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02.

 

真是糗死了!

被救命恩人發現自己染紅一件白褲子就算了,對一個才說過幾句話的男人怦然心動也算了,最後竟然還不小心跌到床下,摔個四腳朝天?

天啊!夏文蘿,妳以後還要不要做人?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啦!

儘管如此,夏文蘿還是對讓她心動的陌生男人有些好奇,總覺得不是第一次與他見面。雖然這種勾搭人的說法過於老套,但她隱隱感覺,男人對她的一切都瞭若指掌。是她的錯覺嗎?

男人說要去買東西喝,卻沒有回來,她提心吊膽地等了老半天,只等到笑吟吟的謝老師,說什麼她的男朋友人好又帥,瞧他十分緊張地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她送到保健室來,連衛生棉也是他親自去買的,真是個懂得疼惜女友的好男人!

聽完,夏文蘿是喜憂參半、悲喜交加。

喜的是,她居然被公主抱了,對方是個讓她怦然心動的完美男人!憂的是,到了最後,她仍然不曉得他的名字跟來歷。來不及問他為何知道她的名字與就讀的學校,而且甘願替她買私密的女性用品,男人就從她的生命中消失了。

唉,肚子真不舒服,煩惱又一大堆。

 

見夏文蘿死瞪著桌上的飲料,手中的吸管把幾顆在奶茶裡載浮載沉的珍珠戳出了幾個洞,坐在她對面的女孩擔心地問:「文蘿,妳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的,還在煩惱早上蹺掉巫婆的課的事嗎?」

學校餐廳一角,夏文蘿與一名笑容開朗的女孩相對而坐。那女孩很瘦卻很有料,身材足以讓所有女孩子欣羨,偏偏是個貨真價實的大胃女王。

瞧瞧這桌都擺了些什麼?整整三份套餐!她卻吃得臉不紅、氣不喘,也不曉得吞下肚的熱量都到哪裡去了。

「我才不擔心那個,巫婆早就看我不順眼,就算我報告做得再好、考試的成績再高,她還是會照樣給我五十九分。我根本就成了她的復仇對象嘛!可惡!」

所謂的「巫婆」,其實是她們系上的「英國文學」老師,她就看夏文蘿不順眼,每次小考都給她低於標準的分數。偏偏一年級就只有巫婆教這堂課,英國文學還是必修,這樣下去還得了?穩畢不了業的。

「文蘿,妳要不要去討好巫婆一下?她那裡很缺助手,妳反應快、辦事效率又高,說不準真能討她歡心。」說完,女孩也嗑完了第二份套餐,笑瞇瞇地拿起第三盤咖哩飯。

夏文蘿翻著白眼吐嘈道:「胡鈴鈴,妳得了吧!她那助手寶座向來只有身體構造是男性的物種才有資格勝任,我算哪根蔥?」

吸了一口珍珠奶茶,她繼續說:「妳又不是不知道巫婆討厭我的原因,難道我要出賣親哥哥的青春肉體,換取一張低空飛過的成績單?被我哥知道,他會殺掉我的!」

胡鈴鈴笑嘻嘻地說:「他那麼疼妳,哪捨得啊?」

全世界戀妹情節最嚴重的,大概就屬夏文蘿他哥了吧?

「我卻因為他而畢不了業……唉,好煩喔!」

負責教授「英國文學」的巫婆──秦月英,其實年紀輕輕,不到三十歲,長得不差,身材也很好。就是平時老愛用高八度的聲線說話,又喜歡找可愛帥氣且年輕有為的男學生聊天,時不時還會整個人貼過去,以四季都感到胸悶為藉口大露事業線,於是得到「露奶巫婆」的封號。

自從發現學生夏文蘿的哥哥夏文嵐,正是她最喜歡的平面模特兒,秦月英就徹底發揮了死纏爛打的功力,查到夏文蘿的地址,天天堵在夏家門口,就為了見夏文嵐一面。行徑之瘋狂,那段時間不管夏文嵐去哪裡,都能見到她的影子。不單是家門口,包括工作場合,或者和朋友逛街、看電影、吃飯,秦月英總是緊跟在屁股後頭,讓他十分厭煩。

