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克封面正面.jpg

 

伴隨水滴穿透岩石的滴答聲,清脆的巴掌聲從帶著微弱火光的洞穴中傳出。

少年秀氣的臉龐印上紅紅的巴掌印,鮮自嘴角滑落,綠瞳盯著右側石牆,他倔強地連聲痛也不喊。

「我警告過你,別離開我的視線,還有別挑戰敵人,尤其是虎克.金。」

栗子色削薄長髮及肩,男子臉頰有著黑色蛇紋標記,漆黑的瞳瞪著才剛被救回的同伴,怒火奔騰。

「我已經十六歲了,不再是你要保護的那個小弟弟。」綠瞳轉而瞪向那張即使化為灰也絕對認得出來的臉孔,棕伊冷笑:「你也稍微有這點自覺吧,『哥哥』。」

被棕伊稱為哥哥的男子──正是五蛇的首領太攀,嚴厲地的眼盯著棕伊一舉一動,但關切的眼神卻總不經意露餡。

「所以你偷偷跑去接近人類皇族,還低估他的實力?如果不是我跟著你,你以為你能躲過虎克.金的攻擊?」

太攀瞇起眼,緊抿唇瓣。

「皇族子嗣沒你想的簡單,而你剛才的表現是想致自己於死地嗎?」

五蛇與其餘同伴多半靠著身上的「五蛇信物」感應彼此,要不是他發覺棕伊氣息消失,像他這種冒然行為很容易就會失敗。

「哼,誰要你跟了?」

「不許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太攀抓著棕伊肩膀怒吼。

「放開!我就算死也不需要你這種人來幫我!」不甘示弱的棕伊反嗆回去。

「棕伊,別挑戰我,你知道哥哥擔心你出事。」

或許是這個弟弟總愛逞強,明明很痛卻從不出聲說痛、明明難過卻不掉下一顆淚、就算有心事也從來不曾向他這個哥哥哭訴。

「得了吧!」用力揮掉哥哥的手,棕伊抹去血跡,怒視他。「別把我當成轉生前那個體弱多病的我,也別假裝是個關心我弟弟的好哥哥,太攀,你讓我覺得噁心!」

棕伊一字一句都像細針般刺進太攀心窩,但他並沒做出太多表情,維持一貫冷酷地牽制棕伊的行動。

「棕伊,我是五蛇的首領。」

縱使眼前站的是和自己相處過十年歲月的弟弟,但這個弟弟早就不記得了。

很早以前,在他決定付出代價換取他要的東西時,這個棕伊……早就忘了轉生前的自己和與太攀有關的一切,遺留下來的僅有太攀冷血無情的那部份記憶。

「哼,親情那套不管用就拿身份壓我嗎?真不愧是我的好哥哥。」

棕伊微微笑,青澀的臉龐如果忽略身後附著的幽靈,著實像個還在青春期的發育少年。

「但是太攀哥哥,你可別忘了一件事,這次的任務是天止老大下的命令,他指定我出這次任務,沒忘吧?」

雖然太攀能力很強,但天止可是他們服侍的主人──紅教主親自欽點的總頭目,天止的話代表紅教主的意思,縱使太攀長久以來都以領導者身份管理五蛇行動,但只要紅教主一句話,天堂都能變成地獄。

原以為這句話能賭死太攀的囂張,沒想到聽完這席話後,太攀反倒揚起唇唇瓣,不屑冷笑。

「……你笑什麼?」

「那又怎樣?」

「什麼那又怎樣?這是天止──」

「就算是天皇老子下的命令又怎樣?」

太攀扯住棕伊手臂,以一種不容反抗的力量盯著棕伊綠瞳,接近死亡的警告讓他冷不妨抖了下,刻劃在太攀臉頰的黑蛇,彷彿有生命般地扭動身軀,不斷吐信。

「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如果又亂來,就算永遠囚禁你的靈魂我也辦得到……你很清楚我的能力和執行力,棕伊。」

「你這是明目張膽和天止作對,他不會放過你的。」對哥哥的警告仍有顧忌的棕伊做出最後掙扎。

「所以呢?」

棕伊愣住了。

因為太攀從頭到尾都用彷彿談論今日天氣一樣的口吻和他說話,對太攀而言,紅教主與天止的地位就和泥土石子一樣讓他毫不在意,難道太攀不明白這兩人的危險性嗎?

「太攀,你知道我最恨你哪一點嗎?」

太攀沒接話,盯著棕伊轉身的背影,若有所思。

「像你這麼高傲,永遠不可能明白我的心情……比起你,我寧願天止甚至其他人當我的親人,因為你根本不配!」

太攀不配,永遠也不配。

自己死去的那一夜,被極大的痛苦與死亡的陰霾壟罩,他的哥哥僅是冷酷地背對自己,什麼也不做地靜待他死去,什麼也沒做……

他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刻,後來他被人轉生了,重新得到肉體與力量的棕伊與以前的外貌不太相同,不論髮色及眼瞳,甚至體內更充滿著源源不斷的力量,以往那個體弱多病、被太攀看不起而拋棄的弟弟已經死了。

轉生後的他帶著被拋棄的怨恨,藉由能召喚幽靈的能力加入紅教主的勢力,成為五蛇成員之一。

他變強了,不再是那個連張口喝水都沒力氣的孱弱弟弟了。

他不會再給哥哥添麻煩,只想著要待在哥哥身旁輔佐,誰知自從棕伊加入五蛇後,太攀從沒一天給他好臉色過,還是因為天止點出太攀與棕伊的關係才公佈讓眾人知道,太攀勉為其難表態「哥哥」的身份。

在太攀往成的道路上,棕伊的存在只會讓他跋涉的更加艱難,而現在太攀露出的情感根本與人前不同,這種虛偽讓棕伊感到噁心,因為在需要他的時候,太攀總是不在身旁,思及此,棕伊往洞口走去。

「棕伊,你去哪?」

背對哥哥,那些回憶早已埋藏。

「去一個沒有你的地方。」

說完,太攀又想阻止他行動,不料這回棕伊早有準備,抓緊哥哥右手,滿意地看見他詫異的神情。

太攀的右手是義肢。

「我只是暫時答應你不亂跑,但別想限制我的行動,太攀……」棕伊甩開硬梆梆的義肢說:「我知道你的弱點是這隻手臂吧?不想讓人知道的話最好別惹我,哥、哥。」說完,棕伊轉頭離去。

聽著依舊規律的水滴不停穿透岩石的心臟,與外頭同樣漆黑的洞穴如今只剩太攀一人,握著仍無法習慣的右義肢,在棕伊未發現的地方才敢露出埋藏深處的情感。

事實上,他的弱點不是這條有沒有都無所謂的義肢,而是──

「……棕伊……」

倚靠在冰冷的壁面上,黝黑的瞳露出佯裝堅強下的脆弱。

 

 

衛亞的popo歡迎訂閱小說:https://www.popo.tw/books/62886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衛亞Weiya 的頭像
衛亞Weiya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