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07

 

那件事,得從東方無幸被東方碩領養的頭一個月說起。

東方碩的所有親戚都想除掉這個與他們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來者,東方無幸再怎麼聰慧,畢竟只是個八歲的孩子,躲不過大人們的爭奪暗算。

某一天,他發現先前負責載他上學的老司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面生的青年。那人身上有許多嚇人的刺青,多次不懷好意地透過鏡子斜睨他,臉上的笑容充滿嘲諷意味。

繫上安全帶的那一刻,他就察覺了青年的詭異,只是不動聲色。

「叔叔,這好像不是往學校的路耶!」他沿途暗記路程,想著該在什麼時機逃跑才好?

「少爺,這當然是往學校的路,叔叔比較聰明,今天我們走捷徑。」

鬼扯!捷徑怎會往山上開?這不越開越偏僻嗎?

東方無幸求救無門,猛地想起臨出門前,「二姑姑」東方彌故意把他的手提電腦和手機都拿走,說是學校老師打了電話來,不准他攜帶高科技產物到校──又是另一個鬼扯,可惡!

明知這些人對他有著算不完的陰謀,不小心還是上了賊船。

面生的青年飆著車,將他載往偏僻無人的山裡。車子一熄火,東方無幸立刻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拚命往山下衝,一秒也不敢停留。

聰明的他一直努力地記著路,很清楚車子繞過了多少個崎嶇的彎,經過了多少條寬窄不一的道路。小小的腦袋瓜能記得任何事,怪只怪青年太小看他。

東方無幸天生擁有驚人的記憶力,不過,他高估了自己體力。

「哇!」

他被追上來的青年從後抱起。

「小子,別亂跑,你跑不掉的!」

「放開我!」

「好痛!」

東方無幸張嘴咬住青年的手,直到咬出血來。青年痛得一甩手,他的頭直接撞上一旁的石頭,頓時頭昏眼花,血流如注。但這時哪裡管得了那麼多?現在不逃,等一下就沒機會了!他可不想把人生斷送在這種人手裡。

東方無幸不停地奔跑,途中跌倒不少次,全身傷痕累累。可那青年不但沒放過他,距離還越來越近了,臉上的憤怒也好可怕……

怎麼辦?他好怕,好怕就這樣被殺掉!

他用盡心思討好經常來拜訪育幼院的大老闆東方碩,好不容易被領養,脫離了育幼院,人生剛剛起步,怎能被殺掉?

「啊!」

東方無幸被逼到斷崖旁,向下看去是沒有盡頭的湍流,掉下去必死無疑!

青年步步逼近,手中變出一把尖刀,不懷好意地笑著。

「嘻嘻嘻,跑啊?你再跑啊?真不好意思,跑了也是白跑,你今天得死在這裡了。」

「……你是誰派來殺我的?就算我死,父親也不會把財產留給你們。」

東方無幸很清楚養父東方碩的性格,如果他認為繼承人全是飯桶,肯定會在死前把所有財產捐出去,不留一毛給等著他死後分財產的廢物們。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切!只是個小鬼嘛,東方彌居然大費周章花錢請人來殺,浪費時間……」青年的自言自語一字不漏地被東方無幸聽進耳裡。

真的是她!難怪要強行沒收他身上的通訊工具。

這下子可沒有任何退路了。

「小鬼,你死後別來找我啊,要怪就怪你身為東方家的人。那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專吸人血的勢利眼,殺個小孩而已,也捨得花大錢僱用我……」

錢?

