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克封面正面.jpg

 

溫蒂本想偷偷凝聚魔法力量,因為她早就握緊冰系魔法的種子以備不時之需,但至今她連看清對手面孔的時間都沒有,甚至被早一步反轉手腕,掐住脖子以示警告。

「姊姊,勸妳別輕舉妄動,有時我會克制不了身體,如果不小心殺死妳,老大會生氣的……啊,勸妳也別使用魔法,妳是魔法師吧?看起來是有點厲害。」棕伊接著說:「可惜,只是些雕蟲小技。」

「你們老大是誰?除了你還有別人知道我們的行蹤?」

「不只姊姊妳而已,我們的目標很廣泛呢!」

棕伊在溫蒂身後掃過低頭的虎克一眼,更用力掐住她脖子,得意洋洋:「這次我只是來試探敵情,不過這種不堪一擊的超弱組合根本不需要我──」

男孩的聲音止住,他緊咬牙根,眼角撇向身後的人。

「真抱歉啊,這種不堪一擊的超弱組合還讓你特地跑一趟。」

「虎克.金……」

「看來我挺有名的嘛。」揉揉太陽穴,他嘆息著。

「虎克你醒了!」溫蒂喊著。

「別激動,我老早就醒了。」

銀槍抵著少年頭顱,少年雖背對著他,仍感受到那股帶著殺意的視線不敢輕舉妄動。

「早就醒了為什麼現在才出來?」

溫蒂覺得自己除了脖子很痛,她的頭也懊惱地快爆炸了!勸這位先生別給她一個太離譜的答案。

「……稍微,做些延展運動,比如伸懶腰、打呵欠或拉拉筋之類的。」

「你這個人!」

「小弟弟,你可以選擇放開你的手,或是讓我的槍幫你轟掉這顆腦袋,你最好相信,我的速度一定比你快。」

虎克輕按扳機,微笑建議:「何況這麼快就被一個不可靠的男人轟腦,回去會怎麼樣呢?呵呵,你和你的幽靈朋友看來就是個惡質種族,腦袋掉了應該不會死吧?嗯?」

「幽靈?」

溫蒂畢竟沒能看清少年模樣,自然無法察覺那抹「幽靈」存在,想想也是,少年冰冷的指尖一點也不像正常人類該有的溫度。

「年齡預估十五歲,青髮碧眼、就像走在時尚潮流的少年、穿著無袖黑皮背心、黑長褲配皮靴、肌肉線條還不錯,背後附著一抹皮膚潰爛、眼球掉出來、血管爆裂的長髮女幽靈……」

「麻煩你閉嘴,虎克。」誰要聽幽靈的描述!

「嘻,哥哥真愛記仇。」

「那當然,記仇是我的本領之一。」他敲了他的頭一記,像對待莫里斯一樣毫不留情。

「換我問你問題了,棕伊弟弟,五蛇是什麼組織?你的職位是什麼?目的是殺了我們或另有隱情?」

「哥哥算術真差,你的問題一共三個。」不畏懼自己腦袋不保,挑釁回應。

「多加一個,你猜你的腦袋會在幾秒後落下?」虎克聲音低沉冷酷,這是溫蒂第一次察覺到的另一面,說不訝異是騙人的。

棕伊對虎克的威脅不但不驚訝,還輕輕笑著,宛如虎克的威脅很幼稚。

「嘻。」

「你笑什麼?」

「哥哥,你真以為我會單獨一人冒險闖入嗎?」棕伊說完,虎克與溫蒂隨即聽見莫里斯的聲音。

火焰外站著兩個人,一個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莫里斯,另一名則是披著黑色斗篷的神秘男子,此時莫里斯正被那男人反綁手臂,而他身後似乎有越來越多的不明種族群聚而來。

「莫里斯……」虎克握著槍,抓緊棕伊手腕不放。

「少爺,對不起,我被抓到了。」莫里斯衣物凌亂,彷彿與對方交手過卻明顯居了下風。

「哥哥,現在局面是不是互換?我們有兩個人質,你只有一個,何況你也知道轟了我腦袋……我也不會死,嘻,你知道被幽靈附身的意思。」

虎克很快衡量局勢,的確不利。

來歷不明且自稱五蛇的少年棕伊,和另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神秘夥伴,再加上他對方手上有溫蒂和莫里斯當人質,還有越來越多鬼魅接近中。

無法估計的敵軍與自己一人,就算虎克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同時轟掉兩人腦袋,何況得拿溫蒂和莫里斯的命作賭注,獲勝機率,幾乎是零。

「我說過了,今天只是來探查敵情而已,哥哥,我沒有傷害你們的意思,如果你能拿開那把兇巴巴的槍,我會考慮放開姊姊漂亮的脖子喔!」

棕伊側頭與虎克做交易,虎克保持警覺地望著他的笑,不敢鬆懈。

「如果哥哥不信的話,我可以立刻釋出誠意。」

說完,棕伊放開溫蒂,舉起雙手作勢投降,退回虎克身後的溫蒂等同自由之身,要馬上使用魔法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但棕伊的大方讓虎克困惑。

