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這輩子我想守護的人,就只有陽哥了。」

 

穿著工作人員制服的男子將鴨舌帽按到最低,不願讓人看見他的容貌。

但他知道向朝陽肯定發現他了,那人不像表面上粗枝大葉,相當心細,自己要更注意別被他「發現」身分才行。

「皇帝跌下來了,快點,去看看狀況!」

「救護車呢?誰去叫救護車?」

由於現場過於混亂,向朝陽雖然懷疑他,卻被蜂擁而上的工作人員匆匆架離,沒法追上。這讓他鬆了一口氣,要是被向朝陽發現,一定會恨他一輩子的──畢竟,是他在高臺動了手腳,害皇帝從高臺上跌落!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演出當晚,因為高臺坍塌,皇帝從高臺上摔落,幸虧神祕經紀人護駕才沒受傷。他原先將目標設定為嵯峨灰,因為他看起來最容易受傷,卻在犯案前發現,嵯峨灰似乎比其他兩人有著更敏銳的觀察力和不可預知的能力,到底是怎樣的力量不得而知,就是一種「直覺」──對嵯峨下手反倒會被私刑處理,全身上下弱點盡顯的男人反而最不好對付。

「這樣遠遠不夠!皇帝受這點驚嚇是不會讓陽哥走的,該怎麼做才能讓SPRING解散?宰了他們也不是……」

他還待在現場,迅速脫去衣褲和帽子,丟到被五花大綁的工作人員身上,換回原本的衣服後,跟著混進人群。

離開前,他還回頭往舞臺看了一眼,那火紅的身影著急著皇帝的傷勢,為了救他,不惜一切從那麼高的地方跳過去。可惡!他差點就讓陽哥受傷了。

這樣下去不行,不能再失誤,他的目標只有嵯峨灰與皇帝,他要從邪惡的演藝圈裡把陽哥救起,不能讓他誤入歧途!

「演藝圈沒一個好貨色,都是些被利慾沖昏頭的愚蠢之人。」

他滿腹心事地走著,走路的姿勢與常人不太一樣,天生的長短腳讓他走起路來一拐一拐,所幸有張好面孔,經過他的女孩都不由自主停下來看他幾眼。如果不是個要瘸不瘸的人,憑他這張臉,跟著陽哥進演藝圈混根本不成問題,可惜……

「小兄弟,你也想進演藝圈嗎?」

左後方的男人明顯是在跟他說話,但他沒有反應,男人再問一次,他終於回頭。

「……」

有那麼多人湧上舞臺且混亂的當下,這男人卻好整以暇地坐在觀眾席上看報,太不尋常了,甚至還能分神注意到人群中不起眼的自己。聽他說的話,這人打一開始目標就是自己嗎?

男人年紀看起來三十歲不等,五官深邃,不像本地人,皮膚也很黝黑,似乎是混血兒。

「你是誰?偷聽我說話嗎?」從跟著陽哥開始養成的防備心,絕不允許在任何時刻放鬆。

「防備心別這麼重嘛,我又不是壞人。」

「有壞人說自己是壞人的嗎?」

男人笑著起身,從胸前口袋掏出一張鍍金的名片遞到他手中,輕聲細語道:「我是與『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敵對的『旋風經紀公司』的人,目前很幸運地帶了組還算有人氣的團體──『花轟樂團』,敝人正是他們的經紀人。」

花轟樂團?

呵,未免太刻意了吧!連他這不懂演藝圈的人都聽過的團,叫「還算有人氣」?花轟樂團的知名度可是天王等級的。

這男人來頭不小,比起SPRING的神祕經紀人和BRIGHT的奧蘭多.布魯,有更神祕的背景和目的。他有點擔心,怕男人發現他的所作所為,仍力求鎮定,「你找我什麼事?」

「哈,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的職業是經紀人,找你當然是看上你了,難道請你喝茶?」

「……」

「其實我覺得你有竄紅的本事,怎麼樣?考慮加入我們『旋風經紀公司』和你的陽──喔,是你所崇拜的向朝陽一較高下吧!」

他很訝異,不知道男人是什麼時候發現他的,或許是剛剛、或許是他在後臺動手腳的那一刻。但最讓他詫異的是,居然從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傢伙口中聽見「向朝陽」三個字,這就代表對方一字不漏聽見他的自言自語了!

