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雙手抓起兩名士兵頭顱重重互擊,暈頭轉向的士兵搖頭晃腦摔成一團,接著那手又狠狠掐緊士兵脖子,啪搭兩聲,聽著骨頭脆弱直折斷聲,緊閉雙眼的溫蒂瑟縮了下。

後頭士兵們見多了一名新敵人,且靠單手就解決他們的同伴,眼露兇光,不敢輕舉妄動。

「剛才不是很囂張嗎?」

那人上前一步,他們便退後,只敢死命瞪著他。

感受到危機解除,溫蒂抬眸,不敢相信自己大難不死地被人救了第二次,而擋在她身前的人影,伸出另一隻手握著她帶有血跡的冰冷指尖,鼻子……有點酸。

「……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妳第二次問我同樣的問題了。」

他的銀髮總讓她覺得如夢似幻,雖然口氣囂張的要死,但溫蒂卻在心中感動不已。

他來救她,而且還這麼理所當然,連出場也豪邁。

抽出備用短劍,回望癱坐在地上的麻煩女人,虎克無奈一笑:「溫蒂,站得起來吧?」

溫蒂一愣,但隨即很快點頭,但她軟掉的腳壓根不聽使喚,虎克只得拉起這麻煩的女人,笑道:「顯然妳這次看起來比較狼狽,不介意我背妳吧?」

一名衣衫不整的女人全身都是血,雖不嚴重但看起來仍讓人怵目驚心,蒼白的臉蛋還不帶血色,以一種恐懼又不安的眼神看著他。

事實上,他喜歡她的金髮,這讓他想起初次見面時,溫蒂陽光般的溫暖笑容,所以當他看見那群不死士兵硬扯她頭髮時,就有種憤怒的感覺。

「我……以為我能擊退他們,可是沒想到他們不是人類,是我大意了。」溫蒂伸出手,一道十公分長的血痕讓虎克不禁皺起眉。

「這是和貓頭鷹溝通不良的結果?」

「什麼?你都聽到了?」

這人居然偷聽她說話,看他的樣子根本是在嘲笑她嘛!丟臉死了,真的真的丟臉死了……

「這些傢伙離得太近,我的武器沒有發揮空間,看來得採取近戰反擊了……溫蒂,抓緊我。」虎克背起溫蒂,推開刀鞘。

「你是說──呀啊啊啊!」

溫蒂的聲音被埋進一場激烈的廝殺當中。

這對身為遠攻魔法師的溫蒂來說,這麼近距離看見鮮血亂噴亂灑,可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他單手抓著劍往每個士兵的脖子上劃去,不但位置精準且無一絲多餘動作,為自己和溫蒂殺出一條血路。

但一個人的力量終究不敵源源不斷的士兵,他們就像被糖果吸引的螞蟻越聚越多,縱使倒下了,失去靈魂的空殼仍不對朝他們發動攻擊,致死方休。

虎克咬牙退到牆邊,伸腳踢向恰巧遮住他身形的樹幹,一連踹了幾下後,算準士兵出現的一刻用力踢去。

「去死吧!」

被一腳踹飛的樹幹「嘎吱」一聲,朝衝來的士兵頭上倒去,而虎克也抓緊時間帶著溫蒂逃去。

「虎克,難道這一切都在你的規劃下?」

「當沒有十足把握,我不會冒然行動。」虎克笑了聲,道:「但我也有被自己的優柔寡斷害過,所以很欣賞勇氣十足又有行動力的人。」

這番話是在安慰她吧?

覺得心頭有點暖,這個人和自己是完全相反的類型,但或許會是很好的互助夥伴。

「少爺!溫蒂小姐,這邊這邊!」

莫里斯在西側最深處的圍牆旁等待,那裡有個早被大雨土石長年沖刷成的洞口,足以讓一個人鑽過。

「莫里斯,你先過去探查情形,確定安全無誤再讓溫蒂過去,我最後走。」

溫蒂訝異著虎克除了規劃仔細、設想周到還意外的紳士,難道之前的自大都是裝的?

