叛過一個人,他最好最好的朋友……

王牌大律師黎凡,專長打官司,而且是幫黑心企業主打官司。委託人越黑、越有錢、越無良,事情鬧得越大,他越愛!
戴上白手套,輕推細框眼鏡,來自女法官的愛慕眼波攻擊統統無視。有黎凡在的地方,就有手到擒來的勝利。
若問黎大律師,為啥將黑心黑腹路線進行到底?只因為他要找到一個人,一個曾經擁有他全部的信任,卻狠狠背叛了他的人……

鏘鏘鏘鏘!收服了「虎」與「狗」之力,從苦命清潔工晉級為全能小管家,程黃妙對著大作家與大律師摩拳擦掌,預備再下一城。
當然,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們,也要趕緊來「鬧場」啦!

 

文案:

 

程黃妙,十八歲,名字很妙,身世很威,有一個走路有風的黑社會老大爺爺,但對打打殺殺沒半點興趣,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少年。
可惜天不從人願,他竟然連高中典禮都沒來得及參加,就被爺爺趕鴨子上架地送出了家門,逼著去完成什麼家族的神聖使命──收服「生肖能人」的黑暗之力。 
作為生肖鼠的代表,明明身形纖細、胸無大志,卻要扛起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責大任,輪番去挑戰不同Style、不同生肖的眾帥哥,這樣的人生,到底是辛苦,還是……幸福?
「來吧!讓我親一下,我們就是能夠快快樂樂一起玩耍的生肖夥伴嘍!」
少年程黃妙的基情漂流……更正,收復生肖之力的偉大旅程,現在開始!

網路試閱

黎凡律師變了。

  可能昨晚被外星人抓去改造或是不小心跌倒撞到了頭,他徹頭徹尾地變成了一個大夥兒從沒見過的陌生人。現在的他,不但像沉浸於戀愛中的傻小子般時不時地傻笑,甚至還會哼歌,簡直要嚇掉大家的毛。

  「那個……黎律師,您還好嗎?是不是感冒了?」

  「嗯?我沒事。」

  小秋邊發抖邊試著接近律師,萬萬沒想到,隨著黎凡回頭,一大片盛開在空氣中的粉嫩花朵閃耀出現。以往讓女性覺得好酷、好帥、好Man的冰山男不見了,取而代之的「這個」是什麼鬼?

  「嗚,救命啊!黎律師被鬼抓走了,以後我們該怎麼辦?」小秋趴在田辛胸前,哭得稀哩嘩啦。

  田辛拍拍她顫抖的肩,與同樣感到震驚卻裝得泰然自若的萬強對視一眼,哀怨地問:「黎律師,您就別對小秋惡作劇了,她是仰慕您才拚命考進這間事務所的……不然這樣,除了夏威夷,我再安排您去杜拜休息幾天?」

  「奇怪,你們一個個是怎麼了?我和平常有什麼不一樣?怎麼從早上到現在,見到我的人都說同樣的話?」

  黎凡露出燦爛爽朗的笑,白牙閃得三人睜不開眼,「我是最冷血最無情的不敗律師黎凡啊!哈哈!田辛,快把我的勝利白手套拿來,出庭了!」

  ──冷血無情的人會露出霹靂溫暖的燦笑嗎你說?

  「老闆,八卦雜誌《貳週刊》原本計劃在最新一期刊登您與那名作家的小道消息,我讓人暫時壓下了,但……對方開了天價。」

  萬強、小秋和田辛跟著黎凡往法庭走去,前者嚴肅地說。
「天價?十億元以下我都能付,只要別傷害阿堅的名譽就行。」
「……不好意思,請問阿堅是哪位?」一頭霧水的田辛和小秋交換一個眼神,怯生生地問。

  「咦?我沒告訴你們嗎?」再次露出令觀者如沐春風的聖人式微笑,完全變了個人的黎凡敲敲田辛的腦袋,「阿堅就是軒轅堅啊!這是軒轅劍老師的本名。我和他從國中到高中都是至交,雖說後來發生了一些讓我恨不得宰掉他的鳥事,但想想還是……唉,算了,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幹嘛吵吵鬧鬧的?又不是小學生。」

  「老、老師?」已經用上敬稱了嗎?

