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06

 

「清……清潔工?」

「是的小公子,就是清潔工。」黑衣弟兄們笑出兩排白牙,一點兒都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我在學校從來不打掃的耶!」

「小公子想辦法把工作塞給其他人做就行。」黑衣弟兄比出拇指,「若是需要,給弟兄打個招呼,誰敢不從,我找人修理他們。」

「……你們給我立刻滾回老家。」

只是應徵清潔工,怎麼會碰上這麼大的陣仗?

放眼望去,大廳裡少說擠了幾百人,沒有幾個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大部分都是健壯青年,甚至還有濃妝豔抹、穿著高跟鞋的年輕女孩。一看就適合放在百貨公司當櫃姐的女孩到底要跟他搶什麼啊?

這是清潔工耶!不是櫃台小姐、不是助理,更不是特別秘書,是清潔工!

程黃妙辛辛苦苦地坐了二十四小時的車,千里迢迢地踏上「天凰國」的土地,正想去爺爺安排的地方稍微休息,沒想到那幫嘴裡喊他小公子而實際上都是爺爺眼線的狗腿弟兄立刻稟報了程黃爺。可憐他連眼皮都來不及闔上,爺爺已經一通電話打過來,要他馬上帶著推薦函去「天凰企業」接受一年一度的「員工面試」,遲了就混不進去了。

……也好,先找到頭路,有錢就不用再靠爺爺資助,也好把收復「十二生肖之力」的任務給撇掉。

儘管人生地不熟,憑著極佳的認路能力,程黃妙花不到一小時就找著了「天凰企業」。又歷經一連串麻煩瑣碎的文書程序,終於來到地獄的門口。

以往面對各種考試從不曾緊張的他,看見數百人應徵清潔工的大陣仗,多少也不安起來。於是揉捏手心,按老方法在掌心寫滿一百個「人」字,試圖降低嚴肅可怕的壓迫感。

「兩百一十四號!程黃妙先生請進。」

「噢!來了來了。」

程黃妙同手同腳地踏入面試廳,又被眼前的裝潢震懾。

「天凰」真不愧是亞洲頂尖的企業,面試用的房間分成兩個樓層,每一部門都有不同的空間設計。即便今日徵的只是職等較低的清潔工,也鄭重地對待,一點都沒有輕視之感。

他戰戰兢兢地進門,不安地推了推眼鏡,來到女助理指定的沙發上,與一個男人相對而坐。其餘人很快退下,整個空間突然變得很安靜。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男人沒有抬頭的打算,只是望著手中的資料沉思。

程黃妙趁機觀察這男人,他……就是傳說中坐穩「天凰企業」最高位置的總裁──東方無幸?

幸好早先在車上做了一些調查,這個人的資歷和簡介多少還記在腦子裡。網路介紹把東方無幸描寫得不近人情、冷血殘酷,但身為黑道大哥的孫子,程黃妙見識過的壞人恐怕還比吃過的飯多呢!

一個人再怎麼凶狠,也是血肉之軀,有啥好大驚小怪?

東方無幸邊瀏覽資料邊皺眉,其實上面的內容在面試者進來前就看完了,因為沒有任何輝煌經歷可言,履歷只是薄薄的一張紙。這小子才高中畢業,年紀輕輕,打工經驗少得可憐,無任何可取之處,這樣的人有何資格來應徵?到底是誰放他進最後一關的?

嘆了口氣,東方無幸終於抬頭望向面前少年的臉。

程黃妙,高中畢業,課業成績一向是低空飛過,體育表現不怎麼出色,沒有參加大型比賽的經歷。可以說,除了從沒蹺過任何一堂課,找不到其他獨特之處。

「你……你叫程黃妙?」怪了,這名字感覺好耳熟。

「我就是!」少年露出笑容,補上一句,「請問您就是『天凰』的總裁東方無幸先生嗎?」

商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就坐在眼前,總是想多說幾句話。

「對……」東方無幸潤了潤喉,懶得理會對方晶亮有神、像在看稀有動物的目光,無聊地問著千篇一律的問題:「為什麼想來這裡應徵?」

「哈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賺點零用錢吧?」程黃妙哈哈哈傻幾聲,抓了抓明知要面試卻沒怎麼用心梳理的亂髮。

東方無幸心中升起一絲不快,「是嗎?你知道自己應徵的職務是『清潔工』吧?之前做過類似的工作嗎?」快說點什麼有用的話吧,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沒有耶,我超討厭打掃的,而且掃地總是掃不乾淨,所以都被分配去掃廁所,或者是偏遠的外掃區。您不覺得做打掃工作很浪費時間嗎?」程黃妙一本正經地回答。

面試你才浪費時間咧!

