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修特大腿的摩摩猛然想起了被摧殘的不成人型的喳喳,猛地跳起。

「對了修特,喳喳她──」

「放心,小羅莉沒事,全都躺平了。」帥氣地指著身後,只見喳喳和太攀像斷氣般躺在左右兩側,神情看似難受。

「……怎麼可能,你不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天止壓住胸口,死瞪修特的眼神如地獄惡鬼。

「這個嘛,我自己是不知道啦,但以創貝爾七手足的等級看來,不是我在臭屁,可能排前三吧……咦,這次應該沒輸給那神出鬼沒的傢伙吧?」看著摩摩,修特提出疑問。

「我、我怎麼知道啦!你也說『他』神出鬼沒了,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確定了!」聽說那長期臥底的傢伙還成天以整型+變身為樂,更難知道他長啥鬼樣子啦!

「貴人多忘事,你看過也忘了吧。」

聽著修特與摩摩互相抬槓,既然太攀已被打倒,表示這空間即將毀滅,此地也將不宜久留,得帶走太攀……

天止剛移動前腳,修特便站在他面前露出慣有笑容:「嘿!你想對我的俘虜做什麼?」

「哼,天使,別忘了你站的這地方是你身後的惡魔創造的。」撇嘴一笑,「而你差點就死在這裡。」

「是嗎?」聳聳肩,修特一臉的不在乎。「只是身體暫時不能動,不代表我的腦子也當機了。」

──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居然完全無畏太攀製造空間的能力,天使的力量竟還逐漸增強,莫非是剛才那小鬼給的藥水所致?

「你在想因為我喝了摩摩的藥才不受惡魔影響嗎?」拿起長槍對準太攀的胸膛,勾勒一抹嘲諷。「別傻了,這是我本身的力量……侵蝕周圍讓它變成『我』等空間的能力。」

天止按兵不動,望著四周漸漸飄下一顆顆雪花狀的結晶物體,知道再也無法待下去,既然帶不走太攀乾脆將他丟掉算了,或許天使會替他「處理」掉這礙眼無用的東西……

預備撤退的天止對自己無法精準掌握天使情報,氣的想直接殺掉那群辦事不利的低階惡魔──等等,這些情報不是從低階惡魔那裡得到的,那是誰給他的資料?難道是……

狠一咬牙,漸漸發現真相的天止帶著仇恨目光消失在他們面前。

「……你給我的恥辱,我會記下的。」

「可惡!逃走還給我耍嘴皮子,等等──」

「摩摩,不用追了。」

拎起受了傷卻還在掙扎的小不點,將他拋向喳喳身旁,摩摩爬起替她檢查傷勢,邊包紮邊露出難過神情。

「好了好了,別那麼愛哭,先看看有沒有什麼藥能讓喳喳和太……什麼的好過點,現在只有你有辦法。」

「啊?這隻也要救?」邊打草藥的摩摩嫌惡說:「我的藥才不給惡魔!」

「這一隻得活著,他還有用,別任性。」

「唔。」

心不甘情不願地抓起瓶口對準太攀的嘴胡亂撒一通,濺得他一身全濕後,終於感受到一股報復快感。

「報復完了嗎?那就快幹正事,把他一起拖走。」

「啥?治療他還要帶他走?我不要,他可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耶!」摩摩鼓著起腮幫大聲抗議。

修特拎起摩摩扔到開始吐白沫的太攀面前,搖晃他小小的身子,命令著:「你不是很想賣些八卦嗎?從這隻惡魔身上或許可以挖到一些喔。」

「呃……」

「身為『天才創造神』的你難道不想知道……惡魔身體的構.造.組.織嗎?解剖不是你的樂趣嗎?嗯?」動搖了,這小子……

「唔,想是很想,但被你這樣一講就覺得好A。」摩摩歪頭想了想,揉著瘀青腫起的臉頰,嘟著嘴說:「如果這隻康復後可以交給我研究,我願意替他治療傷口。」

說完,伸手就要抓走。

「嘿!等到他康復再說吧,在這之前他都是我的~」修特扛起失去意識的太攀,餘光瞥了眼臉朝地的喳喳,「小羅莉快不行了,不去照顧她在這跟我抬槓行嗎?」

但摩摩僅露出無所謂的表情,輕快地走向神態自若的修特,瞇眼盯著他看。

「幹嘛?」

「說吧,你是怎麼做到的?剛才我明明看見你被那個天止先發制人。」

「聽不懂,有嗎?」

「有!惡魔知道你的右臂有驚人的破壞力,馬上就先封印了!接著還特地破壞你心靈的結構使你全身麻痺……不可能,又不是創貝爾,哪能這麼快恢復?即使喝下我調製的藥水也不會有這種效果……你還是我認識的修特吧?」

好女色、超臭屁、還自以為胸肌很大身材極好,最後只好邁向「精盡人亡」那條道路的廢渣天使修特?

抽出一根全新的煙,修特這回卻破例點了它。

煙霧瀰漫在自己與摩摩之間,掩飾了小不點對他強烈的狐疑,吐了口氣,對修特而言,即使還身處惡魔空間,也仍是那麼怡然自得。

「小不點,我是不知道那叫天止的有什麼恐怖能力,只知道我被蒙蔽的時間大約是兩秒鐘之久。」

「兩秒鐘?」嘴角抽搐兩秒,說:「這比一夜七次更讓人質疑。」

「呵,人小鬼大的。」

露出一張欠揍笑臉,修特捏起摩摩柔嫩的臉頰,會心一笑:「我沒告訴過你嗎?我是左撇子。」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