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550322638138750  

05

 

「哈啾!」

程黃妙搓搓鼻子,是空調太冷嗎?一直有種揮之不去的惡寒感。

這裡是「東方會館」,奢華卻低調的五星級招待會館。當著「牛脾氣樂團」後援會會長的指揮,被一票忠實粉絲大力改造。每一幅都要價數十萬的畫作全給丟進倉庫裡納涼,昂貴的進口壁紙塗成了黑白相間的酷炫顏色,「牛脾氣」團員的放大照片懸掛於各個角落,供人拍照。

黑色大理石桌成了週末午後的跳蚤市場攤位,擺滿了琳瑯滿目的各種限量週邊商品。一百名幸運抽到入場資格的粉絲大飽眼福,紛紛掏出積蓄採購,讚嘆聲此起彼落。

其中有個個頭不算高的男人,戴著毛帽、太陽眼鏡和口罩,明明剛入秋季就穿上了厚毛衣,穿著打扮與眾人格格不入。擠在人群中,與狂熱粉絲們一起搶購週邊商品。

「秦管家,看到那個怪異的毛衣男了嗎?」通過無線電對講機,程黃妙小聲道。

「看到了……啊啊!」負責結帳的秦管家突然大叫。

「嗚!耳膜要破了啦……怎麼了?」

「那那那那個人身上的Kitty毛衣是限量款的啊!我買不到的那一件!」

……

「總之好好盯著那個怪人,怕是來鬧場的。」

收了線,商業眼光其實不遜於東方無幸的程黃妙站在高腳椅上,拿起大聲公呼喊起來。

「來來來!不管是T恤、扇子、資料夾、螢光棒還是團員私生活照,這裡應有盡有喔!想買的快來排隊,結帳請往秦管家那邊去,就是穿著公尚宥大頭運動外套、戴著『牛脾氣』黑角發光頭套的老男人那邊。」

「說我老男人也太過分了吧……」有著一顆粉紅少女心的管家老淚縱橫地抗議。

抓住大聲公拚命呼喊,綁著「牛脾氣後援會會長」頭帶的程黃妙居高臨下地環顧現場,對逐漸湧入的人潮甚是滿意。

一切都打點好了,用東方先生的名義和保全打通關真是再簡單不過。嘿嘿嘿嘿!這裡暫時是他的天下了。程黃妙,你真是有腦袋啊,哇哈哈!

粉絲最喜歡看見自己購買的商品也穿在同好身上,這樣才有認同感,所以今天他全身上下清一色的「牛脾氣」週邊。由於讓羅秘書大量採購的關係,商品成本壓低了許多,如果今天能全數賣完,應該夠他大賺一筆。幸好東方先生毫不知情,要是被那嗜錢如命的忙碌男人知道他這樣花錢,不把他吊起來毒打一頓才怪!

「喂!那邊的不要插隊,要乖乖排隊啊,大家都是『牛脾氣』的死忠粉絲嘛!咦?T恤尺寸不對?麻煩到隔壁房間去換,可以先試穿再結帳,但動作太慢就沒有了喔!來,照順序排隊……那邊那位先生,請不要把口水滴到商品上!」

入場粉絲人數遠比預估要多,早就超過一百人的限制了。為了買到限量週邊,顯然有不少人透過其他手段混進了場。

唔,看看那正從不遠處走來的男子,穿著與現場氣氛格格不入的筆挺西裝,正經八百地打著領帶,身後跟著一些同樣穿西裝的人。幹嘛?哪來的討債團體?

只適合走在伸展台的帥氣男模,怎會出現在充滿大量宅宅的地方呢?

更詭異的是男子的臉色陰沉無比,而且靠越近,程黃妙越感覺熟悉。來人身上散發的恐怖氛圍,就好像要把他打入十八層地獄……

呃,糟糕,不妙!必須趕緊逃跑,雙腿已經開始移動了。

「站住。」

「……」

該死,一聽到那聲音,身體居然僵硬得連動都不敢動!

