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6181041-1299287581_n  

皇甫爵生含淚拿著僅有的幾百塊搭上小黃,途中不幸因為司機繞錯路多付了好幾十塊錢,又在狹窄的巷弄裡迷了路。好不容易總算找到「十九夜偵探社」,已經是兩小時又十二分鐘之後了。

眼前這棟掉漆到不行的破爛老公寓,不但門可羅雀,連蟑螂都不想爬過,怎麼看也不像社長形容得那樣熱門。

「唔,是我走錯了嗎?可是地址明明是這裡……」

皇甫爵生對照地址,XX4444樓,又扭頭望向掉落在公寓大門旁的紅色招牌,上面寫著一行字:十九夜偵探社,我、們、等、你、唷!

「嘶!這種破屋子哪有辦法吸引人?社長的情報太扯了吧!」

內心的熱忱,在見到與想像完全不同的破公寓後正式破滅。站在陰森冷清的大門前,不僅頭皮發麻,全身都冷颼颼的。

皇甫爵生扁著嘴,把資料收回口袋,仔細地環顧四周,除了幾隻停下來找食物的小麻雀,再無其他。但是……

來都來了,何不進去探個究竟?

就算是烏龍情報,裡頭什麼玩意都沒有,至少能拍張照、做個記錄,免得回去之後又被社長修理。

「好!就上去看一下……唔,明明是大熱天,這地方怎麼這麼冷?」

打定主意,皇甫爵生抱著無所謂的心態踏進公寓大門。他的腦袋並不擅長做太複雜的思考,此時已經認定了破爛公寓裡不會有東西,一心盤算著拍幾張照片交差了事。

手邊還剩下一點錢,接下來乾脆去附近最知名的「蛋蛋巢」點一客美味的巧克力聖代吧。想著那入口即化的甜蜜滋味,嘿嘿!真是無限幸福!

 

「……連樓梯間也陰森森,怪嚇人的!」

陰暗的樓梯間瀰漫著溼氣,每踏上一層階梯,除了讓人毛骨悚然的空洞回音,伴隨他沉重的腳步,還隱約聽到陰風呼嘯而過,惹得心底發毛。

牆上出現用紅色油漆寫上的斗大數字「3」,不安終於稍稍減緩。

只剩一層樓了!只要再爬一層,隨便拍幾張照片,就能跟這棟令人渾身不舒服的破公寓說拜拜!

唔,到了「蛋蛋巢」,如果夠幸運,或許不用排隊就能吃到美味的超甜巧克力聖代。唔,想著那股滋味,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好!加油吧,爵生,衝啊!」

大聲為自己鼓勵一句,他深吸一口氣,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向四樓。

只是說也奇怪,無論他怎麼跑、怎麼衝、怎麼怒吼,始終看不到「4」這個數字。

停下腳步,皇甫爵生精疲力盡地敲著痠疼的腿,兩手扶住欄杆支撐疲憊的身體,張口喘息。

「呼……呼……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永遠到不了四樓?天、天殺的!我見鬼了……」

汗水模糊了視線,他咬著唇,試圖做最後一次努力。

四樓,再給你一次機會!

再不讓我爬到,老子就下樓,聽見沒有?

心裡這麼想,腦子裡偏偏浮現社長發飆的畫面。唉,社長發起脾氣來可是非常恐怖的,堪比夜叉惡鬼的猙獰面孔,有一回甚至讓他連續做了三個晚上的惡夢……嗚,想到就渾身冷顫!

正想著,一個冰冷物體冷不防搭上皇甫爵生的肩。

整個人一僵,眼角餘光掃過去,赫然瞧見一隻怪手!肌膚呈現駭人的暗紅色,表面有膿水般噁心的液體,發出腐爛的腥味,還豎起許多粗黑的硬毛。手指甲留得很長,不對,應該說「有夠長」。倘若那爪子往脖子輕輕一劃,一般人很可能直接往生。

請注意,這裡指的是「一般人」。

「抱歉,你嚇錯人了。」

皇甫爵生回過神,機警地將身體蹲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抓住毛絨絨的怪異大手,用力一甩,將整條手臂甩至身前。

左手掌中多出一把閃著璀璨光芒的金色手槍,一雙琥珀眼瞳不似方才的慌張無措,犀利的眸光緊緊鎖住落入囊中的獵物,手到擒來的勝利令他勾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遇上我算你倒楣,我這個職業殺手,殺的可是『魔』喔!」

皇甫爵生說完,立刻朝怪手扣下扳機。碰!子彈既快又準地貫穿手掌。紅色怪手不斷抽搐,隨即爆裂,朝他所在位置噴出臭烘烘的綠色液體。

「哇靠!好噁心!」

皇甫爵生想也沒想,轉身就往樓下跑。腳下爬不完的階梯卻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以及一陣一陣詭異飄渺的笑聲。

噁心綠液緊追而來,皇甫爵生緊咬牙根,死命地往前衝。

「媽啊!沒看過這麼噁心的東西,救命啊!」

皇甫爵生敢說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骯髒噁心的東西!