東方無幸啪地蓋上程黃妙薄薄的履歷資料,滿心只想打發這連清潔工都沒資格當的高中畢業生,簡單說了句「謝謝,辛苦了,請等候通知」,便按下旁邊的內線電話鍵,請女助理過來帶人。

「咦?這麼快就面試完啦?嗯,我會耐心等候的,總裁,辛苦您了。」程黃妙笑著站起身,大喇喇地伸出右手。

見鬼了!他東方無幸是什麼人?堂堂總裁的尊貴玉手豈是連掃地都不會的小老百姓可以碰的?嗤,也罷,反正這是他們這輩子僅有的一次見面。小屁孩就該乖乖待在學校裡唸書,上「天凰國」淌什麼混水?

「再見。」

勉強地握了一下,東方無幸嫌惡地甩開程黃妙的手,在後者轉身離去的同時將資料扔進廢紙箱,吁了口氣。呼!結束了。

「啊!差點忘了!」程黃妙走著走著,忽然站住腳步,臉上依然掛著開朗的笑,從褲子口袋中抽出一封被壓摺得不成形的信,飛快地一個閃身,回到東方無幸面前。

東方無幸嚇了一大跳,有沒有搞錯?這小子練過輕功嗎?明明都走到門口了,距離如此遙遠,居然能無聲無息地回到他眼前。

「有什麼事?」

「總裁,這是爺爺要我帶在身上的,應該是要我轉交給您。」他笑咧開嘴,露出兩個可愛的梨窩,「我是很想撕了它,但又覺得這樣做太沒禮貌,總之您看看吧,不然扔掉也行。有事再派人通知我,我走囉!」

東方無幸本來不打算拆這封髒兮兮的信,可出於好奇,還是決定拆開來看一眼。不想這一看,雙眼登時瞪大,眼白部分的血絲瞬間變得更紅了,急忙喊住就要消失在門外的少年。

「程黃妙!」

「嗯?」

東方無幸匆匆衝上前去抓住他手臂,跑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媽的,只是個面試廳,設計得這麼大幹嘛?

「總裁,您怎麼了?」

將手中的信紙一口氣撕成碎片,撒向天花板,東方無幸帥氣的臉龐扭曲到不行,咬著牙問:「你……是程黃爺的孫子?」

程黃妙大眼一眨,點頭道:「總裁真的認識我爺爺?」

爺爺!

Shit!難怪覺得「程黃」這姓氏耳熟。

「該死!為什麼不早說?」

話音從緊咬的齒間擠出來,東方無幸揮手讓女助理退下,把一臉無知的程黃妙丟回沙發,還好心地替他倒了杯茶,打量他的目光從輕蔑變成了謹慎。

「請問爺爺他怎麼了?該不會欠總裁錢吧?」

瞪著從一開始就猛說傻話的程黃妙,東方無幸低聲道:「不,正好相反……」

確認了信紙已被徹底毀屍滅跡,東方無幸繞著他轉了一圈,仔細地審視著他,動作間不忘刻意保持一段距離。

「你真的只想進『天凰』當清潔工?我能指派更好的工作給你,你想要什麼,儘管說。」東方無幸貼到程黃妙耳邊低語,「只要不把當年那件事說出來,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那件事?」

「對!那件事!」

對話進行到這裡,就算是程黃妙這種心思單純又遲鈍的人,也猜得出這傲氣男人和爺爺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過去。不用看信件的內容,也曉得東方無幸現在的態度大轉彎,完全是害怕某件「重要的事」被揭穿。

「真的什麼都可以?」

「當然。」

程黃妙搔搔頭,尷尬地笑,「嘿嘿,其實您不用那麼緊張,我沒看那封信,根本就不知道您和爺爺有過什麼秘密。」

東方無幸一愣,討好的嘴臉立即收起,板起了一張臭臉。

「……你沒看?」

「哎喲,好難抉擇喔,讓我好好想想,有什麼工作是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呢?真不好意思耶,哈哈哈!」

東方無幸把雙手重重壓在程黃妙肩上,燦笑道:「程黃妙,我想到一個非常適合你的工作,明天,不,你現在就可以上工,太缺人了!」

「什麼什麼?是很不得了的工作嗎?」程黃妙聽得雙眼發光。

「對你來說,是的。」東方無幸一秒垮下臉,討好的笑容消失無蹤,冷冷地道:「就是清、潔、工!給我滾出去做事!」

「哇啊!」

碰!

程黃妙被大腳踹飛出門,面朝下重重落地。下巴抵著冰涼的地板,摸摸臀部,無視眾人訕笑的嘴臉,努力爬起來。

「什麼嘛!變臉比翻書還快的傢伙,誰稀罕你給的臭職位啊……唔?」

他皺著眉,狐疑地看向掌心。

原本以為自己眼花,用力眨了好幾次眼睛才敢確認,此時十根手指的指尖,像被綠油漆潑到一般,呈現淡淡的綠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