「棕伊,不要任性。」默默不語的斗篷人說話了,聲音還夾帶些許怒氣。

棕伊並未搭理斗篷人,彷彿他的身份就只是「同類」,他只在意虎克的反應及答覆。

「如何,我的性命在你手裡,哥哥勝算很大喔!」

「虎克,我可以用魔法擊退那個人。」

溫蒂邊說邊唸魔法,卻被虎克應聲打斷:「等等。」

雖然棕伊目的不明,而且他的絕佳自信也讓虎克狐疑,但比起眼前的棕伊,更讓他保持警覺的,是藏身在火焰結界後的男人。

「喂,我把火焰結界解除,你把莫里斯還給我,順便來帶走棕伊。」

「解除?等等,萬一解除結界,他們──」

「別擔心,他們要是想殺我們,剛剛就動手了。」

「但冒然解除結界還是很危險。」溫蒂搖頭拒絕。

「溫蒂,」虎克盯著斗篷男人的方向,沉聲道:「相信我的判斷。」

抓著棕伊走到火焰結界前,虎克自信地問:「怎麼樣,老實說你手上那個人有沒有對我來說都沒差,但我手上這個……不曉得對你來說有沒有差囉?」

銀瞳映照出黑斗篷男子的身影,他驚人的洞察力告訴他:棕伊對那人而言似乎有點份量。

賭賭看吧!

只見穿著黑斗篷的男子將手伸向溫蒂設下的火焰結界,在溫蒂面前,她的結界就像不堪一擊的玻璃,眨眼就化為碎片。

她詫異地站在原地,不相信自己的魔法能力在這班人眼裡等同小兒科等級。

斗篷男子將莫里斯推到虎克面前,順手將棕伊拉了回去,兩個人面對面站著,似乎正無言地互相較量。

「人還你,棕伊,我帶走。」斗篷男子說完,轉身就走。

「等一下!」

虎克一把抓住他握住棕伊的手,黑斗篷很快有了動作,他的另一隻手反握虎克臂膀,一股奇異的刺麻穿透肌膚,頓時讓他全身僵硬。

眼前只剩一片荒蕪瘠土與無盡的黑暗將他包圍。

「這是──糟了!」

他踏出一步,地表頓時天崩地裂,來不及抓住任何東西的虎克隨著撕裂的空間,掉至黑暗最深處。

砂石礫土吞噬他的身軀,不斷擴大的漩渦彷彿一張嘲笑的大嘴,他只聽見自己最後叫出的幾個字──見鬼的這什麼玩意兒?

錐心刺骨的疼痛在瞬間離去,一眨眼,虎克發覺黑斗篷男子與棕伊早就站在離他極遠的地方。

夜晚景色依舊,剛才的危機彷彿只是夢境一場,而身旁的溫蒂與莫里斯則露出擔憂的神情看著虎克。

而他卻滿身大汗。

「虎克,你沒事吧?」

抬眸,對上斗篷男子漆黑的眼,虎克想起那瞬間的黑洞,這傢伙竟在短短一刻讓他進入幻覺並趁隙帶走棕伊。

見對方沒接話,他焦急再問:「喂,剛才那見鬼的玩意到底是啥?」

「今天就到此為止,後會有期,虎克.金。」

男子揮動斗篷,連同身後的同族都在虎克面前消失無蹤,留下永無月亮的黑夜與高聳直立的城堡佇立在眼前。

「可惡!」將槍扔進石堆後,虎克就地而坐。

「咦?少爺,那不是您最寶貝的──」

「壞了。」

疲乏地瞥了莫里斯一眼,攤開手說:「剛才進入幻境後,就發現槍已經壞了。」

何況沾染到鬼魅東西的武器對他而言,僅有裝飾和增加重量的功能,他沒空帶著一堆負擔上路。

「可是少爺……」

「幹嘛?我很累,不重要的事能不能等等再說。」

虎克盯著溫蒂垂頭喪氣的小臉,輕笑著:「怎麼,溫蒂小淑女被敵人嚇到啦?」

「誰嚇到啊!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那個人能不受到魔法傷害,進而觸碰我的火焰?」溫蒂為此懊惱許久。

「哼,光是碰到我就能讓我進入幻覺,挺新鮮的,妳知道這表示什麼嗎?」

溫蒂搖搖頭,虎克銀瞳微瞇成直線,他沉聲說:「表示我在卡索潘尼亞的日子不會太無聊了……莫里斯,我小睡一會兒,五分鐘後叫我。」

「但是少爺……」

「嘖!莫里斯,雖然你平時就很長舌,可是說話吞吞吐吐讓人很不愉快耶!」虎克生氣地說。

「可是少爺一直打斷我想說的話啊!這個真的很重要,我覺得有必要讓少爺知道!」莫里斯爬到虎克身旁,無視少爺不斷推開他靠近的大臉。

「你說就說,別一直靠近我。」

「少爺!其實……」莫里斯看了同樣困惑的溫蒂一眼,咬牙道:「您剛剛不是陷入幻覺或夢境,而是在我和溫蒂小姐面前……人間蒸發了!」

 

 

 

衛亞的popo歡迎訂閱小說:https://www.popo.tw/books/62886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衛亞Weiya 的頭像
衛亞Weiya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