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夜  

娃娃啊娃娃,妳深邃美麗的雙眼吸引著我。

我為妳梳頭,為妳化妝,讓妳穿上我親手製作的漂亮衣裳。

我要妳成為全世界最美麗的娃娃,只屬於我的娃娃。

妳為什麼要哭?為什麼要逃?

憤怒的我用力拉扯妳的頭髮,咚,漂亮的頭顱掉了。

美麗的身軀不再完整,不再可愛。

我還要拆下妳的手、拔掉妳的腿、斬斷妳的身軀,

被我縫上的唇無法言語,妳只能不斷淌下薔薇色的血淚。

娃娃,無法說話。

娃娃,不會逃跑。

我拿起生鏽的老虎鉗子,要不乖的娃娃,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東區,一棟外表氣派的高級辦公大廈內,震破耳膜的怒罵聲響徹雲霄。

「皇甫爵生!你這個月是怎麼回事?業績掛零也就算了,居然還用公司的名子欠下那麼多債務!你是人嗎?到底有沒有長腦袋?還要不要這份工作?給我一次解釋清楚!」

滿頭幾乎都是白髮的中年男人怒拍桌面,瞇起原本就不怎麼大的眼,咬牙切齒地怒斥一名看著心不在焉的年輕男子。

「就為了這麼點小事把我找來……」皇甫爵生掏掏耳朵,無奈地打了個大呵欠。

拜託,他家可是遠在淡水「牛頓大學」的後山坡上耶!清晨六點一通電話Call過來,就要他從那間俗稱「四大石獅」的破公寓火速趕抵位於信義精華區的工作地點。就算不替他這個窮人的荷包著想──跑那麼遠,交通費可是很高的,起碼也顧念一下他的體力吧?

他不是超人,無法一天飛二十四小時還不打烊OK

「我說社──」開口說話的瞬間,天外飛來一筆記本,正中他英挺的鼻樑。嗚,好痛!

「社長,你幹嘛啦?刮花我這張帥氣的臉,看你怎麼賠!」

「賠?我看你整個人倒貼都不夠補回哪怕一咪咪的欠款,因為你根本不值三毛錢!」

白髮社長一臉嫌惡地收回筆記本,抽出手帕,把皇甫爵生觸碰過的每一個角落都擦拭一遍。

「鍾古社長,你太過分了!我可是盡心盡力地替你辦事,但你每次分配給我的任務,不是代替牛郎下海,就是扮演跟女人討錢的小白臉,再不然就是電子花車上的跳舞小弟。這樣對待我,真是太讓我傷心了,嗚嗚!」