「遵命!少爺、溫蒂小姐,請等等喔!」

彷彿得到少爺讚賞,小跟班很快鑽過洞口,他蹲低身子查看完畢後,朝洞口一喊:「這裡沒有問題!少爺、溫蒂小姐,可以過來囉!」

「好的,我馬上過去──」

「等等。」

溫蒂剛想動身,她的手卻被白布條包住,虎克細心地將她手中的木刺挑出,小心翼翼清理乾淨才熟稔地將傷口包紮。

「放心吧,我受傷的經驗比妳吃過的飯還多,這點小包紮還算得心應手。」

他細心輕柔,在這麼近距離下,溫蒂發現他和先前截然不同的面貌,認真時……很迷人。

「這是真正的你,或是為達目的偽裝的你?」

「目的?啊,妳是說邀請妳加入我們?」虎克聳聳肩,替白布條打上一個小結後,完工。「不知道耶,妳覺得呢?」伸手將溫蒂髮上的樹葉拍去,露出微笑。

「你……」

「千萬不要愛上我喔。」

虎克的話喚回溫蒂的失神,看著距離不到幾公分的他,溫蒂的臉整個漲紅,嚴加否認:「怎、怎麼可能!就算全世界男人都死光,我也不會看你一眼!」

「喔?」虎克懶得跟她計較,悠哉地說:「也是,否則妳要和全世界所有女性為敵,這樣很辛苦,我是擔心妳。」

「……」

「傷口不處理容易化膿,應該沒問題了,我們走!」

虎克輕推她一把,示意她進去,但她卻站在洞口遲遲沒移動腳步,在她身後的虎克見她不動,打趣地問:「怎麼?洞口太小過不去?我早說過女孩子別吃太多宵夜,小心發胖。」

寂靜無聲。

完全在虎克預料之外,他以為溫蒂會大呼小叫指著他鼻子大罵無賴,不然就是漲紅著臉、氣呼呼地說他無恥,啥也沒發生的情形他還真沒想過。

「溫蒂?」

「為什麼要幫我?你不是不喜歡我嗎?」

溫蒂正經八百的問題讓虎克有些啼笑皆非,沒事幹嘛討厭一個人?

「既然妳想問,我就說吧!」虎克拉起溫蒂的手,懇切地看著她。

他要溫蒂。

這趟充滿危險的旅程中,他必須得到她的幫助才有辦法完成誓約──離開皇宮的那一刻,虎克與自己訂下的復國誓約,以及……復仇,不能沒有魔法師。

「溫蒂,雖然我不曉得妳旅行的動機是什麼,但我們都有進入高塔的目的,難道不能合作嗎?」

既然美男計無效,虎克也不抱太大希望地與溫蒂提出第二次合作意願,只是沒想到此刻溫蒂竟拉著他指頭,與他做了連小時候的他都覺得幼稚的動作──

打勾勾。

「好吧,你救我兩次,我只好幫你。」溫蒂展開微笑說:「只要你不欺騙我。」

「真的?」

「沒錯,我們打勾勾,無論如何,在這趟旅程上都要相互扶持,活著走出這裡!」見溫蒂打勾勾的手一直沒垂下過,也只好僵硬地回應這幼稚的舉動。

「……打勾勾。」

只是無法保證「不欺騙她」,畢竟他的世界充滿無數謊言與爾虞我詐,這是他已經習慣的殘酷與無情。

「呵,看你打勾勾真好笑。」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溫蒂的微笑很溫暖,雖然虎克還是覺得這女孩天真的要命又單純的要死,卻沒察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跟著露出這種天真單純的笑顏。

很多事情,沒自己想得那麼複雜。

也有很多事情,縱使想破了頭,卻始終沒有答案。

就如他不管怎麼命令自己停止,仍無法接受國家已不存在的事實,這殘酷的畫面擺在眼前,日夜不停地在他夢中、現實裡折騰他。

「一言為定。」

「少爺!溫蒂小姐,你們快過來啊!」莫里斯探出一張灰臉,哭喪催促。

三人穿過小洞,眼前是一片荒涼瘠土,不遠處立著一座藏有重大秘密的的暗夜高塔,那裡,住著一名最關鍵的女人,朵芙拉。

而一路尾隨三人的男子在他們離去後,一劍劈開整排堅固城牆,踏過被打倒的不死士兵,男子跟著來到了卡索潘尼亞。

「虎克.金,我終於找到你了。」

男子將大劍插回背上,扯開笑靨,隨後跟著消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