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550322638138750  

02

 

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

不久前才放了狠話,但車皓天的家,其實就是那間實驗室。

回顧無人關心的小學生涯,他總是獨自窩在學校的倉庫裡,不厭其煩地做著無人知曉的各種實驗。要是不小心被老師或糾察隊發現就糟了!他可不想驚動成天都在酗酒的暴力父親,大老遠地跑到學校來教訓兒子,讓身上多出更多傷痕。

他小心翼翼地做著各種研究,直到發明出一個年僅十歲的孩子不可能做出來的東西,不,是連名聲顯赫的發明家們都為之震撼的──「輕便刷洗機」。車皓天這個名字,從此和「天才」兩字緊緊相連。

以為自己會一帆風順地享受著莫大榮耀,十年過去了,如今的他卻是如此卑微。沒人記得他曾有的輝煌,新聞雜誌偏愛的是蔣志威那張虛偽的笑容。放棄了一切,離開了實驗室,能待的地方,只剩下好幾年沒踏入過的冷清小公寓了。

經年累月對他家暴的父親死了,母親也因父親的關係上了天堂,留下這個孤單的兒子。而他原本就什麼也不會,如今連發明一個簡單小玩意也搞不定,十足的廢人了。

萬念俱灰的車皓天淋著雨回家,連開燈都懶,打開電視,空洞的眼看著頒獎典禮的實況轉播。

台上笑容可掬、帶點靦腆的蔣志威讓他厭煩。不想再聽那傢伙虛偽的感言,回頭轉開滿是灰塵的收音機,近年十分流行的垃圾音樂流洩而出,耳裡卻全是蔣志威不久前譏諷他的話。

哼,當那種人的助手?他寧可去死!

這些年從沒錯過任何一次有關發明的頒獎典禮轉播,這次也不例外。車皓天默默地看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心中淌著毫無溫度的鮮血。

蔣志威手中的獎盃應該是他的,那是他嘔心瀝血的傑作,是他的發明,被偷走的研究成果……

他可以不要過去那十年的所有榮耀,唯獨這個不能不要。小時生活在父親的家暴陰影中的他,唯一擁有的救贖是母親,但母親最終也被父親所害,酒精中毒而死。當時他就立誓要發明出讓愛喝酒的人不再依賴酒精的產物,經過多年的努力,只差一步就要成功了,萬萬沒想到會被陰險的蔣志威偷去。

「母親、老師,對不起,我再也發明不出任何東西了,我其實是個不成材的廢人……」

走投無路的車皓天既沒有朋友,也沒有積蓄。他一向不喜歡穿得做作去接受記者們的訪問,只懂得埋頭發明,不在意自己能賺進多少錢。如今再也看不見未來的路,他的前途全讓蔣志威奪走了。

離開前把話說得那麼滿,到頭來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裡。

號稱超過兩百的智商簡直是最大的笑話!還有誰記得他車皓天?沒有,沒人會記得他,或許只剩下他媽的蔣志威一個!

拿出買好的繩子,套到屋樑上,絕望的車皓天無法繼續苟活。學弟虛偽的榮耀,更突顯了他此刻的無地自容。

曾經的當紅炸子雞被人踹到一旁,連當初親手拉拔他的老師都棄他而去。沒有了心靈上的支柱,這顆腦袋再發明不出什麼玩意了。

沒用的人不配活在這世上……希望下輩子能活得順遂些……

車皓天茫然地踏上鐵椅,眼神空洞,將繩圈套上纖細的頸子。同時,電視螢幕中的蔣志威似乎說到激動處,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演技真好啊!

如果有一天他再偷不到什麼東西,會不會也走上這樣的絕路?

「再見了,這冷漠的世界。」

踢開鐵椅的瞬間,車皓天心底想的全是蔣志威那張令人作噁的臉。那麼愛偷的人,沒有了這個學長,想來還能找到新的目標,厚著臉皮繼續奪取別人的技術,得到更多不該屬於他的榮耀。

閉上眼,聽著雨聲淅哩嘩啦,就這麼安靜死去也不錯。

他是沒用的人,失去天賦的能力,再也貢獻不出任何東西,真的不配活在世上了……

 

每個人都有他存在的理由,即使是身無分文的你也一定擁有。

我存在的理由,是尋找遺失的自己。

光是活著就是一件累人的事,

但在受盡折磨、欺侮與苦難的當下,

只有努力活著,才能看見未來和希望!

 

「嗚……唔唔……哇啊!」

老舊的收音機傳出男人模糊的歌聲,滄桑嘶啞的歌喉猶如一場及時雨,忽然打動了車皓天的心。用力掙扎幾下,品質不佳的繩子霍然斷裂,讓他重重地摔落在地。

「好痛!咳……咳咳!什麼爛品質啊?這繩子!」

脖子上的勒痕令他不斷猛咳,咳嗽聲伴隨著滄桑富磁性的歌聲傳入耳中,車皓天有了回到現實的感覺。

一臉冷汗,溫熱的手顫抖地撫著脖子,剛剛他做了什麼?居然想要自殺?為了蔣志威那混蛋?

歌曲已近尾聲,車皓天關掉轉到哪裡都看得見蔣志威的電視,盯著老舊的收音機,生命出現了一絲曙光……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