「你想跑去哪裡啊?程、黃、妙!」

東方無幸火冒三丈地逼近,長到不可思議的腿一跨,三兩下就捉住像被施了定身咒的少年。

「呃,嗨……唔!」

將少年逼到牆角,東方無幸以雙臂圈住他,俊顏極度扭曲,「嗨,終於抓到你了。」

「我、我、我一直都在啊!哈哈,哈哈哈……」

扣!硬梆梆的拳頭敲了他的腦袋瓜一記。

「好痛!」

「還知道痛?這是怎麼回事?這些『東西』又是什麼?你竟敢把我的高級會館弄成這副鬼樣子!」

東方無幸口中的「東西」,指的不是桌子和牆上的週邊商品,而是邊排隊邊露出淫笑的樂團粉絲們。

怒瞪一群面帶猥瑣笑容的宅宅,素來引以為傲的高級會館今日瀰漫著一種與主人格格不入的詭異氛圍,宅到讓他連腳尖都不想踏進一步。

「我、我想賺點錢還你啊!我其實是為了東方先生著想耶!」

「為了我?」這小子的笨腦袋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東方無幸的怒火似乎從十分降到了九分,很好,打鐵趁熱!

「是啊!我看東方先生這麼多年都交不到一個女朋友,覺得很心急,正好最近盯上的人是地下樂團的主唱。那些漂亮美眉不都愛這種有個性的樂團嗎?說到底,就是想幫你製造一些機會。」

東方無幸眼角率先抽搐,接著是嘴角,一把扳過程黃妙的腦袋,對準仍在搶購週邊的人潮。

「是我瞎了嗎?美眉?我只看到一群渾身散發詭異氣息的宅男,拚命踐踏我昂貴的手工地毯!」

哪來的女孩?他何時說過想交女朋友了?

「喜歡『牛脾氣樂團』的美眉明明不少,沒想到今天來的幾乎都是宅男……東方先生,我們靜下心來好好談談吧,你究竟為什麼交不到女朋友呢?明明又高又帥又有錢又有聰明的頭腦,怎麼就不見女人對你投懷送抱?這太不科學了啊!」程黃妙說到激動處,眼角泛出淚光,「我是擔心你……」

東方無幸不知道原來程黃妙如此關心他的私生活,有些開心,清了清嗓子,想出一套最合理的解釋,「咳,可能是我對於與女人的親密接觸,不是太有興趣的關係。」

「咦?」

下一秒,程黃妙反射性地抱住身體,面露懼怕,「難不成,關於東方先生的傳聞都是真的?」

「什麼傳聞?」

晶瑩的淚在眼眶裡打轉,他咬著唇道:「你……你喜歡男人,尤其是體型幼小稚嫩的,所以將我禁錮在頂樓,對吧?」

「……程黃妙,信不信我能像拍蒼蠅一樣把你一掌拍死?」

「嘿嘿,開個玩笑嘛!」

「阿妙,應援扇快賣完了,要不要請羅秘書補貨啊?」

從一群爭先恐後搶結帳的宅男中露臉的秦管家大喊。原本心情就不佳的東方無幸一聽,僵硬地轉動脖子瞪過去,當場嚇壞他老人家。

「夭壽喔!東東東方少爺怎麼會在這裡?」他氣得跳腳,「你怎麼沒告訴我啊,死小子!」

糟糕!被少爺發現他一心兩用,兼職賺宅男的錢,這可如何是好?他還想繼續照顧可愛又害羞的東方小少爺呀!

