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一群人爭先恐後地搶著攙扶扯胸狂咳的老人,程黃妙站在一旁,冷眼看著他們,就像在看某部收視率很高但是內容超俗的八點檔。

「你們聽聽那個不肖孫說的話……程黃府的『傳家之寶』竟然比不上小小的畢業典禮?咳咳!只是高中畢業典禮而已,他以為他念的是什麼哈佛還是牛津大學嗎?咳咳咳!」

「爺爺,我一生就只會念這麼一次高中啊!大學不用念什麼哈佛牛津,我只想成為一個獸醫。三年前我的國中畢業典禮你已經缺席了,那時候不是答應過我,等高中畢業了,一定會來參──」

「不肖孫啊啊啊!」

程黃爺拚命咳嗽,倒在某個正忙著替他抹淚的黑衣手下腿上,老淚縱橫地哭訴:「我對不起程黃府的列祖列宗……辛苦拉拔到大的不肖孫居然不肯接下傳家寶,成心讓我這個高齡八十的糟老頭子去『天凰國』收復擁有『十二生肖之力』的能人……天、要、亡、我、啊!嗚嗚嗚……」

「老大,別哭,天涯海角我們都會陪著您。」

「就算小公子不去,兄弟們也一定會陪著您,上刀山下油鍋,至死不渝!」

「對對對,至死不渝!至死不渝!」

「……」

畢業典禮必須別上的鳳凰花,程黃妙已經別在胸口了。髮型一不注意就會亂,千萬要小心保持。他今天特地起了個大早,抹上一堆噁心的便宜髮油,只因為學校規定唯有三七分頭的畢業生能參加典禮。

不僅如此,昨天下午他還特別跑了一趟市區,買了一雙名牌皮鞋和白襪子。要知道,十足鄉下的「地龍國」不比到處都能購物的「天凰國」,光是進城找到百貨公司就花了他一個半小時。

「所以你們到底要我怎樣?我要是接受了那個傳家寶,以後是不是沒機會念大學了?爺爺,少給我裝死,起來說話。」

「喔咳!」程黃爺虛弱地道:「只要你能完成身為程黃府後人必須擔負的使命,爺爺就不會限制你的出路,咳……嗚噁噁……」

「老大!」

鮮紅的血從程黃爺口中吐出,大夥見狀,手忙腳亂地奔東跑西,還有打一一九和一一○叫救護車跟警車的。等等!他們是黑道,有黑道叫警察的道理嗎?打一一○的立即被人拖出去痛毆。

「唉,知道了,只要拿那什麼『十二生肖之甕』,去『天凰國』找到那十一個人,這就行了吧?」

程黃妙丟開裝得鼓鼓的書包,其實裡頭只有些課外讀物和零分測驗卷。功課堪比大雄的他也想當個好學生,無奈資質不足,能在畢業典禮上台致詞,絕對是因為程黃爺的「惡勢力」。

「喔喔,我的乖孫終於想通了!嘖,通通走開,別妨礙我和孫子說話,出去出去!」

程黃爺擦乾假血爬到孫子面前,趕走陪同演戲的手下們,拉起孫子的手,將看似頗有份量的古董甕往他的懷裡塞。說也奇怪,這甕看著很重,實則跟羽毛一般輕盈。

程黃妙抱著據說能回收「十二生肖之力」的傳家之寶,感覺平淡的人生就要被顛覆,一腳踏入奇幻世界。

他從小跟著爺爺長大,聽說過自己擁有不可思議的「鼠」之力。但如今他已經滿十八歲了,從沒見過什麼「鼠」之力展現神威,考試成績總是差到不行,沒撈到半點好處。

「乖孫,那十一個人切記要小心應對,儘快回收他們的力量。萬一動作太慢,被不明組織先一步發現,他們的力量可能會變成黑暗能量,到時候就不是你一個人能輕鬆對付的了……」

「什麼不明組織?」

「這個……以後再說吧!喔喔──」

程黃爺見抱著「十二生肖之甕」的孫子手心有了些變化,趕忙拉起來查看。

「果然啊,阿妙,你果真繼承了爺爺的力量!瞧,甕與你起了連結反應,以後遇見擁有十二生肖之力的人,你的手就會變成綠色。遇見可能帶給你危機的人物,就會變成紅色……」

「那不就跟紅綠燈一樣?紅燈停,綠燈行……」

好麻煩啊!

程黃妙自覺攬了樁苦差事在身上,無奈爺爺是他唯一的親人,雖然超渴望成為獸醫,也不得不暫時放棄夢想,優先完成程黃府的使命,否則爺爺在畢業典禮上鬧自殺的可能性極大。

「乖孫,咱們程黃府的命運就交給你了,你看,爺爺早就替你把行李打包好了。這一路上的食衣住行育樂也不用擔心,錢我都匯到了你的帳戶裡,到了『天凰國』那弱肉強食的鬼地方也不怕被欺負。好了,快快出發吧!」

程黃爺一邊推著乖孫出門,一邊給負責開黑頭車的司機小張使眼色。

「小的這就去開車,請小公子稍待兩分鐘。」

「欸?等等!現在就去?我都還沒──」

「還沒啥呀?爺爺全都給你辦妥啦!噢,對了,差點忘了一樣重要的東西。」

程黃爺拿出一張老早便準備好的推薦函,塞到孫子的手中,笑咧出兩排鑲著高級假牙的牙齒。

「這張推薦函是爺爺親手寫的,相信那小子絕不會不買帳,畢竟他欠我一次人情。」

「……誰啊?」不會是啥凶神惡煞吧?

「好了,乖孫,該上路了,爺爺就不送啦。」

說完,程黃爺回過頭去,中氣十足地朝手下們大喝,「阿寶,等等小公子上了車,給我找幾個強悍兄弟,槍不要帶,木棍就成,前天孟家那老頭把咱們家兄弟打傷,我要親手討回這筆帳!」

「是!」

「……爺爺,您不是咳得快死了嗎?」

「咳?噢!咳咳,對喔,喔咳咳咳……」程黃爺立刻摀住嘴,「乖孫,放心地去吧,你的畢業典禮就交給爺爺了,咳咳……」

 

「我一定是太善良了,才老被爺爺玩弄在掌心裡。」

程黃妙心不甘情不願地背起行囊,抱著一只怎麼看都應該擺進故宮博物院的古甕,踏出家門。

千里迢迢買來的皮鞋,再見!

找了許久才找到的白襪,再見!

明明有花粉症還是強忍著別在胸前的鳳凰花,再見!

住了十八年,雖然生活機能超不方便但也住出了感情的「地龍國」,再見!

現在,程黃妙要前往「天凰國」,完成程黃府後人必須擔負的使命了。

所謂的「地龍國」和「天凰國」,實際上不是兩個國家,而是一座島嶼的南部和北部。由於南部人經常嘲諷北部人為「天凰人」,北部人則用「地龍人」反擊,久而久之,就演變成了現在這樣。

「我是鼠,那還有牛、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唔,好像少算一個?鼠、牛、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怎麼只有十一個咧?再算一次,鼠、牛、兔……」

此時,那位程黃妙不管怎麼算都沒算到的生肖能人,坐擁亞洲最大企業的年輕總裁,連早飯也沒胃口吃,正精神委靡地搭著司機老汪的車,前往「天凰企業」的總部處理公務。壓根沒料到,一個比「龍野集團」更麻煩的人物,很快就要纏上他。

當十二生肖中的「鼠」與「虎」相遇,又將牽動哪一個生肖,引來怎樣的連鎖反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