潔癖是天生的嘛,他也不想啊!

綠色液體離得越來越近,他依舊被困在沒有終點的奇異空間裡。漫無目的地跑下去,體力一定會消耗殆盡。怎麼辦?再開一槍有用嗎?

經過他親手改良的「皇甫版沙漠之鷹」威力不凡,但是子彈很貴的,剛剛已經開了一槍,考慮到目前一個月才一萬二的超窮酸薪水,現下最好的選擇顯然還是繼續逃跑……唉,人窮就是命苦。

「呃啊!」

鼻子驀地一痛,撞上什麼堅硬的物體,登時一個後仰,跌坐在地。

摸摸撞腫的鼻子,忍住在眼眶裡打轉的淚,他咕噥著抱怨道:「什麼東西啊?怎麼好像是一面……牆?」

皺緊雙眉,捂著鼻子望向前。不看還好,這一看讓他十足震驚!

「這……這是……」

包圍著他的黑暗退去了一些,前方出現一面透明的玻璃牆。牆內,一名少女被荊棘固定在一座十字架上,全身上下沾滿鮮紅的血液,流淌過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膚。

一大群可怕的妖怪虎視眈眈地包圍少女,一步一步逼近她,嘴裡發出吆喝聲,各自拿起尖銳的武器,往她丟去。

皇甫爵生敢對天發誓,閱美女無數的他,這輩子還沒見過那麼美麗的女子,早先在事務所門外碰上的美女根本不能比!

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短髮,輕軟的髮絲被汗珠黏在象牙色的肌膚上,透出幾分誘人的性感。深紫色眼眸獨具魅力,似乎只要對上一眼,就能將觀者的靈魂完全吸入。

嬌豔的朱唇微啟,搭配勾人的迷濛眼神,自然散發出強烈魅惑力,牢牢地吸引了皇甫爵生的每一條神經,無法把視線從她身上挪開。

活像洋娃娃的美少女,此時全身只裹著一層破布,纖細的手腳全被荊棘劃得皮開肉綻,艷色血跡遍佈全身,更襯出肌膚的吹彈可破。

怪物的攻勢持續不停,少女不但沒發出悲鳴,反倒表現出一股高傲不容侵犯的凜然氣勢,可比純潔高貴又倔強的白百合。

「不夠啊,只有這麼點小傷,大人可是會把我們全剁爛了,拿去給那狐狸當下午茶呀!」

一隻彷彿從日本怪談裡走出來的獨眼巨鬼搖搖頭,無奈哀嘆。

「還能怎麼辦呢?我們又砍、又刺、又剁、又削,甚至直接用咬的,各種方法都用上了,卻只有這麼點成績,真的會被大人分屍的……唉,我好怕啊!」

另一隻綠色的大嘴小鬼嘆著氣,與獨眼鬼一起用力搖頭,臉上掛著驚恐與擔憂。這些鬼口中的「大人」,估計是個三頭六臂的超恐怖妖怪。

「別抱怨了!有時間唉聲嘆氣,不如想點新招,多弄些傷口出來,才好向大人交代。」發話的黃色妖怪有著一條長至地面的舌頭。

妖怪們大喝一聲,又舉起斧頭和長刀,扔向少女。她身上已是血流成河,幾乎被鮮血淹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怪物會說話?我居然還聽得懂?」

作為殺手,皇甫爵生獵殺過無數妖怪,從沒有一個能說人話。難道妖怪世界現在也流行起了「第二語言」?

許多疑問塞在腦海裡,簡直要瘋了。他用雙手壓著透明玻璃,兩眼瞪得老大,生怕一切純屬幻覺,只要一眨眼,美麗的少女就會消失不見。不要啊,美女可遇不可求,寧可得乾眼症也要看個夠!

太奇怪了,少女為何倒楣地出現在這裡,被一群妖怪「圍毆」?這群妖怪口中的「大人」是誰?

還有,那該死的爛偵探社到底在什麼地方?

皇甫爵生心中有一千、一萬句國罵,不過說出口有損他的氣質與形象,還是OS一下就好。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