東方無幸腦筋轉得極快,早熟的他,小小年紀說話就像大人了。

「叔叔,東方彌花了多少錢僱你?我是父親積極培育的接班人,我能用三倍的錢僱用你,放我一條生路吧!」

青年一頓,似是認真思考,隨即露出玩味的笑,「哈哈哈,接班人?得了吧,想騙誰啊?東方彌開出的價碼可不是你這小鬼能想像的。好了好了,有什麼遺言就快點說,叔叔心情好,搞不好會替你完成。」

「以東方彌的財力,頂多出到一百萬。我可以付你三百……不,五百萬!只要你放了我,我立刻讓人開支票,而且保證不洩漏今天的事。」

青年完全不相信八九歲的小鬼拿得出五百萬元,隨意地拋擲幾下手中的刀,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十步。

「叔叔,這不是玩笑,我是東方無幸啊,東方碩唯一的接班人!你想,為什麼東方彌和其他人都想殺我?因為只有我有能力動用父親的財產。如果你肯幫助我,我不但能保你全身而退,還會付你五──」

「閉嘴!老子已經聽膩了,現在就送你上路!」

青年大步衝過來,雙手高舉利刃,那副為了金錢徹底失去理智的兇殘嘴臉,東方無幸永遠也忘不了。

死定了!沒人能救他了……

正感到絕望,邊上突然出現一隻手,輕鬆擋下青年的刀。東方無幸驚訝地看向手的主人,那是一位年約六十歲的老人,擋住了刀,又一握拳,往青年臉上揍去。

「呃哇!」

青年的鼻子冒出血,痛得哇哇大叫。

「可惡啊!」

青年揮刀攻擊老人,後者不慌不忙地旋身一閃,抬腿往他的腹部踢。強勁有力的一腳正中胃部,青年馬上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嘿嘿,想跟我打?下輩子吧!」

短短不到五秒,沒有任何武器的老人家,單靠手腳功夫就將身體健壯且拿著刀的凶狠青年打趴在地。

「老爺爺……」

老人回頭打量明明在發抖卻僵直死撐的小孩,露出難得的慈祥笑容,伸手過去摸了摸他的臉。

這似乎是東方無幸頭一次如此鮮明地感受人體的溫度,畢竟東方碩鮮少碰觸他。老爺爺的溫暖手心讓繃緊的肌肉鬆弛下來,碰一聲跪坐在滿是砂礫和小石子的地面,從鬼門關前走一遭,這時才開始渾身發抖。

「小鬼,很行嘛,撐這麼久真不容易。」老人家溫和地替他擦去血跡。

東方無幸很想哭,可還是死撐著不願低頭,咬牙盯著老人的一舉一動,害怕極了。

「那小夥子運氣真背,要殺人哪裡不選,偏偏選在我每日晨練的地方。這可是我的管轄範圍耶,呿!」

「老、老爺爺!」東方無幸顫抖地抓住他的手臂,苦苦哀求,「無、無論多少錢我都會出,請別把今天的事說出去,要是被我父親知道……」

「哈哈哈!錢?老子最不缺的就是錢。」老人用力彈了一下小鬼的額頭,「我看你小子你有成大器的命格哪!這樣吧,錢我不要,以後你飛黃騰達了,記得還我一個人情就行,我答應你不把事情說出去,如何?」

「一個人情?」

老人揉亂東方無幸的黑髮,一如剛才觸摸他的臉頰,掌心比炙熱的烈陽更能暖和他的心。

「小子啊,好好記住,以後只要是我程黃爺提出的要求,你就得替我做到。放心,俺不會要你的錢或人生,那太無良了,只是最近快抱孫子了,希望你將來多多提拔他啊!」

東方無幸似懂非懂,點頭應允。

「呵呵,真乖,俺沒救錯人。」

老人說罷,轉身朝樹林大喝一聲,幾名凶神惡煞的黑衣人從草堆裡走出來,看都不看口吐白沫的青年,圍到他們身旁。

「我這就讓弟兄們送你下山,這時間早該去上學了吧?呵呵,你得好好想個藉口混過去才行。」

「老爺爺放心,老師都很笨,隨便唬弄就過去了。」

「哈哈,好個機靈的孩子,我們程黃府的未來就靠你了。」

就靠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