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8285_791977584170596_4910439575345434305_n  

【天晴】拿到衛亞的十二生肖物語3了,屁屁好萌(重點誤啦)
請大家務必要把「2/15號(日)下午」留給我們m(_ _)m

(轉自天晴的FB) 小便條紙好可愛~翹屁股的猴子啊啊啊!

2/15有什麼活動呢?衛亞、天晴當然有大活動啦,請務必繼續追蹤:DDD

 

04

 

「牛脾氣樂團」說紅不紅,說不紅,卻有一票忠實粉絲每晚等著他們開唱。遊走各大夜店,極為搶手。

團員一共四人,最受矚目的自然是主唱──公尚宥,二十歲,綽號「宥子」,有著與時下流行歌手不一樣的滄桑嗓音。出場時總是化著煙燻妝,打扮十分搶眼有個性。又因個人喜好,全身滿滿掛著紅辣椒裝飾,搭配那雙頗具侵略性的眼眸,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騷包的穿著、帥氣五官和不多說一句話的冷淡性子,讓他擁有比其他團員多出好幾倍的粉絲。明明只有二十歲,歌聲卻充滿了滄桑感,比起怎麼聽怎麼無趣的口水歌曲,公尚宥的作品無疑能給人更深刻的印象。不僅如此,作詞作曲還全由他一手包辦,儼然是個全能藝人。兩相對照,另外幾名團員就顯得有些多餘了。

「喂!聽說『萬中選一』的老闆昨天來找宥子洽談合作的事,你知道嗎?」練習室裡,擔任貝斯手的男人邊擦樂器邊問。

「真假?『萬中選一』?超棒的耶!現在最火紅的『神奇樂團』就是他們親手打造出來的!結果如何?宥子答應了?」練習爵士鼓的年輕男孩十分興奮。

頂著一頭金髮、手臂全是刺青的男子,用十分不屑的語氣說:「呿!那傢伙可能讓我們好過嗎?他有他的『堅持』啊!曾經有大老闆要替我們出片,條件是專輯內要收錄五首符合主流市場的歌曲,結果他老兄怎回?『我玩音樂不是為了作那些浪費生命的歌』,當場把人家嗆了回去,你們說氣不氣?」這人身為電吉他手,邊說話邊嚼口香糖,顯然對公尚宥的作為不滿許久──尤其是他的「堅持」。

「那個,宥子哥是不是有他的打算啊?或許他想和其他更好的唱片公司接觸……嗚!」

「新來的,你插什麼嘴?不過是宥子臨時找來打雜的,有資格說話嗎?」

金髮男揪住發話少年的髮,握緊拳頭,作勢要揮向這傢伙的臉。沒辦法,每次看到這懦弱的小子,就會想起公尚宥那副跩得二五八萬的欠揍樣。

「阿萬,住手。」

一隻手伸過來,即時握住金髮男子的手腕,用不小的力道將他拖去一旁。

「好痛!」

「宥子哥!」

一頭銀髮的公尚宥穿著無袖背心和皮褲,釘滿鍊子的黑皮靴替他的帥氣加分不少,耳垂掛著醒目的紅色辣椒耳環。

「公尚宥……」

「阿萬,有什麼怨言直接對我講,拿什麼都不懂的青陵開刀不好吧?」

一見遠比阿萬高出一個頭的公尚宥現身,青陵立即躲向他身後,生怕老愛找麻煩的阿萬還想揍他。

「哼!怎麼,騎士大人駕到了?你找的打雜工連掃地都做不好,練習室裡到處都是灰塵和垃圾。」

「我每天都有打掃,但阿萬哥你老是亂丟煙蒂,當然……」

「靠!你現在是怪我囉?媽的!」

「哇!」

公尚宥擋下阿萬的拳,反折他的手臂。

「嗚!」

「喂,不要打了……」其餘團員趕緊上前制止。

還不到上台時間,公尚宥素著一張臉,天生的精緻五官好看得很,此時卻充滿了怒火,「青陵不是打雜的,他是有一天會站上舞台的新人。」

「哈,站上舞台?你他媽以為站上舞台有多容易?」阿萬怒吼。

「阿萬,你鬧夠了沒有?不就是在氣我拒絕『萬中選一』的事嗎?」

面對失去了向心力的團員們三番兩次的刁難,公尚宥的脾氣也上來了,語帶諷刺地說:「既然你這麼在意,我就告訴你,那家公司的老闆只想簽我一個人,我拒絕或答應都跟你無關。」

在場眾人一聽,瞬間都變了臉色。

「靠!公尚宥,你跩個屁?當初要不是我們可憐你,和你搭檔,以為會有今天的成績嗎?」氣得臉紅脖子粗的阿萬扯住他的衣領,眼底充滿憤恨。

「阿萬,別這樣。」名叫書永和小天的另兩名成員上前拉住他。

公尚宥不為所動,彷彿和阿萬爭執早是家常便飯了,輕鬆地揮開他的手,銳眼掃過對他早已不信任的團員們。

「趁這機會,我順便跟你們說清楚。阿萬、書永、小天,我們組團兩年多,其中的確有不少經紀公司和唱片公司接觸過『牛脾氣』。當初明明說好了,我有我堅持的風格,身為團長,也有資格決定簽約與否。他們提出的條件連我這關都過不了,又何必跟你們討論?」

