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14250_783555548381177_936202807807541115_o    

我也好想趕快拿到啊~~~QAQ 大家到手了嗎???

 

-------------------------------------------------------------------------------

 

東方無幸驚醒的時間,正巧又是半夜四點。

不同的是,這次夢到的不再是東方彌、東方無常或東方貴那三個混帳,竟夢到八歲那年差點被人綁架並殺掉的往事。

多年以來,那件事情只有他和那位姓程黃的老爺爺知道,頂多再加一個他唯一信任的秦管家。

「這時候來討人情……那小鬼真是程黃爺的孫子?」

不會是龍野秀一的陰謀吧?

現在的東方無幸,真可說是草木皆兵。他當然記得程黃爺救過他一命,也願意好好地報答,無奈眼下「天凰」的重要生意一個個被龍野用下三濫的手段搶走,大股東們吵著要撤資收手,若不好好處理,會出大事的。

焦頭爛額之際,偏偏出現一個名叫「程黃妙」的少年,手裡那封信鉅細靡遺地寫著當年救他一事的點點滴滴。信中所述,除了程黃爺,不可能還有別人知道。

「應該不會有錯,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若那程黃妙是龍野秀一派來的間諜,我不就中計了?不行,還是得想個辦法防著他才好……秦管家!」

「是的,少爺有何吩咐?」

秦管家用Hello Kitty的粉紅夾子夾住花白的瀏海,穿著那件出場率不高的粉桃色圍裙,手裡端著一只畫著Kitty 圖案的碗,打開房門。

「少爺,我們邊喝湯邊說吧!早算準了您會在半夜四點清醒,已經為您準備好提神的──」

「把那碗黑漆漆的鬼東西扔出去。」

「嗚……」

秦管家默默地放下湯碗,拆下髮夾、脫去圍裙,恢復嚴肅正經的模樣,「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今天我僱用了一個清潔工,叫做程黃妙。」

「程黃妙?」秦管家瞇起雙眼,沉思著,「這姓氏很特別,好像是……」

「沒錯,和多年前救我一命的老人家同姓氏。程黃妙還拿了一封程黃爺親手寫的信給我,要我好好照顧他的乖孫。」東方無幸冷哼出聲,「秦管家,你不覺這事有些蹊蹺嗎?若龍野秀一透過某種管道得知我小時候差點被綁架,刻意派間諜取得我的信任……」

「這不可能啊!那件事除了你知我知,也只有程黃爺知了。我覺得您想太多了。」

「防人之心不可無,『天凰』正面臨四面楚歌的難關,對於每一個人,都有合理懷疑的必要。」東方無幸做好決定,隨即命令道:「叫老汪把車子開來,我要提前進公司處理一些事,好好調教調教那位新進員工。」

秦管家看看時鐘,有些擔心自家少爺的身體,「少爺,現在才四點,您又要出門了?」

「哈哈哈!沒關係的,我突然覺得全身充滿了活力!快去吧,順便把早餐準備好,我要吃豐富的西式早點來補足這段時間缺失的營養……嗯,今天穿什麼好呢?」

「是的,少爺。」

秦管家低下頭,默默退出的同時,不捨地多看了少爺幾眼。

啊,少爺已經長這麼大啦!

裸睡的習慣從小到大都沒變,每次都在半夜晃著那誘人的曲線……儘管他是個老人家了,說真的,還是挺讓人害羞的……嗚!

 

 


08

 

初來乍到,新人上工,即便是生性樂觀的程黃妙也感到大事不妙,不懂自己究竟哪裡做錯了?

他是十二生肖中的「鼠」耶!拜託,老鼠怎麼可能愛乾淨?一定是骯髒無比的嘛!

程黃妙總把自己不愛乾淨、不喜打掃、到哪都能隨波逐流的性格,全推給自己代表的生肖。以前的房間都靠弟兄們幫忙整理,現在卻要他進「天凰」當個地位卑微但工作繁重的小小清潔工!開什麼玩笑?他甚至連自己衣服上的灰塵都懶得拍掉。

「程黃妙,你到底會不會掃地?這麼多灰塵積在這裡,你的眼睛瞎了嗎?」

清潔工也分等級,有所謂的老鳥和菜鳥。他這個菜鳥來了三天,就被人稱「母老虎」的王姐罵了三天。

「王姐,我已經打掃三遍了,連地板都是一塊磁磚一塊磁磚地仔細拖過,亮到差點閃瞎我的眼耶──哎喲!」

王姐一記手刀敲上程黃妙的腦袋,雙手叉腰,像個母夜叉似的大喝,「叫你重掃就重掃,廢話那麼多!還想不想幹啊?」

「想想想,我馬上重新掃……」

這個王姐是不是有斷掌?手勁跟自家爺爺有得比!

程黃妙駝著背離去,弱不經風的背影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唉,好累喔!每天從早上七點工作到晚上九點,中間兩次放飯都只有短短的半小時,而食堂每到吃飯時間就大排長龍,人多到滿出來,連排隊的機會都不給他。

雖然勞保健保還有一堆該保不該保的都幫他保得好好了,但這間公司依然非常不人性化啊!他快被榨乾了……

 

午飯沒吃幾口,程黃妙又被叫過來掃地拖地,擦這個擦那個,忙得像團團轉的陀螺。

那副模樣讓王姐有幾分不忍,悄悄退到角落處,畢恭畢敬地站在一名等候許久的男人面前,嘆息著問道:「這樣真的好嗎?阿妙畢竟才來三天。而且說實話,他挺勤快的,雖說不擅長打掃,還是把每個角落都擦得仔仔細細……」

男人發出嗤之以鼻的低笑,不屑地道:「這點程度怎麼會夠?若他真是龍野秀一派來的間諜,怎麼折磨他都不為過。依我看,用不了幾天,他就該打道回府了。」

看著一臉陰沉的東方無幸,王姐有些猶豫。畢竟是拿人家薪水的,即使她和老總裁東方碩有些交情,也不想招惹東方無幸。這孩子一旦狠下心,絕對是六親不認。

「無幸少爺,你聽王姐一聲勸,阿妙那孩子實在不像個有心機的人,萬一我們錯怪他──」

「錯怪?」東方無幸斜睨她一眼,嗤笑道:「那就送他回老家吧!妳以為『天凰』的清潔工這麼好當?」

他抬手推開王姐,但考慮到她年紀一大把,又是養父的舊識,沒有太過無禮。

「妳若不願忍心執行,就由我來!從今天開始的七日內,我會暫時接管清潔組,負責所有工作的安排。在我的嚴密監視下,看他露不露出那條狐狸尾巴來!哼!」

「無幸少爺,唉……」

目送東方無幸高大的背影隨著程黃妙的腳步離去,王姐嘆了口氣。

堂堂總裁也是可憐人,才二十多歲就得吃下比一般人多了許多倍的苦頭,一肩挑起「天凰企業」這重擔,可以想見壓力有多大。更別說還得天天冒著被人出賣甚至暗殺的風險,也怪不得會草木皆兵了。

「只是啊,苦了阿妙那倒楣孩子哪!」王姐搖搖頭,拿起濕濡的抹布和水桶,往樓梯方向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