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7363_882400698496661_6966890401247072801_n  

02

 

「天凰國」的「花街」,今夜格外熱鬧。

外頭打打殺殺,大批警察吶喊著衝上來。在包圍圈中心對峙談判的內部人士見情勢不對,交頭接耳地打算落跑,站在最中央的兩名男人卻是動也不動。哼!只有不堪一擊的廢物,才會碰上小警察掃黃就嚇到脫褲。

「別慌啊,『大老爺』的小娘泡們,不過是例行掃黃嘛,塞點錢給他們就沒事了。」

說話的男子是「花花公子」的王牌公關,一雙翠綠的眼眸,淺褐捲髮蓬鬆柔亮,配合邪佞的微笑,格外吸引人。渾身散發一股性感妖艷的氣質,言行舉止狂妄不羈,即便礙事的警察就在附近,仍然無動於衷。

輕撩褐髮,濃郁的香水味四溢,耳垂上的寶石耳環更顯醒目。

「呵,我怎麼看到是『花花公子』的人在慌?是不是眼睛有問題?該看眼科了吧。」

與他相對而立的男子不像他這般氣燄高漲,有著一張不輸給他的姣好面貌,走的卻是百合、睡蓮那般不可褻玩的「仙人路線」。光是皺個眉、嘆口氣,都能讓人胸口揪緊,讚嘆不已。

紅如兔的雙眸搭配招牌白長髮,笑容特別溫柔,這位仙人是「大老爺」的當家紅牌。怪的是,素來表現得平靜淡然的紅牌美男,此刻罕見地緊抿雙唇,以犀利的目光瞪視面前人,就像在看殺父仇人,恨不得千刀萬剮。

「哼,今夜還真熱鬧!難得有幸碰上『大老爺』的頭牌,沒想到會被警察攪局。季晴,還要繼續談嗎?改天如何?」褐髮男子瞇起翠綠的眼,笑容魅惑,但看在被稱為季晴的白髮美男眼裡,根本就是惡魔!

「溫卓烈,一句話,你到底要不要回去醫治我媽?」哪怕是鮮少動怒的季晴,遇上溫「拙劣」這等惡質的傢伙,也無法不氣到鬱結。

「哎,我有說不要嗎?」溫卓烈眨了眨眼,「目前還在考慮嘛,也沒說要就是了,呵呵。」

季晴的臉色變了,「考慮?人命關天啊!當初明明是你親口掛保證絕不會出事,我們才試了新藥,現在我媽生不如死,你卻在這邊逍遙!」

指甲於掌心掐出半月形痕跡,精緻的臉龐完全扭曲,「今天你必須在這裡答應我,回醫院治療我媽,否則就算天皇老子來,我都不會放你走!」

「噗!哈哈哈!」溫卓烈捧腹大笑,「不放我走?你們聽聽,季晴竟然也會發火耶!聽說你潔身自愛,賣藝不賣身,對付想包養你的富婆,向來都是婉言推託,從不動怒,現在居然對我發脾氣!」

「……別跟我耍嘴皮子。」

「唉,為了賺那點醫藥費而下海當公關,很辛苦吧?真是苦了你這個應該躲在山裡隱居的大神仙。沒辦法,你冰清玉潔、氣質高貴,可我不一樣。大爺我就喜歡這花花綠綠的世界,比起枯燥乏味的醫院,還是繼續當我的NO1.,跟『大老爺』夜夜對峙,這才好玩!」

季晴緊握雙拳。這話的意思是,不願再回醫院,挽救他媽媽的性命?

「溫卓烈,你太過分了!身為我媽的主治醫生,卻沒真正盡到你該負的責任。先是騙我媽用禁藥,又在她受苦時扔下工作,跑來『花街』左擁右抱當公關,你還有半點職業道德嗎?你……你簡直不是人!」