「秦、管、家!看來維持那個家,對你而言太容易了。」

「不不不!我都是被逼的,少爺……」

東方無幸的目光比刀還銳利,「這樣吧,我在非洲認養了一間希望小學,非常需要人幫忙主持打理,你也很久沒出國觀光了吧?嗯?」

秦管家冷汗狂冒,拚命求饒,「不!東方少爺,都怪阿妙用肉體逼迫我出賣靈魂,我真的不想替這些流著滿身臭汗的宅男結帳啊!是阿妙說會有可愛美眉,我才……」

「夠了!」

懶得再耗時間,東方無幸下達指示,「羅秘書,立刻把這群人趕出我的高級會館,找些手腳俐落的工人把會館恢復原貌,越快越好。」

「是,總裁。」

「咦?我還沒賣完耶!」

猛虎般的利眼瞪向程黃妙,「你還敢賣?」

「對不起,當我沒說。」

「給我聽好,別指望宋隨扈能來救你,在我上樓之前,已經直接一通電話把他派去『地龍國』出差了。就算他在,只要我一聲令下,讓他和秦管家去非洲待個一年半載絕對不成問題。聽清楚了吧?」

「……非常清楚。」

「哼!算你識相。」東方無幸露出勝利的笑容。

程黃妙一夕致富的美夢破碎,回去後還有可能面臨嚴刑拷打。嗚嗚!面前這男人根本是惡魔,不折不扣的大魔王!

明明說過為了體恤他的辛勞,想做什麼都可以,結果限制東、限制西的,真是個超級限制魔人!

摸摸鼻子想收拾東西離開,肩膀不小心撞了一個迎面而來的宅男一下。兩人互相道歉後分道揚鑣,他的手指卻感到一陣刺痛。

「好痛!咦?」

呈現綠色的指尖,有一陣陣電流竄過的麻痛感。

「這是……」

心臟狂跳不止,剛才那人他太有印象了,不正是把自己包得像肉粽的怪異男嗎?樂團的這群宅宅粉絲當中,居然有他正在找尋的「十二生肖能人」!

「等一下!」

匆忙抬頭,無奈面前每個宅男的穿著打扮都一樣,而且都心滿意足抱著一堆週邊,阻擋了他的視線,已經找不到那個人的蹤跡了。

「阿妙,你腳上黏著什麼了?」

東方無幸想彎腰拾起落在程黃妙腳邊的一張紙,後者立刻阻止。

「別碰!」

「啊?」

「反正你不要摸就是了。」

「你……」青筋爆出,堂堂總裁主動彎腰幫忙撿東西,這平民卻不領情?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啊,不是啦!因為這可能會害你觸電,還會一整天不舒服喔!你不是抱怨過嗎?以後有關『十二生肖』的東西一概都不碰了。」

「十二生肖?」東方無幸眼神認真,黑眸掃過四周這群怎麼看怎麼礙眼的宅宅,「你又感應到生肖能人了?」

「沒錯!」

腳邊躺著一張紫色小卡,那是進場前要求粉絲們別上的會員編號卡,拾起來,微微的電擊與疼痛果然縈繞心頭,又痛又爽快的感覺!太好了,終於又被他找到一個了,嘿嘿。

「一次找到兩個,我真是全世界最幸運的老鼠了,哈哈哈──哇!」

頭被人用力壓下,恐怖魔王冷笑,「那真是恭喜你了,全世界最幸運的老鼠!你和秦管家一起留下來打掃,反正掃地是你的強項嘛,你最喜歡當清潔工了,是不是?」

東方無幸顯然不信他的話。

「哎喲!東方先生,這真是生肖能人用過的東西,不信你來碰碰?」

他將小卡直接貼上東方無幸的臉,微微的電流隨即竄過肌膚。東方無幸臉色不佳地扯下,瞪著由一串英文和數字編成的號碼,一臉問號。

「這張是我要大家別上的會員卡,那生肖肯定在剛才的人群之中。」程黃妙自信地道:「我確定他在。」

「哦?」東方無幸臉上滿是嫌惡,「真的在這一群宅男當中?」

「沒錯!而且是一次捕獲兩隻喔,呼呼呼!」程黃妙的雙眼閃閃發光,自信滿點地握緊雙拳,「東方先生,請把你的力量借給我,我要擄獲主唱跟剛剛的宅男,他們絕對也是『十二生肖』的夥伴!」

「你說的主唱,該不會就是……」

「沒錯,就是這個樂團的主唱,公尚宥。」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