  「萬強,你能不能幫忙用白話文解釋一下黎律師的意思?」田辛悲情地問。

  「老闆的意思是,『我與軒轅堅決定冰釋前嫌,和好如初,什麼把他告到脫褲子的把戲,就讓它隨風而逝吧!從今天起,我要重拾與軒轅堅的往日情誼,美好的生命力彷彿又回來了!』以上。」

  「真不愧是黎凡律師的應聲蟲,這樣我就懂了!」小秋和田辛熱情鼓掌,萬強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只是,黎凡律師為什麼會突然原諒軒轅劍……老師呢?」
聽見田辛的疑問,走在最前頭的黎凡停下腳步。

  只有四個人的長廊,瞬間沒了皮鞋踏過光滑地板的聲響。他回過頭,俊逸的臉龐帶著一絲苦楚。

  「其實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原諒他,可當我們再度重逢,看他那副一點也沒變的神情和行為模式,以往卡在心頭的怨恨幾乎都消逝了。那個人就是這樣,不管好壞,永遠沒想過替自己辯解。」

  頓了頓,黎凡又說:「阿堅應該是清白無辜的,只是我們分開得太久,也許他有不能說出口的顧忌,也或許是因為……陷害我爸爸的人,畢竟是他尊敬的父親。縱使感情沒那麼好,總歸是他的家人。阿堅那個人啊,無論如何都會替他所愛的人頂罪。」
黎凡自己就是一個例子。

  阿堅曾替他頂過罪,那是黎凡最孬最沒用的國中時期,他可一點都沒忘。

  「嗯,非常感人的友誼!可是人家心裡想的……到底和你一不一樣?」

  「這聲音……」

  黎凡驚愕地循聲看去,見長廊深處站著一名銀髮男子,登時神經緊繃。

  這男人竟敢出現在神聖的法院裡,連同上回在嵐嵐鄉的遭遇,難道現代的鬼已經進化到能在大白天出沒了?

  小秋眨眨眼,率先表示興奮,「哇!好讚的美人喔!那是黎律師的馬子?」

  「小秋,拜託妳像個女生點,行嗎?快把小指收起來。」田辛無奈地壓下她。

  「你想幹什麼?」黎凡推開企圖擋在最前面的萬強,大步站出去。

  「沒什麼,只想告訴你一件事。這算打小報告嗎?呵呵。」

  穿著黑色緊身衣、名叫司徒的男子顯然比之前虛弱了許多,說話有氣無力,臉色慘白,看起來更像應該躺在床上的重症病患,「嗯,時間不夠用,我得長話短說。你應該沒時間出庭了,最要好的朋友可能會被大型爬蟲類給吃掉唷!像這樣,吼嗚!」
司徒先裝出張牙舞爪的樣子,又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輕笑。

  「什麼意思?」

  黎凡問完,赫然發現自己身邊的三個人都已昏倒在地。

  「萬強!小秋!田辛!」

  「唉,我是好心提醒你,幹嘛這麼防備我呢?」司徒瞬移至黎凡身旁,貼在他的耳朵旁小聲嘀咕,「被你拒絕的社長啊,他讓人殺死了喔,現在變成了一隻好恐怖的大爬蟲,準備去殺你最好的朋友──軒、轅、堅!」

  「你、你在說什麼瘋話?」

  人類哪可能變成爬蟲?又不是科幻驚悚電影。不可能!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黎凡心跳得飛快,不願相信司徒的話,心底卻有一小塊地方起了衝動,想拔足奔向阿堅的家。

  「你也太相信那個待在軒轅身邊的小鬼了吧!他是不是還沒告訴你『十二生肖能人』的秘密?呵,因為他打算先殺了軒轅堅,再來殺你,否則幹嘛對你隱瞞這麼重要的事?」

  「什麼十二生肖的,我不知道!但是司徒,要是我知道你在說謊……」

  不能相信他!

  千萬別相信這個男人!

  那個程黃妙不是這種人,他看起來單純又天真,不可能會對付阿堅……

  等等!萬一單純天真都是裝出來的呢?

  那小子真想殺了阿堅?

  「不信,你大可以馬上去看看啊,這麼簡單就戳破的謊言,我怎麼敢撒?咳咳!」臉色難看地咳了幾下,司徒又道:「好了,話已帶到,你就安心地開庭去吧,再見。」

  如同來時那般神秘,銀髮男子從眼前消失的那一刻,倒地的三人帶著睏意爬了起來。

  「咦?我怎麼睡著啦……黎律師?」小秋揉揉眼,不解自己為何趴在地上。

  「我有事必須處理。」

  恢復陰沉冷血神情,黎凡脫下象徵勝利的白手套,丟在地上,踩了過去。

  「可是要開庭了,老闆!」

  「誰也別跟過來!」一語喝止萬強的跟隨,他加快腳步往法院門口去,「我得親眼確認一些事情,今天的案子交給你們了,你們應該可以勝任。」

  「啊!是!」小秋、田辛和萬強愣在原地,看著黎大律師拋下case急奔而去,那麼拚命的樣子,還是第一次見呢!