「哎,我當然不是人,我是高貴的王子、溫家三公子啊!那樣的世界,可不是你這種路邊垃圾摸得到的。」

「……」

溫卓烈沒將季晴的恨意當一回事,反正他們從以前到現在都不對盤,一路鬥了不知有多久。

接過小弟遞來的煙,溫卓烈深吸一口,透過煙霧睨視季晴咬牙切齒的模樣,心情真爽快。

「今晚真是太值得了,看到你臉紅脖子粗的畫面,痛快!唉,早知道就拍下來了。總而言之,奉勸你一句,血統骯髒就該認命,別妄想偷摸我溫家的一點油水。」

「溫卓烈!」

「老大,那些條子快攻過來了,裡頭有個很厲害的傢伙!」一名黑衣小弟湊過來向溫卓烈報告,「快擋不住了!」

「平時沒見他們有多勤奮,討保護費的時候倒是很勤快。今天是哪個新來不長眼的傢伙鬧事?」

「是新來的副局長宋姜行,東方無幸指派的『空降部隊』。那傢伙完全不被金錢和美色收買,身手又極好,我們對付不了。」

「宋姜行?」溫卓烈眉頭一皺,「我聽說過他,原先是龍野秀一的眼線,後來反而投靠了東方無幸……呿!難纏的傢伙。」

不愛金錢、不近美色、不爭權奪利,也沒有明顯的物質欲望,幾乎等於是聖潔的化身。

季晴冷笑,「哈,原來這世上也有你溫卓烈收買不了的人啊!也是,又不是每個都跟你一樣見錢眼開,何況還是你們溫家的臭錢!」

「嘖!又有野狗在亂吠,今晚聽得夠多了。」

回想以前,無論溫卓烈怎麼挑釁、欺負,季晴始終不吭聲,看了就有氣。沒想到他母親的病,能給他的個性帶來如此巨大的轉變。

說來可笑,季晴的母親明明是富商包養的小三,最終卻連一枚銅板也撿不到,落得家境貧困、身染怪病的淒涼下場。

是啊,這對母子確實過得很苦,很可憐,但……

「誰叫這世上,我溫卓烈最討厭的就是季晴呢?」

每回見到季晴以不沾染塵俗、高高在上的仙人姿態出現,溫卓烈心中都有說不出的厭惡。

季晴的母親沒救了,無論如何他也不會回去診治她,誰讓她的兒子討人厭!

「溫卓烈,再問你一次,到底要不要回醫院救治我媽?」

「季晴啊,要恨就恨你的出生,礙了少爺我的眼!我不會幫你們,也不會讓你和你的母親分到溫家的半分財產。死了這條心,然後滾出我的視線,這樣我或許能放過你。」

季晴怒極反笑,話鋒一轉,「……這是溫家三公子的命令,還是出自於『弟弟』的關心?」

「放屁!誰是你弟?」

看著溫卓烈──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季晴簡直啼笑皆非。

季晴從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是個私生子,也曉得自己的父親是富商溫適。學生時代在校內橫行霸道的溫家三兄弟,也都清楚他的存在。其中又以老么溫卓烈最目中無人,處處與他作對。

從懂事開始,季晴未曾覬覦過溫家的財產,反倒是溫卓烈三天兩頭找他的碴。出了社會,所作所為更是變本加厲,前些天居然找人砸了他那間才開幕不到兩個月的花店,真是卑劣!

季晴不愛爭,媽媽總是教他不要跟溫家人一般見識。能忍的他都忍了,只要媽媽和他的生活過得去,對上溫卓烈的萬般挑釁,都能包容或者無視……可是,這次不一樣!

溫家稱得上「天凰國」首屈一指的豪門望族,聲勢和資產只略遜於東方家。溫卓烈仗著自家勢力逞兇鬥狠、欺負弱小,並且天天流連花叢,行事非常惡劣,腦袋偏偏很聰明。有最好的頭腦,他卻堅持不繼承老爸的事業,考上國內排名第一的醫學院,當起了醫師來。那態度擺明了在說──只要他溫卓烈想,沒什麼辦不到的事。

當然,他當醫師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季晴知道,那是很多年前的往事了。

踏入醫院,溫醫師的表現真是可圈可點,有模有樣。醫術高明,為人親切,醫院裡天天大排長龍,受過診斷的病患都稱他是「醫界的東方無幸」,妙手回春,專治百病,無論是便秘或者精神疾病都醫得好。不過,溫卓烈本人對「醫界的東方無幸」這外號大感不滿。在他認為,許多行為和事物的價值都取決於它們「有趣」或者「無趣」,人生如此順遂,把時間用來欺負同父異母的哥哥顯然更有趣,何苦一輩子窩在小小的醫院裡,面對一堆想盡辦法露胸露臀的女護士和壓根沒病的女病患?她們只等著爬上他溫卓烈的床!

溫家三公子就是這麼的喜新厭舊,忽然有一天說撒手不管便撒手不管,果斷地請了長假,拋下醫師的工作。病患?哈,得了吧,人生就是一場遊戲。他不在,還有許多醫師能替代他,想當初考醫學院也是為了……

反正這世界就是如此,適者生存,沒能力的只能在路邊等死。

說來,溫卓烈當公關同樣是一時興起,就因為知道可憐的季晴為了湊足醫藥費而下海,想親眼看一看那仙人般的傢伙在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掙扎求生的模樣。季晴不知道,就算湊足了醫藥費也沒用,溫卓烈早已打定了主意,不救他的母親。

溫卓烈是多麼惡劣的一個人啊!但事出必有因,歸根究柢,罪魁禍首正是看似無辜的季晴。是季晴,辜負了他過去所有的付出和努力……

 

騷動聲越來越近,「花花公子」和「大老爺」僱用的保鏢們,快要擋不住宋姜行的突襲了。

「老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宋姜行太強啦!」

「好吧。」溫卓烈頷首。同時,季晴身旁的小弟也跟他打了一個暗號,今晚的談判只能不了了之。

「季晴,到此為止吧,我可不想看你被抓進警局,那更丟我溫家的臉。走!」

「溫、卓、烈……」

溫卓烈笑笑地轉過身,正準備走進小巷,又聽季晴陰惻惻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瞬間竟有些頭皮發麻。

「要是我媽有個三長兩短,我會下去陪她,做鬼也不放過你!」

溫卓烈鎮定心神,勾出微笑,側過臉道:「你當人都鬥不贏我了,當鬼我還怕你嗎?哈哈!」

踏穩每個腳步,就像要一路擊潰所有試圖撂倒他的敵人,溫卓烈在大批保鏢的護衛下頭也不回地離開,留下即將面對世界末日的季晴。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