「……你都看見了?」

「看見什麼?」

「少跟我裝蒜!」他激動地吼:「你想對陽哥做什麼!」

「哈哈,小兄弟別激動,我雖和神祕經紀人、奧蘭多.布魯是敵人,但對他們的藝人向來不抱敵意。雖然不知道你跟向朝陽是什麼關係,但你想保護他吧?」

從男人的笑看不出真假,但此男絕對危險,他正思忖該不該趕緊離開,再和他扯下去,自己會有被陽哥發現的危險。

「噢!遞了名片卻沒自我介紹,真是失禮!我叫嚴炎,今年三十五歲,單身一年沒對象,你呢?」

……他並不想知道對方是不是單身這件事。

「凌霧。」

凌霧報完名字就想走人,嚴炎卻很快打斷他的行動,反而拉了他一把,「凌霧,雖然你介意自己的走路方式,但我非但不介意,反而覺得這是你的特色,期待你的大改造喔!」

凌霧推開他,「放開!我沒說過要加入你。」

「呵,你天生的長短腳頗具個人風格啊,就算有些不平衡,可是這只會增添粉絲對你的疼愛和關注度。雖然練舞辛苦了點,但我相信以你的毅力和執著,一定能順利完成的。」

凌霧甩開他,瞪了過去,「那些關我什麼事?我沒有要加入你。」

「你會的。」

嚴炎抓住他不讓他逃離,更不容他反對,似乎肯定他絕對會加入自己麾下。

「凌霧,成為『旋風』旗下的藝人吧!讓我帶領你。只要你越來越紅,就能更貼近SPRING、更能參與向朝陽所有的活動!我沒有要你搶他工作,只要你們能在同一個舞臺上就意味著有機會平起平坐,到時你就能保護他不隨波逐流了。」

凌霧瞇眼:「你以前學催眠的?」

「哈哈,當然沒有,只是大家都這麼說,說我講話特別有說服力呢!怎麼,考慮好了嗎?」

嚴炎的話不無道理,但他真能加入「旋風」成為藝人嗎?

凌霧從來沒有這種想法,只希望陽哥能在任何地方發光發亮、不受環境逼迫威脅,但如果能有機會貼近他,就更求之不得。

凌霧對自己的瘸腳沒自信,也因此不敢真正去接近他所崇拜的向朝陽。自從被對方所救,便一路死心塌地默默跟了他好多年,一心一意向著他。陽哥是很Nice的人,不僅打架強,個性也不像外表那麼凶悍,是個心腸軟且溫柔的人,絕不會見死不救,對兄弟們都好,也是他的魅力所在。

凌霧因自慚形穢的關係,總讓自己躲得老遠,陽哥有架他去幫、有仇他必報,只要用得上他的地方,凌霧就很慶幸自己還有用處,至少不會是向朝陽的累贅。

他藏起自己,即使是慶功宴也只坐在遠處看著陽哥微笑。陽哥的兄弟雖有他這號人物,兩人關係卻不親密,他知道自己的腳會給對方帶來麻煩,但若需要他,就算丟掉這條小命,凌霧也在所不惜。

只想對陽哥一個人好,只有陽哥願意聽他說話,將他從水深火熱的地獄撈起,他……想報答對方。

「你說,我加入後,不會妨礙陽哥的演藝事業?」

嚴炎苦笑:「哈哈,當然不會,若是做得好,還能更貼近向朝陽呢!只是,我有個疑問……」他眼神銳利,一針見血地點出問題:「你是不是討厭皇帝及嵯峨灰?我看你似乎動了點手腳──」

全身血液在瞬間冰冷,凌霧沉聲道:「你果然看見了!」

「嘿!別激動,我只是上廁所剛好撞見,絕對不會說的!」

「你撒謊!」

見凌霧釋出的殺氣越來越濃,嚴炎立刻想起向朝陽的背景──富家公子、混過幫派、不學無術、成天鬧事、有個有錢老爸頂著,這凌霧八成是他的小弟還很崇拜他。原來如此,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總之凌霧你就好好想想,加入『旋風』能實現你的心願,如果你能紅過皇帝和嵯峨灰,或許我還能說動神祕經紀人,請他讓你跟向朝陽組成團體,這不是大夥兒樂見的結果嗎?」

他咧出白牙而笑:「反正演藝圈是個現實社會,能替公司賺錢的,管他拆夥還重組都是家常便飯,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啊。」

「我和陽哥……組團?」

「正是!」

拍拍他冰冷的手背,嚴炎宛如催眠的說:「放心,你對SPRING做的事,我一個字也不會透露!加入我們吧,破壞SPRING那三人的關係,這也是為了你最喜歡的向朝陽著想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