皇甫爵生哀怨地皺起女人愛慕、男人嫉妒的英俊臉蛋,活像被惡婆婆欺負的可憐小媳婦。

「爵生真可憐,社長好壞心喔,老是欺負人家!」

「就是啊,聽說爵生以前是職業殺手耶,社長總是派他去電子花車上跳艷舞,真是大材小用!」

「爵生正年輕,長得又那麼帥,社長一定是嫉妒他,故意整人。我們應該堅決抵制這種惡劣的行為!」

「……」

面對女性員工的指證歷歷與間接施壓,身為社長的鍾古好想拿起一旁的花瓶,砸向皇甫爵生那張欺騙世人的臉。可若這麼做了,走不出大門的很有可能是自己。

「咳咳!」鍾古社長清過喉嚨,眼角餘光掃向外頭那群蓄勢待發的女人,低聲道:「爵生,只要達成今天的新任務,我額外給你這樣!」

鍾古用顫抖的手比出「五」這個數字,淚眼婆娑的皇甫爵生卻眨著一雙琥珀色眼瞳,歪頭表示不解。

「五萬!我說加五萬啦!你這反應遲鈍的豬腦!」

社長低吼著強調,口水亂噴。聚集在外的皇甫爵生忠實粉絲越來越多,如果眼神能0夠殺人,他這條老命早就不在,直接被那群女人送去投胎了。

「是什麼樣的任務?」皇甫爵生放下匆忙間抓來遮臉的「社長專用招財小貓」。

「嘖,招財貓還來!」鍾古不爽地搶回陶瓷貓。

順帶一提,這兩人所在的位置,是皇甫爵生整天嫌太遠的東區正中央,租金最昂貴的「今生大樓」。

擁有上百間辦公室的「今生」,只有這間不成材的「鍾古事務所」呈現負債狀態,不管桌上放了幾百隻招財貓……

錢少、事多、離家遠,而且吃力不討好──這正是皇甫爵生目前工作的真實寫照,與剛開始的美好設想天差地遠。唉,別人拿22K都要哭哭啼啼、呼天搶地,他一個月扣掉勞健保和一些哩哩扣扣的雜費,剩下的連12K都不到,嗚,命好苦哇!

明明是個身手高強的職業殺手,怎會莫名在這個小不隆咚、上司惡劣、小姐們絕大多數長相安全的鬼地方落腳?薪水沒多少,離家又遠得要命,偏偏他人太好了,不敢大聲跟老闆抗議。

「爵生,根據上頭的消息,最近西區出現了一間挺詭異的偵探社。」為了不讓裝滿豆腐渣的腦袋繼續打結,鍾古索性附到皇甫爵生耳邊,直接把情況解釋明白。

「詭異的……偵探社?」

「那間偵探社開在極不起眼的小巷弄裡,卻能三不五時地吸引有錢客戶上門。這不是問題,問題是,進入那間偵探社的人,全都離奇失蹤了,無一倖免!」

語畢,鍾古露出異常詭異的笑容,悶笑三聲。

皇甫爵生不安地嚥下唾沫,委屈地問:「所以,我要做什麼?」

「皇甫爵生,你是白癡嗎?你是白癡吧!我已經說了那麼多,你竟然好意思用這張智障臉問我『要做什麼』?」

鍾古暴躁地掀了桌子,按捺不住滿腔怒火,直想殺人,他實在不擅長跟白癡溝通啊。

「哇!社、社長,你想謀殺我嗎?太過分了,我只不過是──」

「少囉唆!快去給我查一查,那家破偵探社跟咱們碰上的連續失蹤案件有無關聯!對了,這一趟出去再敢給我亂賒帳、亂欠款,你就不用回來了,聽見沒有?」

「社──哇啊!」

碰!

伴隨鍾古社長的咆哮聲,皇甫爵生被一腳踹出事務所大門,悲慘地與大理石地板來了一回親密接觸。

「……好痛!社長真是腳下不留情!」揉了揉被印上一個腳印的臀部,他滿腹委屈地低聲咕噥。

「你沒事吧?」

溫柔的女性聲音傳入耳中,皇甫爵生一秒起身,紳士地拉起出聲女人的手,於手背印下一吻,嘴角掛著魅惑力滿點的迷人笑靨。

「初次見面的美麗小姐,與其掛心於我,不如擔心妳那雙猶如黑潭的深邃眼瞳,是否翻動了男性們心底深處的漣漪。妳的倩影已深駐我心。」

爵生說著,將纖纖玉手貼到胸前,琥珀色眼眸放出款款深情。

這感覺太美好了!愛護女性才是他真正的專長!

「皇甫爵生,你怎麼還給我杵在那?是不是欠砍啊?」

險些震破耳膜的超高分貝噪音從身後傳來,皇甫爵生不得不放開陌生美女的手,歉然一笑。

「知道了啦!這老不修還真是無所不在……美女,下次見囉!」

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從大衣口袋抽出方才從社長辦公桌上A來的「機密檔案」,迅速瀏覽。

「……『十九夜偵探社』?真是個怪名字!算了,調查這個,至少比當脫衣舞男來的好。」

哀怨地檢查口袋裡剩餘的零錢和鈔票,是否足夠讓他搭車走一趟西區?

唉,窮人就是命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