直到某天深夜,夏文嵐起床去喝水,竟透過窗戶看見穿著紅色洋裝的秦月英陰魂不散的鬼影,嚇得他立即打電話報警,請警察把這個跟蹤狂帶走。這事搞得人盡皆知,事後秦月英被系主任訓斥一頓,飯碗差點不保,這起眾人茶餘飯後的八卦事件才算稍稍消停。

那之後,秦月英把所有矛頭都指向夏文蘿,把得不到夏文嵐的怨恨發洩在他無辜的妹妹身上。她實在很倒楣啊……

「我看巫婆嘴巴上說恨,還不是天天對著夏文嵐的新照發花痴,收藏品多到可以堆起好幾棟大樓!妳知道嗎?她的辦公桌上還擺了奇怪的陣法,好像在下咒一樣。文蘿,叫妳哥小心點,免得哪天被灌符水都不知道。」

「放心,算命師說我哥天生八字重,無論怎樣兇猛的符咒,對他都起不了作用的。」

夏文蘿把臉貼到桌上,實在沒心情管那位萬人迷哥哥的事,滿腦子依舊是早上突然失蹤的男人。

胡鈴鈴拿起紙巾擦了擦嘴,拍拍她壓根不見凸起的肚皮,抓起包包,拉著夏文蘿的手臂往外走。

「依我看,巫婆的飯碗可能真的不保了。學校早就對她很不滿了,聽說下午會來一位新老師,正是負責教授英國文學的。要是那老師通過系主任的考核,沒準會成為我們的班導師耶!以後就不用怕巫婆天天對妳擺臉色啦!」

「真有這麼好就好了……」

 

夏文蘿跟著胡鈴鈴離開學校餐廳,這裡的餐點很不對她的胃口,一進門就覺得空氣中飄浮著油膩的味道。但學生餐廳不就是這樣?羊毛出在羊身上,便宜的東西,哪可能兼顧得了營養美味與健康?對學生來說,花點小錢能夠填飽肚子,已經很划算啦!

匆匆穿越校園一隅,怡人的午後讓吃飽的學生們昏昏欲睡,胡鈴鈴的說話聲卻打跑了夏文蘿腦內的周公。她口沫橫飛地說著今早巫婆鬧出的笑話,好像是看中了一名旁聽的宗教系男生。那傢伙長得白白嫩嫩,眼睛大得跟小鹿斑比有得比,巫婆於是時不時地在他旁邊走來走去,甚至拉低領口打算色誘人家。

結果,小鹿斑比非但不領情,還用低沉的嗓音,很煞風景地說了句:「老師,可以請妳挪開胸部嗎?這樣我看不見黑板。」

就因為這句話,可憐的宗教系斑比被巫婆當場轟了出去,從此不准再上她的課。

夏文蘿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正嫌無聊,忽然瞥見一道熟悉的背影,心跳猛地加速。直覺告訴她,那就是她想找的人!

「對了,妳今天早上去保健室,身體有沒有──」

「抱歉,鈴鈴,可以請妳先去教室替我佔位置嗎?這個,還有這個,都麻煩妳拿去,我晚點過去喔,拜拜!」

將飲料以及還沒動過的午餐全塞進胡鈴鈴手中,夏文蘿以最快的速度狂奔而去。

「喂!夏文蘿,妳要去哪裡?要上課了耶!這一堂也是英國文學啊!糟糕,打鐘了,真是的……妳快點回來啊,萬一新老師考核沒過關,巫婆上課見不到妳,又要記妳一筆啦!」

胡鈴鈴朝逐漸遠去的背影高喊,心中奇怪,以往從沒見過一向冷靜自恃的文蘿這樣衝動,是看見了熟識的人嗎?

算了,晚點再拷問她。胡鈴鈴自己的英國文學成績也頗危險,不能再遲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