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04.

 

夏文蘿站在一間奢華的大浴室裡,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半小時前,她不慎掉入學校的池子,小時候的恐怖夢魘再次襲來,更糟的是等了許久也不見池子旁的男人相救。她以為自己死定了,人生才走過短短十九個年頭,竟要溺死在學校的冷清水池裡,當一個溺死鬼。

她不怨也怨,不怨的是,她不甘心還處在青春年華的自己從此一命嗚呼;怨的是,明明只要伸手就能拉她一把,池邊的男人卻死活不肯幫忙,還露出鄙夷的笑,以為不會游泳的她能神通廣大到將池子裡的水喝光。

掙扎到幾乎放棄的那一刻,他終於出手了。迷迷糊糊中,夏文蘿見他異常緊張的模樣,稍稍覺得撫慰。

還好,他還是緊張她的,也不算白白掉了下去……

為了換掉兩人身上濕透的衣裳,那男人──好像叫閻紫九吧?隨後帶她上了停在校門口的車。

以前看過不少高級黑頭轎車,卻從未有親自體驗的機會,原先掙扎著自己全身溼透,把別人車裡的椅墊弄髒不太妥當,但閻紫九很堅持,彷彿她不進去就永遠不讓她離開似的不為所動。他身材高大,自己相比之下弱得跟雛鳥沒兩樣,只好勉強妥協。

他的車有股淡淡的玫瑰花香,是她喜歡的味道,但男人車內怎會有花香?是司機的個人偏好?還是他的親密愛侶喜歡的味道?

這麼完美的男人不可能還孤家寡人,夏文蘿不知怎的有些失落。

路上聽他嘮叨著車內擺設全是些無用的人間之物,他從沒放進眼裡之類的話。夏文蘿聽不明白也不打算提問,因為比這輛豪華轎車更大的衝擊即將來臨──她,居然毫無防備地進入了閻紫九的家,他的領地!

若她沒眼拙認錯,這可是市區高級地段裡一等一的大豪宅啊!

屋內任何一件擺設那幾十萬、幾百萬起跳的價碼就夠讓她頭疼了,這也是為何,現在她會站在一間大得誇張而且連水龍頭和按摩浴缸要怎麼使用都不清楚的高級浴室裡發呆。

叩叩!

「唔!」

背後傳來的敲門聲讓她心驚了一下,抱在手中的乾淨衣物掉了下去。

「什、什麼事?」

「文蘿,我沒聽見水聲,妳知道水龍頭在哪嗎?」

閻紫九性感中帶著幾分沙啞的嗓音彷彿穿透了身後的門,夏文蘿趕忙以腳尖勾起衣服。

雖納悶著閻紫九的豪華住宅居然有女性衣物,尺寸還與她差不多,滿腹疑惑的她仍力保鎮定,「知、知道!我馬上就去洗──哈、哈、哈啾!」

打了個超大噴嚏,門外竟傳來低笑,讓她臉上一片羞紅,羞愧到超想死的紅。

「好了,快去洗吧,別感冒了……記得別泡澡,妳那個──」

「我知道,你別說了啦!」女人一個月一次的好朋友,有時真出現得不是時候。

夏文蘿心中忽然泛起一絲溫暖,明知閻紫九看不見她的表情,卻覺得他應該知道她的心情。

真奇怪,明明僅有幾面之緣,偏偏有種熟悉感。閻紫九對她的事也相當熱衷。不過,如果他真是個好人,照理不該看她吞了那麼多冷水,才願意跳下池塘拉她一把,做口對口人工呼吸……

等等!口、對、口、人、工、呼、吸?

用力摀住自己的唇,夏文蘿感覺它微微發燙,好像閻紫九的氣息還在周遭圍繞,那有些粗魯但懂得疼惜的唇,霸道又溫柔,讓她無法自拔。她似乎挺喜歡被他碰觸,老天!她得了性飢渴嗎?

夏文蘿啊,妳怎麼反應那麼遲鈍?居然才想起來閻紫九是「怎麼」把妳救醒的。對一個猛喝了好幾口冷水差點溺斃的人,當然得進行人工呼吸啊!

怎麼辦?等等要怎麼面對他啊?超糗的!

夏文蘿甩甩頭,決定用最快速度沖沖澡就出去,至少溫暖一下這副快凍僵的身體。就算這間浴室比她的房間還大,說到底也就是個浴室,沒道理有她不會操作的東西。

思及此,夏文蘿三步併作兩步地往蓮蓬頭衝去,打算暫時將門外那尊性感大神拋諸腦後。

 

浴室門外,坐在虎皮沙發上沉思的男人,其實不像表面上看來的鎮定。

把夏文蘿送進浴室,閻紫九火速進入臥房隨意沖洗並換了件乾淨衣裳,把所有在他屋子內外守著的小妖全都打發,僅留牛頭與馬面在門口站崗,以防宋玉那傢伙跑來鬧事。

閻王出現在人間一事,可不能讓其他界的龍頭知道,尤其是他的敵人──玉皇大帝。若被那傢伙知曉,肯定會趁機將閻府鬧得天翻地覆。

他那影子替身過不了多久便會被機伶到快成精的宋玉識破,接著會以勢如破竹的氣勢找到他,興師問罪一番。

宋玉雖是他的小使,嘮叨犀利的嘴可不輸任何一名老媽子。

那傢伙外表溫文儒雅、風度翩翩,實際上行事衝動,且事事都愛擔心。可這些都好解決,宋玉畢竟是他的人,還是個「下人」,怎樣都唬弄得過去。但若被天庭發現坐鎮閻府的只是替身,這可不得了。

自打閻紫九上任,究竟有多少人想殺他,那名單可是長到一天一夜也唸不完。身處打打殺殺的圈子久了,被明殺暗刺已是習以為常,刀光劍影下也難免會流點血、受點傷。不過這沒什麼大不了,隨著他的能力越來越強大,已鮮少敗北的經驗,世間幾乎再沒他掌控不了的事,

可以說,從以前到現在,最讓他困擾的,仍是夏文蘿這個女人。

「文蘿昏迷前明明還記得我的事,怎麼一睜眼又忘得一乾二淨?但那雙眼清澈得很,不像是騙人……」

難不成她真喝了那碗孟婆湯?

不可能,她轉世後,他還特地跑去孟婆那詢問狀況。這任孟婆與他並無私交,卻也不敢忤逆閻王大人,回說夏文蘿和前幾世一樣,連碰都沒碰那碗黑漆漆的湯藥,就往人間道投胎去了,照理說不會忘了他的事啊……

難道又被騙了?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