07

  自從接到出版社打來的電話,軒轅堅的情緒一直處於低落狀態。任憑程黃妙扮醜扮俗地逗他開心,嘴角連一度的上揚都沒有。唉,早知道就請東方先生出錢讓他去上「馬戲團小丑課程」了。

  「別忙了,我只是很訝異而已。」

  「出版社找您麻煩嗎?」

  吃下程黃妙端過來的西瓜冰,軒轅堅慘淡一笑,「是啊,出版社說他們被『唯我獨尊』打壓了,要求把我的書全數下架,否則會告到他們倒閉。老闆自知惹不起那條大鯊魚,決定放棄我,跟我解約,回收我的作品,以後再也不會上架販售。」

  「這實在太過分了!」身為一個作者,拿不拿得到違約金是一回事,辛苦耕耘出來的結晶如同自己的孩子,眼睜睜地看著它們被回收,是相當痛苦的事。

  軒轅堅發出焦慮的歎息聲,倒在沙發上。

  「我就知道,這社會真他媽現實得可以!一旦苗頭不對,第一個被犧牲的就是作者……算了,反正我也不看好他們,大不了重起爐灶,再拚一次就是了,誰稀罕嘛!」

  「我覺得軒轅先生很了不起啊,用不著灰心啦!能豁達地看待逆境,真不簡單。」

  程黃妙吃下第二碗有著滿滿配料的冰,深深覺得東方先生的廚藝越來越好了,當總裁真的好可惜,當個全能家政夫才不浪費。

  「阿妙,昨晚我想了又想,也仔細觀察過了,我身上真的有字。」

  「咦?真的假的?在哪裡?手臂?胸膛?背部?」因為天氣太熱而昏沉沉的程黃妙一聽,精神整個來了。

  「就像之前說的,在肚臍上,如果那奇怪的符號算是字的話。」有時發燙,有時有些癢,還以為是忙寫稿子忘了洗澡才會這樣,沒想到那裡真有一個類似字體的圖形。

  「確定是肚臍?太好了,幸好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地方。」
只要趕快親一下,念個咒,然後回收力量,十二生肖之力的收復工作又完成了一部分,yes!

  軒轅堅不大自在地掀開衣服,露出還算精壯的腹部,繼續往上拉,表情有點害羞。

  「咳!雖然我們都是男的,但像這樣拉起衣服準備給人親的感覺……很詭異!」學生時代看過不少同學的裸體,卻不會這麼刻意掀起衣服給人看,尤其程黃妙的視線異常熱情。

  「軒轅先生,你的身材真不錯!哪來的時間練啊?」

  還以為足不出戶的作家不是邋遢得一塌糊塗,就是挺著比胸部還大的鮪魚肚,沒想到此時一看,還挺讓人垂涎的。

  「別問了!總之要親快親,我很怕癢的,你快一點!」

  「好,放輕鬆,把一切交給我,我會盡量溫柔的。」

  「……」

  程黃妙如獲珍寶般跪在軒轅堅面前,雙眼放光地看著肚臍旁的綠色圖騰,興奮得差點流下口水。

  如此曖昧的姿勢、火辣的視線與近在咫尺的距離,軒轅堅覺得越來越靠近的程黃妙好像恨不得一口吞掉他,眼神透出貪婪與慾望。

  瞧!少年自然地閉上了眼、噘起嘴巴,唇瓣靠近他的下腹。能夠想像的溼潤觸感與溫熱氣息,讓暴露於空氣中的肌膚發緊發顫……

  「啊啊!不行!」

  被拉下的衣服差點蓋上程黃妙的腦袋,軒轅堅推開那顆不肯放棄的頭,又一腳將他踢遠。

  「好痛!」

  「嘖!不行啦,你那什麼怪表情?太可怕了,我……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程黃妙被莫名踢到角落裡,委屈地抓抓頭,「什麼心理準備啊?我哪有出現怪表情?」

  「你有!你明明……」軒轅紅著臉別過頭,「露出了非常飢渴的表情,感覺有點煽情。」

  「啊?煽情?我?」

  程黃妙內心深處飆出了一串國罵。

這回,他不僅要把腦海裡已經抬去種的爺爺從泥裡挖出來,倒吊在樹上,還要拿鞭子猛抽幾下,怒吼一句:「您看看您,到底都安排了哪些生肖怪人給您的寶貝孫啊?」

  他哪裡煽情?哪裡渴望了?

  老天有眼,這都是逼不得已的!程黃妙發誓,自己喜歡的是清純可人、活潑開朗、溫柔賢淑的大姐接和小美眉。親近男人的慾望等於零!不要污衊他,ok?