聽眾們沉默片刻,凝重感充斥在這幾人身上。

「……問題是,宥子,你從來沒跟我們說過這些事。」書永原本持中立態度,現在也和阿萬站到了同一陣線。

「從以前我就覺得,宥子你有一天會棄我們而去,畢竟每間公司想要的都是你。哪天若出現讓你有興趣的條件,或許就直接單飛了……」小天喃喃說著。

「我不會那麼做的!我說過,要簽我,必須連你們一起簽。書永、小天,這是我們的樂團,我怎麼可能捨棄你們?」

阿萬冷笑道:「說歸說,你根本就沒考慮過同伴的心情,從不把任何事情告訴我們。對你而言,我們這些人到底算什麼?」

「阿萬,我再說一次,若不簽『牛脾氣』的所有團員,條件再優渥我也不會答應。你們難道不相信我?」

公尚宥不期待團員能看見他的付出,起碼不要質疑他的真心。「牛脾氣樂團」是他們高中時期的夢想,如今都走到這一步了,他真心希望四人加上極有潛力的新人青陵能一起出道,正式發片。

青陵目前只像打雜的,但鍵盤彈得極好,前途不可限量。

只要團員能更相信公尚宥一點,他有信心為大家爭取更好的未來。

「媽的!公尚宥,你真以為我們非得靠你才能出人頭地?我也告訴你,我們幾個早就想脫離你自立了,你的歌和你的曲,都跟『牛脾氣』完全不搭!拜託你行行好,放我們一條生路吧,老聽這些虛偽的話,真讓人頭皮發麻!」

聽阿萬說出真心話,公尚宥將視線投向低頭不語的書永和小天,「『牛脾氣』不是我們共同創立的嗎?你們想排除我?」

無人接話,公尚宥只覺眼前一片黑暗。

「牛脾氣樂團」是四人共有的夢想,幾個擁有音樂才能的人立誓要將樂團搞大,做掉那些紅得莫名其妙的樂團及歌手。誰知高中時期的約定,短短兩年就完全變了調。

公尚宥的理念與其他人格格不入,而且他的光芒太過耀眼,讓另外三人自慚形穢,逐漸萌生了另立門戶的想法。心中很清楚,只要有公尚宥在,觀眾就不會看見他們的表現。

光與影子,就是公尚宥與他們的寫照。

「話說完了,我要走了。」

「等等!阿萬!」

迅速收好樂器的阿萬大步越過公尚宥,其餘人也紛紛準備離去。

「宥子,樂團解散吧!下星期的演出就當是最後一場表演,我們幾個再也無法配合你了。」

「……」

公尚宥想抓住夥伴們的臂膀,高中時一起蹺課、一起玩樂團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大家不都開心地笑著嗎?不過短短幾年,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是他這團長做得不好嗎?

「宥子,抱歉,其實我們瞞著你接觸過一些公司,規模雖然不能和找你的那些公司相提並論,但只要夠努力,至少能有發光的機會。我們都不想再活在你的光芒下,繼續當個無人關注的影子。」書永道。

一旁的小天低著頭不願開口,眼神黯淡。

曾一同許願、一起度過許多難關的團員,一個個地從眼前離開,公尚宥無力地垂下手,內心百感交集。

作為「牛脾氣樂團」的團長,私底下他究竟做了多少努力、犧牲了多少機會,他們是不會知道的。

一直以來,所有公司想簽的都只有他,但他堅持原則,哪怕對方開出的條件再好,也不願意捨棄同伴單飛。畢竟他玩樂團、創作歌曲的目的不在大紅大紫,只是要和最珍惜的夥伴實現共同的夢想,攜手體會悲傷和快樂。他才二十歲,阿萬、書永和小天也一樣,美好的未來將要開始,怎能說走就走?

「被拋棄的到底是誰?這些混蛋!」

阿萬他們悄悄地找到了願意簽下他們三人的公司,決定解散樂團。也就是說,到頭來,被遺棄的原來是「堅持自我」的公尚宥啊!

呵,真可笑。

「宥子哥……」青陵咬著牙,不知怎麼安慰喪氣的公尚宥才好。這個人一直為了整個樂團默默地往目標邁進,沒見過他喪氣的樣子。

「阿萬哥只是在說氣話,你別放在心上,我會支持你的。」

「青陵,你也走吧。」

「咦?」

「他們都走了,『牛脾氣樂團』真的會解散,留下也沒用。」

公尚宥笑得狼狽,夢想破滅的這一刻,竟連眼淚都掉不出來。

「我到現在才知道,他們眼裡的我竟是如此不堪……什麼團長啊,我是最失敗的。」

「宥子哥!」

一切都結束了。他的夢想、期待和他的未來,全都看不到了。

走出練習室的公尚宥抬頭望天,以後,他還能為了什麼而唱歌?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