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絕對不會承認昨天忘了放試閱的!!!!!

10675531_771630392871982_3971995072716111823_n   

09

 

背後總有一道可怕的視線死死地盯著他,他走到哪裡,灼熱的目光就跟隨到哪裡,比監視器還刺激。

程黃妙拿著乾淨的抹布跪在走廊邊擦地板,而男人悠哉地坐在附近的咖啡廳內,悠閒地啜飲黑咖啡,配上一份英文早報。只是那報紙被挖了兩個小洞,犀利的雙瞳依舊盯著程黃妙不放,害他從脊椎升起涼意,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接著,程黃妙帶上拖把和各式清潔用具,依序清理起每一個樓層的辦公室。男人起身跟了上去。他往二樓去,男人就下令二樓清空,把所有人趕跑,自己找個地方坐下來,翹著二郎腿,端著羅秘書送上的香茶,繼續監視他的一舉一動,看得他走路不自覺地變成了同手同腳。

……這位先生你有事嗎?花大把時間在他身上,有必要嗎?

除了清掃,清潔工程黃妙還得負責澆花種樹。

「天凰企業」就像一間超大型的學校,花園後院噴水池什麼的應有盡有,花花草草的品種多到數不完。

無論程黃妙拖著水管和鏟子走到多遠的地方翻土、澆水、播種,男人總會坐在不遠處的小涼亭裡看著他,一點也不嫌煩。

羅秘書不間斷地奉上熱茶或咖啡,還搭配各式小點心,就怕上司走太多路肚子會餓,真是太貼心了!

今日因為人手不足,結束了花園的工作,程黃妙又被安排打掃女廁。他戴上防塵口罩,拿好清洗工具,準備立個標示牌在門口,提醒「此廁所清掃中」。沒想到剛轉過身,男人竟然又出現了,還因為附近沒有能安穩坐著的地方,跟著他一起踏入了女廁所。

「咳,那個,東方先生……」

「嗯?」

慵懶低沉的嗓音從女廁洗手台旁的化妝鏡前響起,夾雜著這裡空氣真糟、味道很不妙、化妝椅Size太小、他這樣身材的男人根本坐不下的種種抱怨。

這裡是女廁耶,男人進來坐著幹嘛?是不是還要奉茶給您?

「請問您為何一直跟著我?」

程黃妙的清潔工作做了多久,東方無幸就跟了他多久。有錢人一秒上下不都是幾千萬幾億起跳的嗎?怎麼有空親自跟蹤──唔,應該說「監視」一個小小的清潔工呢?

「我做了什麼必須讓東方先生密集監視的事嗎?」

東方無幸以鼻孔哼出氣,趾高氣昂地道:「自然是有,否則我怎可能浪費時間陪你在女廁聊天?」

「可以的話,我希望東方先生回自己的辦公室去。」

「什麼?」東方無幸眼一瞇,不滿地問:「你是在趕我走?」

「沒有,只是覺得您回去賺錢會比監視我這無能小廢柴來得有意義多了。」

程黃妙推了推因汗水滑落的眼鏡,雖然累了一天,仍努力堆出笑臉,「東方先生,監視我一整天,您實在辛苦了。羅秘書,請快點送總裁回──唔!」

東方無幸一把將程黃妙拉入角落,用高大的身軀阻擋少年的所有去路,把他圈在雙臂中,彷彿落入籠中的小鳥,不許他做任何掙扎。

「這間公司是我的,我愛去哪就去哪、愛跟誰就跟誰,你管得著?」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程黃妙嚥下一口唾沫,普通人在這種時候早就乖乖閉嘴了,他這不怕死的鄉巴佬偏偏說個不停,「可是監視清潔工真的很浪費時間啊!聽說『天凰企業』和『龍野集團』鬥得很厲害,東方先生您有必要──」

「這話你聽誰說的?」

好啊!果然抓到了!

怒火攻心的東方無幸將臉湊近他,眼底的憤怒一覽無遺。

程黃妙很想回嘴順便跑開,無奈男人抓得太用力了。偷偷瞥了眼自己的手指尖,又是淡淡的綠色。

身體已經是第二次出現奇怪反應。

碰到東方無幸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手指還會變色,按照爺爺的說法,難道對方正是擁有「十二生肖之力」的人之一?

「哼,你果真是龍野秀一派來的間諜,不是程黃老爺的孫子。」

「等等!我真是程黃爺的孫子啊,您先放開我!」

「不可能!」

東方無幸把程黃妙的手抓得更緊,不讓他逃開,眼中燃著一串憤怒的火苗。與「龍野秀一」四字沾到邊的傢伙,統統都要趕盡殺絕!

「說!他要你來刺探什麼情報?」

「我不知道……嗚,好痛……」

東方無幸沒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掐上了程黃妙的頸子,他從不曾像現在這樣失控。不曉得為什麼,只是察覺程黃妙有背叛自己的嫌疑,內心就憤怒得不得了,根本無法控制情緒。

「不說是嗎?那我就殺了你!」

「不……住手……」

要命!這裡可是很偏僻的女廁啊,即使大聲呼喊也沒人聽得到!

東方無幸似乎變了一個人,全身上下再也感覺不到生人的氣息,一股強大且黑暗的負面力量開始發酵。同時,程黃妙手上的綠色從指尖延伸至掌心,不斷發熱。

大聲呼救顯然沒效,難道真要使出最後絕招?

「放開那男孩!」

危急關頭,伴隨著響亮的喝聲,一名男子突然出現,輕輕鬆鬆就拉開東方無幸的手,一個反掌扣住他,隨即使出一記漂亮流暢的過肩摔,將他壓倒在地,動彈不得。

「嗚……可惡!你是誰?」

見東方無幸還想掙扎,男子又反折他的雙手。

這男人的身手十分矯健,東方無幸狠狠地瞪著他,掙扎起不了半點作用,只是讓自己更痛。

「你這眼神──呃!」男子稍一分心,不慎被東方無幸偷襲腹部,身子一歪,撞翻了一旁水桶,兩人重重摔倒在濕淋淋的地板上,模樣狼狽淒慘。

「發生什麼事了?啊,總裁!」

隨後趕到的羅秘書和隨扈們衝入女廁,七手八腳地把總裁攙扶起來。

東方無幸盯著突襲他的男子看了好幾眼,又看向正以狐疑目光審視自己的程黃妙,異常的憤怒情緒消失了。

奇怪,原本只想和程黃妙說幾句話,沒有那麼生氣,可一碰到這小子,瞬間就有一種相當憤怒不爽的感覺,巴不得立刻掐死他……這是怎麼搞的?

即便懷疑程黃妙是龍野派來的奸細,也不該像剛剛那樣失控,更何況還沒有得到具體證據呢。這男孩身上究竟有何奇妙之處?

羅秘書與身旁眾隨扈對視一眼,上前去抓攻擊總裁的男子。男子反應飛快,先一記手刀砍向迎面撲來的隨扈的頸子,再用左腿掃倒試圖從側面攻擊他的男人。身形蹲低,眼觀四方,正準備與第三名攻擊者對戰,程黃妙卻從後頭衝出來。

「等一下!」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