  「不管,再一次,這次我一定要親到!」程黃妙猛撲過去。滿腦子只想著盡快解決十二生肖的他,爆發出來的力量絕對贏過軒轅堅,即便後者破壞力驚人,也奈何他不得。

  「啊?還親?不行,我沒辦法……」

  「給我!快點給我!別囉唆了,我保證速戰速決!」

  程黃妙將軒轅堅壓在身下,動手去脫他的衣服,但軒轅堅豈是甘願被小鬼強壓的男人?面對巨石般的程黃妙,採取了激烈的抵抗。

  「放手,不可以!我還沒準備好!」

  「軒轅先生,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該解決的還是要解決,您就犧牲個幾秒,讓我親一下吧!」

  「不──」

  「阿堅……嚇!你你你……你們在做什麼?」

  黎凡剛剛踏入走廊就聽見了激烈的爭吵聲,推開門一看,當場驚訝得連嘴巴都忘了闔上。

  男人與少年滾在地板上互相拉扯,一個露肩膀,一個亮度皮,程黃妙的整個身體卡在軒轅堅的兩腿之間──這畫面怎麼看怎麼詭異!

  「小凡?你是怎麼進來的?」軒轅堅似被抓姦在床,眼露驚恐。

  「你把備用鑰匙藏在門前踏墊下的習慣沒改……可惡!程黃妙!」

  此時的程黃妙擺明了要「霸王硬上弓」,撕扯著阿堅身上那件單薄的T恤,若隱若現的腹肌和不經意露出的褲頭,無不令人想入非非。外表冷酷實則意外純情的黎凡對軒轅堅抱持著一種別樣的憧憬,如今看見自己憧憬的對象被別人「騎」在身上,感覺相當相當的不爽!

  「你這小子,給我滾下來!」他拎住程黃妙的後領,發怒中的男人的力氣不容小覷。

  「你、你誤會啦!我只是想親他──」

  「親──他?」黎凡的聲音都變調了,這下子更確信程黃妙意圖不軌,「你這個變態!居然對阿堅存有下流思想!」

  「就說不是這樣嘛!」

  黎凡試圖把程黃妙直接拎抓起來,與此同時,後者敏銳地感知到跟蹤黎凡進入了這棟大樓的某種「生物」。那東西先是在走廊中虎視眈眈地觀察片刻,隨即全速衝進門,目標是纏在一起的三個人!

  「黎先生,危險!」

  程黃妙擔心黎凡和軒轅堅被怪物所傷,連忙使勁推開黎凡,以手肘擋下怪物的利爪。想不到怪物的動作太快,一個阻擋不及,胸口出現一道極深的撕裂傷,血染衣襟。

  「嗚……」

  「阿妙!」

  「這、這是什麼怪物?」黎凡擋在軒轅堅面前,吃驚地望著那龐然大物。

  程黃妙即時運用內力挺住了一擊,還未看清楚鬼東西的樣貌,那傢伙又凶狠地襲來,張嘴就咬。

  「別太得意了,混蛋!我可是最強黑道世家的唯一傳人──喝啊!」

  緊握的鐵拳狠狠揮向朝他撲來的怪物,無奈胸膛火辣辣的疼,讓他使不出全力,手臂有些麻。

  可惡,這爪子肯定有毒,萬一讓毒血傳到心臟,那可就糟了!

  「等等!快看怪物的臉,這不是『唯我獨尊』的社長嗎?」
黎凡在害怕之餘也不失冷靜,轉動目光尋找著能幫助程黃妙的武器,一瞥之下,赫然發現爬蟲類一般的怪物生著與社長一模一樣的臉!

  「社長很可能被司徒下了咒,大概是凶多吉少。」程黃妙忍著痛扭頭喊道:「你們快出去,這裡交給我對付就行!」

  少年拚命地催動內力逼退毒素,運起程黃一家的「血液逆流」之術,不讓毒血透過血管流入心臟,否則必死無疑。

  「不行,我們怎麼可能丟下你不管?」軒轅堅看著這一切,內心忽然湧起一股連自己都不明白的強大力量,想都沒想,起身衝向怪物。

  「別過去,阿堅!」

  轟隆──

  玻璃窗外響起巨大的雷擊聲,足以震破人的耳膜。

  銀白色閃電劃破天際的剎那,撲向怪物的男人竟在程黃妙與黎凡眼前飛了起來。綠色的鱗片反射電光,盤旋而上的身影矯健地與怪物展開扭打,長長的尾巴掃破一整面牆壁與玻璃,嘩啦啦的碎裂聲驚醒處於震驚狀態的兩人。

  地面攤著一套衣服,對,只有衣服,沒有主人。衣服的主人……剛剛飛上天去了。

 

 

 

金石堂: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8695700&lid=search&actid=wise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